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79 修仙集市和冰炙法术
    众世外高人们对宁王伤病的起因和用药,争议太大,各有见解,半天也未争论出一个让众人信服的结果出来。

    宁王对这些世外高人都极为敬重,深信他们的实力,但见解不同,也无所适从。他这伤病已经近十年,尝试过的疗伤之法不计其数,可效果都不明显。

    寒姝期盼的目光望向苏尘,希望他能拿出一个诊断的意见。

    苏尘微微摇头,这邪毒的霸道超出了他的预估。

    他已经从宁王体内,提取了少量的邪毒。但这邪毒极为诡异,他要回去试验一下这邪毒的毒性,才能配出灵药,对症下药。

    炼丹师有专门测试克制邪毒之法,找出合适的灵药来解邪毒。估摸着,至少也数月才能试出准确的配方。

    ...

    宁王府的众世外高人们的这场会诊,小半日之后便结束。虽然没能有结果,但众世外高人们依然各得了宁王府的一笔千两黄金的酬金,不由盛赞宁王,满意的离去。

    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老者,神色沉重的出了宁王府。身为一名炼气中期的修仙者,李沁当然知道宁王箭伤,感染的是一种罕见的邪毒。

    这是修仙界的厉害邪毒,凡夫俗子对此根本无能为力。

    甚至,连他这炼气修仙者使劲浑身解数,也一样解不了此毒,更别说那些毫无所知的江湖术士了。

    若非当初,宁王曾经有大恩于他,他也不想理会这档子事。

    这几年,他遍寻灵山大川,帮宁王采摘了一些灵药补养身子,用各种解毒灵草驱毒,以延缓这邪毒的侵害,这才让宁王延命活到至今。否则,宁王恐怕早就撑不住,在多年前就病亡。

    时至今日,宁王已经被这邪毒侵蚀的病入膏肓,离爆发不远,恐怕仅剩有数年之命可活。

    但今日的这场世外高人的聚会上,宁王府又出现了另外一名来历不明的修仙者,冒充“世外高人”混入宁王府,意图不明。

    李沁忧心忡忡的在建邺城的街道上走着,寻思着那年轻修士究竟是何来历,又在担忧如何缓解宁王所中的邪毒,得去找些灵药来替宁王疗伤。

    他左右警惕的观望一阵,随后出了建邺城,往北面大江方向而去。

    五六个时辰之后,李沁道长来到大江,沿着江岸而行,来到一片偏僻的江面。此处,江雾濛濛,几乎笼罩了方圆数十里。

    李沁道长随即踏浪而行,来到江中濛濛雾气深处。

    他衣袖大力一拨,只见前方一道淡淡的屏障散去,一座突兀的岛屿从濛濛江雾之中显露出来。

    正在此时,李沁道长突然惊觉到什么,蓦然回首望了过去,喝道:“谁!既然跟踪老夫至此,何不出来一见!”

    在迷雾之中,却见一名带着黑色甲面的魔煞盟神秘掌旗使,缓步走了出来,目光冰冷的望着他。

    李沁道长顿时露出惊恐之色,面色惊的如土。能够无声无息跟踪他到这里,实力绝对高出他一大筹,恐怕至少也是炼气后期巅峰以上,他不由慌乱道:“我不掺和你们的事,你们别来找我。”

    说完,李沁道长拼命往江心岛屿逃去,几个眨眼功夫,逃入岛屿之中。

    那名神秘的掌旗使却是凝眉沉默,并未去追。

    他缓缓摘下了脸上的一副黑色面甲,赫然是苏尘。他从宁王府出来,便盯上了这青衣老道,一路跟踪而来。

    这青衣老道是炼气期修士五六层,在凡间已经是非常强的存在,却隐匿于宁王府内,不知有何图谋。

    苏尘有些怀疑,这青衣道士是魔煞盟的余孽修士,便戴上魔煞盟掌旗使的面甲,稍加试探了一下,看看这道士的反应。

    但结果看来,这青衣道士对魔煞盟很是激烈和抗拒,跟魔煞盟的余孽显然并非一伙。

    “看样子,此人至少不是魔煞盟的人,否则不会如此惊慌的态度。不过,他说‘不掺和你们的事’,这岂不是意味着,他曾经和魔煞盟的人有过接触?!魔煞盟的修士很可能已经找过他,甚至逼他入盟!”

    苏尘暗道。

    他更为奇怪的是,魔煞盟的余孽们都躲哪里去了?

    魔煞盟在中土到处为祸作乱,杀害底层修士和凡人,以报复蓬莱仙宗。而这宁王府是建邺城最大的目标,魔煞盟的人如果不来宁王府,又去了哪里?

    ...

    苏尘想了想,往青衣老者消失的江心岛屿而去,寻思着这里可能是青衣老者的居住之地。

    他还是打算找青衣老者问一问,魔煞盟的人是如何找上他的,看看是否有办法顺藤摸瓜找到魔煞盟的人。

    苏尘拨开眼前的一片迷雾屏障,往前方而去,顿时显露出一座颇为繁华的岛屿小镇。小镇上一条街道,街道两侧是一些别致的灵阁楼台,正有些三三两两服饰各异的修仙者们聚集在这街道上。

    苏尘见到这副场景,神情微愣,刹那间突然明白过来。

    这里,莫非就是离建邺城最近的一座修仙者交易集市岛屿?!

    蜀山仙宗弟子罗荣,絮絮叨叨跟他聊了大半个时辰,提起过,这集市每年的秋季会开市一次,持续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方便江南一带游历、历练、隐居的散修们,相互交易,互通有无。

    平日这座岛屿无人,是一座空岛。仅仅在这一个月内,陆陆续续会有江南各地的修仙者来到这座岛屿上。

    这种修士贸易集市之地,跟仙城截然不同,没有丝毫对外敌的防御之力。

    而且修士们的流动极大,人员并不固定,修为也是参差不齐。甚至,偶尔还有金丹修士会出现。

    这种修仙者的贸易集市地方极为隐蔽,若是没有来过,或者没有其他修仙者引荐和带路的话,很难发现。

    罗荣来了建邺好几天,找了许久,也未能找到这座离建邺城颇近的贸易集市。

    苏尘不由苦笑。

    自己追踪那青衣老者,未找到魔煞盟的线索痕迹,反而意外找到了这座颇为隐蔽的贸易集市。

    此时,岛屿小镇唯一的一条街道,两侧正有三三两两的修士们在摆摊,兜售着一些自己用不上的各色灵物。他们来到这集市已经有好几日,。

    还有一些修士则在遴选货物。

    其中,不乏有筑基境的修仙者,是神州五大仙宗弟子。

    众大小仙宗弟子下山历练,短则半载,长则数年,经常会出现携带的修炼物资短缺,不得不找最近的修仙者贸易集市,交易一些急需之物。

    这江南一带最有名的修仙者集市,无疑便是建邺附近的这座岛屿集市。

    ...

    苏尘信步进入这座岛屿集市之中,既然来了便看看。这些年他得了不少好东西,其中很多是他用不上的灵物。也顺便看看,这集市里,是否有自己所需之物。

    那些炼气期修士摆出来的货物,基本上没有多少价值,苏尘瞥了一眼便过去。

    走到街心的时候,苏尘惊讶的看到,围聚了七八名男女筑基修士。

    有一名白衣筑基女修士,在售卖一份颇为罕见的冰系法术,吸引了众多修士的围观。

    “我这里有一份极为深奥的高阶冰系大法术《冰炙术》,需要冰系筑基境界以上方能掌握。此法威力恐怖,杀敌于无形之中,比火系法修还更厉害。售价略贵,要三万块灵石,或者是等价的修炼用灵丹、法器和我交换。诸位瞧好了!”

    她在地上放了一小块玄铁矿石,随后抬掌一挥,半空中,无数细小的冰雾在闪烁。

    也不见她有其它动作,便见地上那小块的一阶玄铁矿石,被一股凭空而来的强烈真阳火力,给熔化了开来,化为一坨沸腾的玄铁熔液。

    “冰乃,冰寒、冰封之术。这门法术反其道而行,居然能烧伤对手,果然是神奇!”

    “不过,必须是冰系修士,方能炼成这门神奇的法术!我等非冰系修士,也没办法修炼啊!”

    “你价钱减个三成,我考虑考虑。”

    这门冰系大法术之奇异,顿时引起了围观的筑基修士们的惊叹。

    但愿意出这高价的修士,却没有。

    因为他们都不是冰系修仙者,花大价钱买来,那也是浪费灵石。冰系修仙者非常少见,数十名修仙者里也未必遇到一位。

    “此术非比寻常,减价那是不行。而且三万块灵石,也不算高。”

    那女子撇嘴。

    苏尘也在旁观看,不明白这冰系大法术是怎么做到烧毁那块玄铁矿石的,看着也是神色震惊。

    他不是冰系修仙者,甚至也很少修炼法术之类。

    但这门冰系法术极为神奇。

    苏尘不由心痒,忍不住想要将这《冰炙术》买回来。

    这《冰炙术》不仅可杀伤敌人,也同样可以拿来炼器。

    他在蓬莱仙宗,学过一小段时间的炼器,算是一名葫芦法器炼器师。都是用常见的地火,来炼器。但地火炼器局限性很大,必须是在有地火的地底熔洞、火焰山等地,才能炼制。

    这门冰炙术,未必比火系修士的真火、地火和灵木炭火威力更强大。但是胜在非常方便,简直是在任意的地方都可施展此术,想炼就炼。

    等他将多宝葫芦里的冰葫芦炼制出来,便能间接施展冰系手段,或许有办法施展出这门神奇的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