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10 敖来渔港
    数日后。

    黑虎帮总堂,后院厢房。

    苏尘悠悠醒来,在床榻坐起身来,脑中依然昏沉。

    在厢房内守了数日不敢歇息的几名俏丫鬟,不由惊喜的跳起来,跑出去通知众位小帮主,上仙醒了。

    “上仙,您老人家总算醒了!这几日可让小的们提心吊胆,担心您老数月不吃不喝,身子不适。”

    “启禀上仙,之前有一群蓬莱仙宗的仙长们来过,为您老治病,并且吩咐小的们仔细照料您老。待您老康复之后,也好重返蓬莱仙宗!”

    “您老有任何需要,但请吩咐!”

    众小帮主们连忙涌入厢房,向苏尘请安叩拜,无比期待和渴望的望着苏尘。

    哪怕是乡野村夫也知道,仙人可遇不可求。不管仙人有任何需求,他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满足。他们若是能伺候的这位上仙满意,随意得一点赏赐,那也是非同凡响的仙家之物。

    苏尘纳闷的望着众小帮主们叽叽喳喳,揉了揉额头,脑中隐隐作痛,懵懵懂懂。

    他听不懂这群人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冥冥中似乎记得有虫子咬了自己一口,然后他脑痛欲裂,昏厥过去,忘记了一些事情。

    苏尘感到一阵头疼,也不管他们,出了黑虎帮总堂,大步流星,往江南小城外走去。任由众小帮主们在身后急切的追赶,大声呼叫什么。

    不多时,便将他们都远远甩在身后。

    苏尘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不知该往何处去,只隐约记得,自己曾在东海之滨居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江南水乡随处可见一些繁华城镇,宁静祥和的小乡村。老人小孩在老树下歇息嬉戏,土狗儿追撵着鸡,偶尔警惕的望着外乡人。

    苏尘走了半日,行了二三百里,到了东海边的一座港口城池。

    城池门匾上挂着一幅“敖来渔港”的城门牌,城内街道错落有致,估摸着至少有数万户人家,专门经营海货。

    远远望去,港口内停泊着众多大海船,高耸的风帆遮天蔽日。

    城门口有一处卖馒头包子的早点摊子,蒸着一笼笼馒头包子。

    苏尘已经有数月未曾进食,看到热气腾腾的粗粮馒头,顿时感到腹内饥饿,咕咕响声如鼓。

    “店家,来几个馒头!”

    苏尘摸了摸浑身上下,空无一物,只有一块石头。他掏出那块石头,给那摊主,想买几个馒头充饥。

    那摊主瞪大了眼睛,瞧了瞧石头,从未见过拿石头来买馒头的,不由怪声道:“客官,哪有人拿石头买馒头的?!铜钱,小的只收铜钱!”

    “没有铜钱!”

    苏尘摸了摸,苦笑。

    不过,他总觉得,那块石头应该远比铜钱更值钱,应该可以换很多包子馒头。但这摊主不受,让他无奈。

    “你手腕上,不是有一枚铜钱么!一枚铜钱,两个大馒头。”

    那摊主眼尖,看到苏尘手腕上,系着一枚铜钱。

    苏尘看到手腕上红绳系着的一枚铜钱,不由皱眉,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手上有一枚铜钱了。

    他将手腕这枚陈旧的铜钱拿下来,翻看了一下。铜钱正面被人用歪歪扭扭的刻上了一个“丑”字,反面被清秀飘逸的笔迹刻了“奴”字。

    这枚铜钱是做什么用的?

    苏尘想了想,却是一阵脑痛,回忆不起来。虽不知这么铜钱做什么用的,但似乎有些用处,否则也不会系在自己的手腕上。

    他别无分文,买不起馒头了,只能继续走。

    这是一座渔港城池颇大,海货繁忙,应该有活可干。找一份活,挣点铜钱,想来不会太难。

    ...

    这座渔港城池的港口,颇为繁忙热闹。有一艘巨型帆船即将要出发,前往东海的一些岛屿。

    此时,正有数十名挑夫们,搬运着一担担数百斤沉重的米面、瓜果等货物,往船中运。

    一名尖嘴猴腮的中年管事的正在登记账簿,记载货物。

    苏尘来到港口,看到这艘大海船,吃了一惊。

    这艘海船出奇的巨大。船身甲板长达千丈,宽二百余丈,如同一艘海上巨兽。在整个敖来港口数百艘船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庞然大物。

    光是这一艘大海船,就能吞下数千担的货物,承载数千人之众。

    苏尘略一打听才知道,这艘巨船是敖来渔港最大的一艘巨海船,一年才出一次远海。每次出海前至少要准备一个多月搬运货物。

    苏尘上前,朝管事略一拱手,询问是否有活干。

    那名中年管事打量了苏尘几眼,诧异道:“咱这船缺人手。这位老弟,看你一副眉清目秀,穿着打扮也是贵气,应该也不是干苦力活的粗人啊。你能干力气活?”

    “我力气大,随便给点工钱就行!”

    苏尘看了看自己双手,确实有些白皙,很少干粗活。但是双拳一握,力气非常足。他要挣点铜钱来买食物,否则天生也不会掉下大饼来。

    他见管事不信,来到一袋袋装着数百斤糙米的麻袋前,双手一抓,数大包的麻袋便一番飞上了肩头,足足有一千多斤沉重。

    苏尘扛着数个麻袋健步如飞,丢上海船上,颇为轻松。

    那中年管事不由瞪大了眼珠子。

    他也识货,这一身力气,在江湖上那绝对是一流高手。这青衣人应该是一名高级武者,只是不知为何来这渔港找活干。

    他当然也不会去多问。

    有些武者在家乡得罪了江湖同道,或者是做了恶事被官府通缉了,不得不逃离家乡,外出谋活干。被迫流浪江湖,这都是常有的事情。

    “兄弟一身好力气,想来也练过一身武艺。干挑夫的活太委屈兄弟了,这才挣几个铜板钱。

    正好,咱这艘大船缺了一些护船的高手!一个月足足挣十两银子,丰厚的很。兄弟跟着我们出海经商一年,挣个百十两白银,回来这笔银钱就足够娶一房老婆了。怎样?”

    那中年管事立刻眉开眼笑,热情道。

    “行!”

    苏尘丢下麻袋拍了拍手,寻思着自己一时也不知该去何处。出一趟海,一年下来便能挣个百十两银子,想来应该不错了。

    “我姓李,你叫我李管事便行了。你是我招揽来的,以后跟着我混就行了。这艘大海船每年都要去一趟远海,船上客人非常多。我帮你安排一个住处,你别得罪人,也别乱走。对了,兄弟如何称呼,还不知高姓大名?”

    那中年李管事领着苏尘,登上大海船。

    “呃,想不起来。”

    苏尘一想,便感到头疼。

    李管事只以为苏尘是在借口推脱,更坚信苏尘是在其它地方得罪了人,才来到这敖来渔港找活干。

    不过,他也不太在乎,这艘大海船三教九流之辈,有不少这样的江湖武夫,在中土杀人放火之辈混不下去,便寻思着躲避到外海去避祸。

    甚至,他知道还有散修仙人,不擅飞行之术,也不得不借助他们的大海船,渡远海去找寻那些荒芜的仙灵岛屿,寻那灵芝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