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77 邪毒
    苏尘看着寒姝那哀伤中,带着期盼的眼神,不由沉默。

    凡人的生老病死,自有其命数。纵然是李氏皇族成员,因伤而亡,或者是皇族内争等原因死亡,也是他们自己的命运。

    蓬莱仙宗向来是主张不干涉朝廷,甚至禁止修仙者和凡间皇族有过多的交往。

    他身为蓬莱巡仙使,却给宁王治病,擅自改变了皇族成员的命运,这等于是知禁违禁。

    可是,寒姝这副哀伤的眼神,让他无法说出拒绝。

    “宁王可有请过人来为他治病?”

    “有。这些年,宁王陆陆续续请了不下近十位自称是世外高人之辈,有人献上灵丹,也有人献上灵芝灵药,甚至传授炼丹术。可是,至今也未能见效。我观那些人都是江湖术士和骗子,只想骗取金银钱财。但宁王为了治病,沉迷其中,也不听劝。苏上仙是真正的仙人,应该有办法能救宁王一命。”

    寒姝点头,目光无比期盼。

    “也罢,我去给宁王看看吧。”

    苏尘沉吟了一下。

    他也想看看,宁王府请来的这些世外高人,究竟是些什么人物。其中有没有邪魔修士潜伏,在暗害皇室成员。

    “谢苏上仙!”

    寒姝闻言欣喜,哀伤的脸庞,多了几分喜悦。苏尘既然出手,定然大有希望能治好宁王。

    苏尘离开寒姝的寝殿,去了一趟宁王殿。

    宁王府内外戒备森严,随处可见甲士在站岗守卫。但以苏尘筑基期境界的修为,在王府内如无人之境。

    苏尘来到宁王殿内的一座炼丹坊。

    这座炼丹坊也是数年前,在一位世外高人指点之下,建造起来的。专门用来给宁王炼制灵丹妙药,用来治病。

    此时,三四名炼丹童子正在一座丹炉前生火炼丹,小心的照看着火势。

    炼丹坊内,火焰温度极高,童子们都热的汗流浃背。

    而身穿一袭炼丹道袍的,身姿挺拔英伟,但显得高瘦的宁王,正在旁边袖手看着。他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目光冰冷。

    这丹炉内的灵药,是宁王府花费重金从世外高人手里采购而来,价格极为昂贵,动辄耗费一万两黄金。就算宁王府财大气粗,如此昂贵的药材也不是随便买得起,自然是十分小心。

    不过,正因为昂贵,宁王反而更相信这些是真正的灵药。若是寻常凡药,岂敢卖上万金天价!

    虽有炼丹童子生炉烧火,但是每次宁王都要亲眼盯着,看着灵药入炉,灵丹出炉,方才敢放心服用炼制出来的丹药。

    苏尘来到炼丹坊附近,定睛朝宁王望去。

    却见,宁王病躯似有一丝极为淡薄的黑色邪气缠身,甚至外溢了出来。

    苏尘原以为,宁王只是被寻常的刀剑伤及肺腑,留下了病根,祛除病根应该不是难事。但是看到宁王身上这一丝黑色邪气,却显然极为阴毒和霸道。

    这邪毒不是世俗的毒药,凡间的药物解不了,需要修仙者的手法,才能驱除。这邪毒之气,凡人看不出来。但修仙者还是容易看出来的。

    苏尘不由皱起眉头,看来这伤并非如此简单。

    他也不便直接去询问宁王这伤是怎么带来,只能回到寒姝的寝殿。

    “苏上仙,宁王的情况如何?”

    寒姝紧张的问道。

    “不是寻常的伤病,似乎是沾染了邪毒之气。宁王当年如何受的伤?”

    苏尘微微摇头,仔细询问。

    “邪毒之气?十年前,我和宁王都好游侠,一起仗剑行走江湖。我们两人都是一流高手,对付寻常蟊贼也不在话下。但一次在江中行船遇袭,宁王受了箭伤坠入江中,沉入江中昏迷,我将他救了上来。这箭矢伤了肺腑,原本以为修养一二年便好。可是一晃近十年,反而病越来越重。”

    寒姝脸色不已惊变,连忙从宁王府内取出一个密盒之中,拿来那枚陈旧生锈的铁箭头。正是十八年前,伤了宁王的那支铁箭头。

    苏尘将铁剑头拿在手里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这只是一枚寻常的凡铁箭头,甚至没有上毒。”

    就算是铁箭伤了肺腑,不会带来如此黑色的邪气缠身。这不是伤病,而是中了邪毒。

    而且,还是十年前的伤。

    这跟魔煞盟余孽最近数月才在中土各地制造祸乱,也明显不符。显然也不是魔煞盟的修士,动的手脚。

    “对了,宁王这些年服了那些丹药?”

    苏尘想到一事,又问道。

    他怀疑,是不是后来,有人借着宁王受伤,又给他下了邪毒。

    “宁王那里还有一些剩下的灵丹,我去取来。”

    寒姝很快又取来了世外高人们献上的一些灵丹妙药。都是这些年,宁王重金从世外高人手里买来的灵丹妙药,号称可治百病,甚至青春永驻。

    桌子上摆着十多粒颜色各异的“仙丹”,每一枚都沉甸甸,甚至有的还有微光。

    “这枚丹药有毒。你暗中查一下身份,看看这位世外高人是什么来历,是否要害宁王!”

    苏尘扫了过去,大部分的丹药,黯淡毫无灵气。甚至有一枚,还带有慢毒性。不过,这毒也只是凡间的毒性,不是修仙界的邪毒之气,跟宁王的邪毒之伤关系不大。

    而且,苏尘还在这堆仙丹里面,发现了一枚真正的灵药,颇为惊讶。

    “此药不错!看来这宁王府找来的世外高人,也不全是江湖骗子。这枚灵药,是一味‘灵牙草’的低级灵草炼制而成,有非常微弱灵气,服用可强身益体,对凡人效果极高。献上此药之人,应该算得上是一位世外高人,就算不如修仙者,也比其他江湖术士好太多。”

    苏尘挑出一枚“灵牙药丸”,笑着说道。

    宗师的感知力比凡人强很多,也能够感受到灵药的灵气。所以,在山上采摘到真正灵药,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寒姝不由连忙点头,记下这枚灵药丸。

    光凭这些仙丹,还是无法找出宁王身上邪毒之气的来源。

    苏尘沉吟又道:“你找个机会,将宁王府的世外高人也聚集起来。我看看他们中都是些什么人。我把那些江湖术士都挑出来,留几个有本事在宁王府内。”

    “嗯,多谢苏上仙!”

    寒姝不由欣喜。

    她这样的凡人,对世外高人缺乏辨识力。苏尘亲自挑一遍,肯定能挑到真正的才能之辈。

    苏尘和寒姝又商量了一番,他如何给宁王治病。

    当然,苏尘不能就这样直接去给宁王看病,并且给出灵丹。甚至不能寒姝引荐,否则会引起诸多猜疑。

    宁王最近这些年疾病缠身,疑心颇重,总是担心有人会对他不利。若是寒姝直接引荐苏尘来治病,甚至会引起一些流言蜚语。

    苏尘和寒姝商量了一番,他也像其他“世外高人”一样,以此身份进宁王府,这样也能名正言顺的开出一份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