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81 藏灵图
    “千年水尸之毒?郝兄可以肯定?”

    苏尘听郝猛一说,平静的脸色不由微变。

    寻常的尸体落水腐烂之后,都会散发出腐化后的邪毒之气。但腐尸通常不过数月就会在天地间消失,很少能够存留下来,超过一年半载的。

    但如果一具水尸能保留千年之久,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甚至化为一尊恐怖无比的鬼物。

    想到宁王当年在江湖械斗之时,曾经中了铁箭坠入江中,才染上此邪毒。

    苏尘隐隐有些明白过来。

    宁王所感染的邪毒不是铁箭带来的邪毒,也不是有邪修用丹药下毒,恐怕很可能是坠入江中之时,伤口无意间沾染到了极其微弱的水尸之毒。

    苏尘不由感到一些棘手,要解此千年水尸之毒,恐怕需要一些高品级的灵药才行。

    郝猛点头,沉声道:“在数十年前,我和几名师兄下昆仑山历练的时候,曾经在一座古塘遇到过一头水尸鬼修,几乎跟你手中这团青黑色邪毒的气息一模一样,只是要弱上很多,它仅仅修炼了上百年,但已经筑基初期境界,非常难缠,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它斩杀。

    你手中这团黑气,仅仅一小团的气息,便令人感到心悸,恐怕不是一般的可怕,至少也是千年尸毒。”

    苏尘微微颔首,既然知道了这水尸邪毒的来历,对治愈宁王的病,心中也有几分底了。

    只是要把灵药炼制出来,有点麻烦,估计要耗费一些时间。

    罗荣、郝猛等人不由询问,这邪毒的来历。

    苏尘将蓬莱仙宗在北方天风峡击败魔煞盟,蓬莱仙宗派他来江南一带,清剿魔煞盟的余孽一事。还有,这几日在建邺城的宁王府,发现宁王身中了邪毒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下。

    “我们在建邺许久,凡间太平无事,也未曾听闻出现过有千年水尸妖出现。我等也无需担心面对这种恐怖的怪物。如果仅仅只是为宁王驱毒的话,倒也简单一些,只要找到适合的解毒灵丹就行。”

    罗荣、郝猛等人听说魔煞盟余孽来到江南,和建邺城的宁王中毒一事,顿时兴奋起来。

    他们几个都是神州五大仙宗的正式弟子,三人结伴来江南一带也是为了历练,对此类事情自然非常感兴趣。

    ...

    李沁道长破开云雾屏障,神色慌张的进入岛屿贸易集市,飞快穿过热闹的街道,匆匆进入岛上一座偏僻的小屋。

    他见那名带着甲面的魔煞盟修士没有再追来,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岛屿上的各路修士颇多,有各地来的散修,甚至有神州五大仙宗的修士,想来魔煞盟的修士也不敢嚣张的大肆搜查,找他的下落。

    他准备在这岛屿集市待上一个月,为宁王找几味炼丹用的灵药。

    他自己去灵山大川寻找灵药太难了,建邺城附近没有灵山,要去极远的地方才能找到灵药。长途跋涉且不说,他也不放心宁王的安全。

    便趁着一年一度的贸易集市,正好可以采购到一点解毒用的灵药。

    只是魔煞盟的修士在找他,他不便在贸易集市上公然现身。

    不过,他结识几位散修好友,约了他们来这小屋见面,可以让他们帮忙采购回来。

    “砰!”

    小屋门突然打开。

    李沁正急切的等他的好友前来,不由欣喜,转头一看,却是吓得脸色惊变,蹬蹬退后了几步。

    只见,三名带着甲面的魔煞盟大掌旗使一起出现。

    身为大掌旗使,他们的修为至少也是筑基境修士。

    其中一名领头的筑基境修士踏入小屋内,嘴角挂起一抹冷笑:“李观主,别来无恙啊!想要见你一面可真是麻烦。之前邀你拜入我魔煞盟的事情,可考虑清楚了?”

    李沁被三名魔煞盟的大掌旗使,堵在这小屋内,退无可退,逃无可逃。

    他连忙躬身求饶,凄苦着脸道:“诸位魔煞盟的前辈,小的一介散修,实在是无意掺和仙宗之事,也绝不敢和贵盟为敌!

    我也就是隐居凡间道观的一名炼气小散修,手无余财,修为又低,对贵盟也没多少作用。还请几位前辈,勿要苦苦逼着不放。”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魔煞盟邀你入盟,那是看得起你!你居然还敢三番四次的拒绝,这是找死!”

    一名甲面魔煞盟修士大怒,便要上前将李沁拿下。

    “住手!”

    那名为首的大掌旗使却是一摆手,阻止了他出手,“李观主,你实在不愿意加入我魔煞盟,也就罢了,我不为人所难。中土散修那么多,也不可能都愿意加入我魔煞盟。不过,我奉魔煞盟盟主绿袍上人之命,来此地向你灵隐观取一件东西,还烦扰观主交给我。”

    “什么东西?”

    李沁不由疑惑,小心翼翼的问道。

    “藏灵图。”

    掌旗使冷眼看着他,淡道。

    “这,你!你们...如何...”

    李沁大骇,不解魔煞盟是如何知道藏灵图的存在。

    这是灵隐观最大的秘密,他守口如瓶,从未跟任何外人提起过。哪怕是有数十年交情的老友。

    但他及时反应过来,怒瞪着那魔煞盟修士,死咬着牙,不肯再说半个字。

    那大掌旗使却丝毫不在意李沁,好整以暇的在小屋内的一副椅子坐下,淡淡道:“你想说,我魔煞盟是如何知道你们灵隐观有一份藏灵图的吧?

    这话说来有点长,你应该也知道,我魔煞盟是天风峡的魔宗。历代以来,有神州各地无数弟子叛门而出,投奔天风峡的魔宗。我们虽久居北夷,但中土之事,也并没有多少秘密可言。你们灵隐观便曾经有修士,投奔过我天风峡的魔宗。

    这无数的秘密,最后都落入了我魔煞盟盟主绿袍上人手里。我魔煞盟对你们灵隐观的底细,知道的恐怕比你还详细。这藏灵图便是其中之一。”

    李沁根本不信,担心这掌旗使是在用话语来诈他的口风,冷着脸,一声不吭。

    “你不信?”

    大掌旗使淡然道:“世人都以为,灵隐观只是建邺城附近的一座颇为灵验的道观,但很少人知道,你们七代前的观主,却是蓬莱仙宗的一位金丹长老。

    他在金丹羽化之前,思念自幼生长的故土,离开了蓬莱仙宗,返回他出生的建邺城,隐居在城外的山上,盖了一座灵隐观,收了几个徒弟继承此道观,并在羽化后留下了一些修炼的财货给继任的观主。

    后几代观主在他的余荫之下,也略有成就,出了几位筑基修士,但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你这第七代,当初留下的修炼物资耗尽,也就炼气中期为止,难有寸进了。”

    李沁听了这番话,脸色苍白如雪,身躯微晃。

    这些,句句属实,没有半句虚言。

    在中土散修界,他这灵隐观观主,如今已经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但是七代之前,灵隐观的祖师,也就是首代观主,却是蓬莱仙宗了不得的金丹境大人物,高居长老之位,在化羽前归隐于灵隐观。

    灵隐观的后任观主们都未加入蓬莱仙宗,而是遵循前代观主之遗训,成为中土散修,守护建邺城的安宁,并不去拜入蓬莱仙宗。

    前几代,因为出过好几位筑基修士,灵隐观在散修界也略有点薄名。

    但到了他这一代,灵隐观在凡间名望依然极高,可是在散修界已经是微不足道了。

    这魔煞盟的修士,居然连灵隐观的老底都揭穿了,他如何能隐瞒。

    “你们首代祖师曾留下一份藏灵图,据说里面藏了一件他视为珍宝的绝世奇珍,也不肯留给后人,藏了起来。

    你自己把藏灵图交出来,我便放你和灵隐观一马。若是不肯...你也知道怀璧其罪。那我唯有亲自去灵隐观搜了,不小心把你们历代祖师牌位给砸了,把道士们杀光了,可别怪我不给面子。”

    大掌旗使露出一抹阴冷道。

    李沁脸色煞白,知道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

    猛然,他转身就朝墙壁猛转过去,想要破墙而出。

    只要逃到贸易集市上,那里有众多的修士,甚至神州仙宗弟子。他高声呼救,必能引来强援。

    “不自量力!”

    “居然还敢逃!”

    那两名魔煞盟大掌旗使顿时露出一抹狰狞笑意,两道剑影一晃,同时朝李沁道长扑杀过去。

    李沁骇然色变,尚未破墙而出,便已经被飞剑绞杀过来,急忙拼命抵抗。

    可是,以他区区炼气中期的实力,那里是两名筑基修士的对手。连一息都没能撑住,便被飞剑洞穿,死不瞑目的咽下一口气,载倒在地上。

    为首的大掌旗使从李沁的须弥戒内,找出一副破旧的卷轴。

    此图是一卷地图,非常简略的绘制了山川地形,但年份极为久远,估摸着是首代观主留下来的。

    “应该就是藏灵图。”

    大掌旗使看了卷轴几眼,不由满意点头,冷瞥了一眼李沁的尸体,带着嘲讽之色,“有一件事,你说的很对。你区区一介炼气中期修士,对我魔煞盟确实微不足道。入不入我魔煞盟,都是无所谓。走,去启出藏灵图里的宝物。献给盟主,定然是奇功一件。”

    他随即离开小屋。

    那两名掌旗使也是大笑,欣喜跟随而去。

    ------

    ps:这两天在上海到处玩,坐车太累了,暂时还是一更。25号回到家里,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