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09 相濡以沫,相忘江湖
    虽说已经是毫无希望,但孙真还是尝试了几个手段,想要将那蚀元蛊杀死。依然反复试了几次,未能将蚀元蛊驱赶出上丹田,始终忌惮损伤苏尘的丹田,甚至神智,束手无策。

    若是蚀元蛊在其它部位,都很容易解决它,一刀下去挖出来便是。但是眉心处的上丹田不行。

    数日之后。

    孙真深感叹息,彻底放弃了治疗,和厉大长老等一群修仙者返回蓬莱仙宗。神州五大宗门之一的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若无法治,天下之大,也无处可治。

    至于如何安顿苏尘,却是阿奴主动留下,打算在这小城照料苏尘。她道:“我入蓬莱仙宗,只因公子而起。公子若不成仙,兴奴亦不成仙。”

    吕老夫子、吴樵等人都知道,苏尘和斐兴奴是一起结伴踏上仙途,一同拜入蓬莱仙宗的,这份情非外人可比。

    众人皆敬佩,也不多劝,和阿奴告辞而去。

    孙青宁却是留在众人最后离开。

    “孙师兄,还有何事?”

    阿奴见他似乎有话要说,问道。

    孙青宁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说了出来,道:“我昨日私下询问祖父。其实,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挽救苏师弟的仙途。只是此法,太...我祖父不方便当众说。”

    孙真是苏尘的师父,当众说出此法来救苏尘,会显得太过自私。

    “请孙师兄明示,不管是何法,哪怕再艰难,兴奴都愿意一试!”

    阿奴心中燃起一丝希望,连忙道。

    “这蚀元蛊极为顽固,进入上丹田便死活不肯移动,但是它天性贪婪,嗜好元气,诱之以利,则可以令它心动。

    若是以另一名修士敞开自己的上丹田,用充沛的元气去诱惑它。它受到诱惑,则会主动迁徙到另一名修士的上丹田。...说白了,此法是牺牲另一人的仙途,换取他的仙途。祖父碍于身份,也不便将此法说出口。”

    孙青宁轻叹,看着阿奴。

    他知道,阿奴跟苏尘关系非常密切。若说世间有人会考虑此法的话,恐怕也只有阿奴。

    “斐师妹珍重!在下告辞!”

    孙青宁看着阿奴,轻叹。

    他将手抄下来的一道施展此诱术的法诀,留在桌上,随后朝阿奴深深一拱手,便转身离去了。

    不论结果如何,阿奴是否会依此法而行。

    他都不想去面对。

    苏尘已经丧失了元气,成为了一名凡人。蚀元蛊一日不除,则永不可再修炼。

    其他修仙者想要此法去救苏尘,让苏尘有再度修炼的希望。那后果,一样是坠为凡人,并且断了仙途。

    这个代价,不可谓不惨重。

    终究,有一人要断了仙缘。

    这世间,又有谁愿意断绝自己的仙途,去换别人的一缕渺茫希望?

    孙青宁不想知道结果。

    更何况,苏尘已经是凡人,再度重修何等艰难,说不定只能修炼到炼气境界便止步不前。

    阿奴送走了孙青宁。

    众蓬莱修士们走后,黑虎总堂的偌大后院,清净了下来。众小帮主们都在前堂等候,不敢进入后院。

    阿奴回到厢房,苏尘的床榻前,怔了许久,默默流下两行青泪。

    她并不眷恋仙途。

    凡人也好,仙人也罢,她对此一直都很淡泊。就像她决定留下照顾昏厥的苏尘,从此不回蓬莱仙宗,她也并不感到难过。

    只是想,跟着苏尘而已。

    所以,她这些年,很努力的去修炼,不想自己只能遥遥望着苏尘的背影,渐行渐远。

    但如今,苏尘中了蚀元蛊,坠为凡人,不可再修炼仙途。

    若是不救。

    她依然是筑基修仙者,二百岁寿尽。而苏尘则此生为凡人,百年而终。

    若是相救。

    苏尘依然能有一丝希望,重返仙途。

    而她则此生再无望。

    生命的路口,遇上了他的笑脸,岁月之中有了两个人相随而行的痕迹。

    她和他一路相伴,走过千山万水,最终依然是一个人的浩荡旅途。

    阿奴心酸,神色惨然。

    她痛心的并非仙途,而是此生的情深缘浅。

    ...

    后院的厢房,很清静。

    窗前是整齐的书桌,窗外栽种了满园的桃花树。几只鸟雀,在叽喳跳跃。

    难得的清静,无人打扰。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阿奴在书桌前,研磨,落笔。

    她怔怔良久,望着孙师兄留下的一份诱术,叹息。

    或许,她成为一名凡人,也未尝不好。

    在城镇乡野择一草庐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鸡犬相闻,不问繁华城市,修仙界的喧嚣热闹争执,宁静祥和。

    ...

    入夜时分,窗外下了一阵寒雨。

    床榻上,苏尘依然脸色铁青,身上却高温滚烫起来。或许是因为成为凡人之后,缺少元气,体质大不如从前,旧伤口复发,凡人的伤寒病痛自然也无法避免。

    阿奴打来一盆冷水,给他擦拭,降温。

    很快,苏尘的身体又变得冰冷,哆嗦颤栗。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阿奴的眉心,紧贴在苏尘的眉心处,施展孙青宁留下的那道诱惑法术。

    过了足足一个时辰,那死死盘踞在苏尘眉心上丹田的蚀元蛊,终于动了。

    “飕!”

    一点绿光,陡然射入阿奴的上丹田内。

    阿奴感觉眉心中似乎多了一物,意识海内强烈的刺痛感。

    ...

    次日。

    清晨,烈阳高照。

    寒雨过去,窗外鸟雀叽叽喳喳,鸟语花香。

    苏尘的高烧已经退去。

    阿奴醒来的时候,脑海中有些昏昏沉沉。她尝试着内视,却发现自己神识全无,元气更是已经荡然无存。

    想来,蚀元蛊已经迁居到了她的上丹田内,将她的元气给吸空了。

    她的元神修为,从筑基境界,掉落凡人境界。淬炼过的肉身要比凡俗的一代宗师,强上太多。但元神,则不如了。

    阿奴苦笑,叹了一口气。

    她起身梳妆更衣,来到床榻前,苏尘身旁。

    阿奴想了想,将玉腕那枚用红绳系着的“丑”字铜钱取下,反面刻了一个“奴”字,仔细的取下,系在苏尘的右手手腕上。

    蚀元蛊已除,重伤之病已去,想来苏尘应该这几日便会醒来。

    阿奴出了后院,朝在外面的众小帮主们,吩咐道:“你们在此地仔细看守,一直待他醒来。他醒来,若是询问。你们就说是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施法相救。让他修养好后,回蓬莱仙宗。”她犹豫了一下,又道:“其它事情,不可说。”

    “是,仙子!”

    “小的们一定仔细看守,不敢疏忽。”

    众小帮主们连忙跪地,遵法旨。

    阿奴痴痴的回眸望了许久,转身飘然而去。

    此去,便是陌路,仙凡殊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