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78 可疑修士
    当夜,寒姝去了一趟宁王殿的炼丹坊,找到正在炼丹的宁王。

    “妾身,见过王爷!”

    寒姝径直步入炼丹坊,款款一礼。

    “爱妃,你怎么有空来了,有何事?”

    宁王身子虚,一副病怏怏之色,不时轻咳嗽几声。转头目光扫过寒姝,眸中一抹柔色,淡淡道。

    “妾身这数月,在城外灵隐观为王爷祈福,许久未见王爷,颇为挂念。今日刚回来,便过来,看看王爷的丹药炼制的如何了。”

    寒姝看了宁王的气色,比数月前又苍白了几分,担忧之色。

    “仙人之灵丹,向来是难以炼制,纵然是修仙之人也难以得到。这炉灵药,是李沁道长为本王采摘回来的。他曾说,十炉里能出一炉,那便是天幸。只是他平日忙着为本王寻访灵山,采摘灵药,也无暇亲自为本王炼制灵丹。”

    宁王淡淡道。

    “王爷这病拖了快十年了,病久伤身。李道长的法子用了快几年,也未见效。不如,再去请几位世外高人来,一起为王爷看诊?江南一带灵山大川颇多,肯定有隐修的世外高人。说不定,能解王爷之病。”

    寒姝犹豫着道。

    宁王闻言不由诧异道:“爱妃不是一向不赞同本王去请世外高人吗?”

    自他闯荡江湖,械斗负伤,落下这病根之后,世俗的名医大夫们耗费多年总治不好。

    他这些年,不得不求助于仙家的灵丹妙药。

    但寒姝对那些世外高人一向不喜,说他们是江湖术士骗子,根本没什么本事。

    因为此事,他还和寒姝争吵过许多次,结果争吵下来,两人越发疏远。最近几年,都很少见面。

    “妾身在灵隐观为王爷祈福,也是想明白了。这世间灵山大川如此之多,定然有真正的仙人,王爷吉人天相,广邀世外高人前来,或许能请来真正的仙人。”

    寒姝摇头道。

    她是见过苏尘这样真正的修仙者,知道真正修仙者的本事有多强,根本不会贪图金银财货。所以对王府那些没什么本事,只想骗取财货的江湖骗子,十分反感。

    “是啊,这世间定然有真仙...可是仙人逍遥自在,又有谁会留恋这凡尘世俗!”

    宁王也是叹道。

    “妾身去建邺城发出告示,遍请世外高人前来宁府,为王爷诊病。纵然有一丝希望,也要尽量争取。”

    “嗯,也好。”

    宁王对此也是欣然接受,寒姝不再排斥那些世外高人,让他开心不少。

    ...

    次日,宁王府外便贴出一份显眼的告示,邀请隐居江南的“世外高人”来宁王府诊病。这在建邺城,引起不小的震动。

    建邺城本是江南重城,藏龙卧虎之辈不乏其数。

    一时间,“世外高人们”趋之若鹜。短短一个上午,便蜂拥而来了十位得到消息的“世外高人”。

    这些世外高人们的相貌,还是很不错的,或是胖弥勒之相,或是长眉白须仙风道骨,俨然一副得道高人之相。

    多以和尚和道士居多,但也有一些自称是方外隐士,听闻宁王病重,欣然前来为宁王诊病。宁王府也不是什么江湖骗子都敢来,手里没用两把刷子,也不敢来这宁王府显眼。

    苏尘乘坐一辆奢华的马车,抵达威严肃穆的宁王府前。

    宁王府数丈沉重的青铜大门,通体雕刻镂花,青铜巨锁兽首怒目狰狞,凝重而奢华,贵气逼人。

    门口石阶两侧的两尊巨大的石狮子,卧视前方,镇门僻邪,镇守宁王府。石阶外站着十余名王府精锐守卫,还有一位恭迎“世外高人”前来的总管。

    苏尘下了马车,摆出一副“世外高人”摸样,投上一份拜帖,要入宁王府为宁王治病。

    他这年轻的容貌,跟那些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比起来,显得道行太浅了。

    宁王府的总管还以为他是江湖骗子,差点将他赶走。

    对此,苏尘也是哭笑不得。那些那些江湖术士容易混入宁王府,他这正牌的修仙者反而进不去。

    好在寒姝王妃正巧出来,说宁王请世外高人,来者不拒,那总管满是质疑的眼神,放苏尘进宁王府。

    ...

    宁王府,大殿。

    宁王和寒姝,一起召见了前来宁王府的所有世外高人。

    宁王一副虚体病容,秋热之际,依然是身披貂裘袄子,端坐在大殿宝座之上,颇为期待的看着下方的众世外高人们。只有在炼丹坊内极热的地方,他才会感到暖和,可以穿单薄的衣裳。

    寒姝端庄秀丽,端坐一旁座位,偶尔担忧的看了宁王一眼。

    除了这次新请入府的高人之外,原先在宁王府的十多位世外高人,也都一起请来。

    近二十多名世外高人们凑在一起,为宁王会诊治病。

    苏尘混在殿内的众世外高人之中,朝众人一一端详打量过去。

    这群人中有好几位是宗师境高手,感知力颇为敏锐。在世俗界之中,也算是有本事的高人,但离修仙者却是差了远了。

    其中有一位青衣老者,垂眉低目颇为低调,也不言语。但他身上却又微弱的法力气息波动,分明就是修仙者,修为应该在炼气中期左右。

    苏尘不由心头冷哼,这青衣老者还真大胆,敢出现在宁王府。就不怕被蓬莱巡仙使给发现?不知宁王的邪毒,跟这青衣老者有没有关系。但苏尘也并未表露什么神色,准备离开之后再说。

    青衣老者原本只是在众人中并不做声,突然看到人群中的苏尘,感觉到他身上修士气息,不由神情一变,明显紧张了许多。

    “请诸位世外高人,为宁王诊病!”

    总管扬声道。

    殿内,宁王伸出手腕,众世外高人们挨个上前,为宁王把脉诊病。

    他们稍一把脉,似乎感觉到一股令人心悸的阴毒之气朝他们袭来,便连忙惊慌松手,惊惧的退了下大堂之中,好一会儿发现自己并未被沾染上这阴毒,才松了口气。

    宁王看着他们一副见鬼了一般的惊悚表情,很是失望。这副惊惧的神色,他这些年,见过的太多了。

    几乎每一位为他诊病的世外高人,只要一接触到他的手腕,都是这副恐惧的神色。他们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病症,只是神色恐惧。

    宁王如今光是看他们这副脸色,便知道他们根本治不了。

    苏尘也上前,为宁王把了一下手脉。

    他的手搭在宁王的手腕脉上,立刻察觉到有丝丝阴毒之气,透过肌肤,往自己体内钻来。

    苏尘神色淡漠,任由这一丝丝的阴毒钻入自己的手中,在他的掌中凝成一小团黑气。用法力将它包裹起来,准备仔细带回去研究一下。

    修仙界的邪毒有很多。

    像毒瘴、尸毒、妖兽之毒、药毒....都会带来邪毒之气。

    最好要有专门的灵药来克制,才能对症下药。寻常的解毒灵丹,只能解最低级的毒,并不能解所有的邪毒。

    宁王身上的邪毒,颇为霸道。

    苏尘也无法直接破解其毒性。

    宁王看到苏尘居然小片刻没有松手,而且神情始终如一,不由露出诧异之色,感觉自己身上寒气似乎减轻了少许,不由大喜。

    过了一会儿,苏尘在掌心中收集了这一小团黑气,方才沉默的退了下去。

    不多一会儿功夫,众世外高人们都挨个诊完,这才开始商谈如何下药。

    “此病极为顽固,非猛药不可痊愈!王爷久练武技,体魄强健,完全可以承受得住。我有一副金石霸王散,猛如疾火,专治这肺腑的阴毒之伤。”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一旦用药过猛,伤及元气,病未除,而元气伤,反而令病情加重。最好是找到水性药材,慢慢养伤。”

    “此言差矣,你这不是养伤,是在养那伤毒!过不了多久,此伤毒恐怕更烈。”

    很快,众世外高人们意见不一,有的说重病需要猛药,开出一副金石猛药。有人又说,此病需要徐徐图之,至少三五年清养,方能治愈,争的面红耳赤起来。

    宁王咳嗽了几声,不由皱眉。

    如此多世外高人,各持己见。每一位的话似乎都深有道理。他也无从选择,不由感到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