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11 贩奴船和船客
    夜幕时分。

    敖来渔港越发的热闹起来,城内众多贩子们挑着各色财货来到渔港,依然也填不满巨型海船的鲸吞胃口。晚上天气清凉好干活,众挑夫们在甲板上下运送着货物,忙碌个不停。

    突然,一群数十名如狼似虎携带刀兵的彪形大汉冲至港口,将在大船附近忙碌的众挑夫和闲杂人等都远远驱赶开来,不让靠近。

    李管事和苏尘正在海船的甲板上,也被这些武夫壮汉们驱赶至一旁。

    很快,巨型海船上,一名锦衣大袍的大总管事带着数名高级管事,毕恭毕敬的在船下,等候一名贵客的到来。

    不一会儿,只见一辆由八名顶尖一流高手抬着的八抬大轿,抵达港口海船附近。

    “小的周大管事,恭迎道爷。曹东家得知道爷要随船一起出海,甚为欣喜,特命小人等来迎接,东家已经在船上设下一场宴席,为道爷接风洗尘。”

    那大总管连忙上前请安。

    八抬大轿子内,却传来一声低沉冷漠声,“别扯那些没用的,道爷我有事要去一趟远海。你们这艘海船何时才出发?”

    轿子里这位自称道爷的老道士,显然有点急。

    他不是旁人,正是游方葛老道士。

    自青乌城的秘银矿洞一战,葛老道和方少妇曾联手对付万兽仙宗少主卫卓,不敌而逃。但卫卓还是不明不白的死了。

    卫卓身亡之后,万兽仙宗就一直在追查他和魔煞盟方少妇的下落,想要查清楚少宗主的死因。

    这些年,万兽仙宗在修仙界对他进行大力追缉,甚至开出了高达五万块灵石的惊人价码。

    葛老道在中土修仙界东躲西藏多年,害怕被人出卖,不敢轻易露面。出门都是如凡人富商一般乘轿子出行,但始终摆脱不了万兽仙宗追缉的隐忧。

    这严重影响了他的修炼,多年来始终无寸进。

    中土修仙界虽大,但万兽仙宗开出的通缉赏金太诱人。五万块灵石,足以让很多修仙者心动了,将他的行踪出卖给万兽仙宗了。

    思来想去,唯有前往东海之外,遥远的海外小灵岛屿避祸。

    遥远的海外也有供修士修炼之岛屿,而且不归中土修仙界管辖,万兽仙宗的影响力鞭长莫及。既然中土修仙界待不下去,唯有去海外碰碰运气。

    但海外不是筑基修士御剑飞行数日便可抵达,中途也没有落脚之地,遥远的海路和不可预测的威胁,必须乘坐大型海船才行。

    葛老道打听到在这座偏僻的敖来渔港,每年都有一艘私人走私巨型海船,会前往远海灵岛。

    为了避免泄露行踪,他登上海船之后,必须尽快启程出发。

    “今晚!今晚就启程!我们海船上的人都齐了,就等道爷来了!东家吩咐,只等道爷一来,我们马上就开船。”

    周大总管连忙保证道。

    “嗯!”

    轿子内,老道士这才满意,让武夫们抬着轿子上了巨海船。

    “道爷,咱们楼上请。船上还有几位贵客,东家和他们正相谈甚欢,切磋交流仙技。道爷来了,必定蓬荜生辉。”

    周大总管亲自护送,去了巨海船的最顶层。那里,有曹东家设宴,款待巨海船上的修士高人。

    ...

    苏尘在甲板一旁,听了轿内那老道士的声音,隐约有点耳熟。似曾相识,但是一时记不起来是谁。

    苏尘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跟这样的人物有些熟,似乎打过交道。

    “能得曹东家最信任的周大总管亲自出来相迎,这轿子里的高人,必定是一位仙人无疑。”

    李管事神色充满了羡慕之情,微微感叹。

    凡夫俗子很少有机会跟仙人打交道。

    但是这艘巨海船却是少有的例外,每次出海都必定有或多或少的修仙者,会搭载此船。

    当然,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跟仙人们说上话。别说他这小管事,纵然是高级管事也不行。只有曹东家身边的这位周大总管,才有资格跟仙人们搭上几句话。

    亲近仙人,方有机会得仙缘,指不定也有机会能成仙。

    但是像他这样的小管事,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指望,能接触到这些仙人。

    “听那周大总管这番话,你们这位曹东家...也是仙人?”

    苏尘疑惑。

    李管事只是微微点头,却不敢多说东家的事情。

    这艘巨海船长达千丈,远远超过寻常大型海船数十倍,使用的龙骨都是远海灵岛上极其坚固的灵木所造,方能抵抗海上的大风巨浪的袭击。

    寻常凡木一折就断,怎么可能造出一艘千丈长大海船。

    凡夫俗人哪能拥有这等巨无霸的海船!

    而且,敖来渔港是一座偏僻港口,并非大型城市。一些走私的海船,都是从这里出发。官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不敢管这些背景异常雄厚的船东。

    ...

    等周大总管和那辆八抬轿子,上了海船之后,众多彪形大汉们这才迅速收队,登上了海船。

    敖来港口恢复了秩序,再度热闹起来。

    众管事们催促,抓紧让众挑夫们往巨海船上装货。用了一个时辰,将最后一点剩余的货物,搬运上海船。

    深夜时分,巨型海船装满了众多货物,在夜幕之中离开热闹的敖来渔港,徐徐驶向外海,扬帆向东海深处而去。

    巨海船离开之后,敖来渔港恢复了沉寂。

    苏尘以前只是在河道和湖泊乘过小船,并无什么风浪。

    乘这艘巨船出了远海,方才知道大海深处的风浪之巨大,无风三尺浪。

    尤其是遇见海上的风暴,数十丈的浪花汹涌而来。

    稍小的商船如同一叶扁舟,一个浪花就被掀翻。也只有这种上千丈长的巨型海船,才能迎风破浪而行,不被海浪掀翻。

    巨型海船从最底层的压舱到甲板最上层,足有九层楼阁。

    船上有数千人之众,舵手、船工、厨师、伙计,分居各层舱房,三教九流不一而足。越是高层阁楼,自然越是显贵之辈,才能居住。

    李管事在这艘巨海船的地位并不高,只是一名干闲杂记账之类琐事的小管事,只能住在下三层。

    下三层没有窗户,狭小只有一张床铺,空气非常憋闷和拥挤。

    苏尘是李管事招募来的一名护船武者,每月十两银子的工钱,是低级武夫的待遇。自然也只能跟着住在船舱的下三层,憋闷浑浊不透气的舱房内。

    苏尘对此倒也不是太介意。

    他是护船武者,白天待在中三层和下三层甲板来回行走,防止有船上的人员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在船舱的底下。

    只是,他半夜睡眠歇息的时候,总是隐隐听到一些鞭挞、喝骂声、哀嚎声,从最底层压石舱传来。

    过了半个月,苏尘是在忍不住,半夜时分来到船底压石舱。

    他打开舱门进入底舱,震惊的发现,压石舱被分割成一座座的铁栏牢房,黑压压数千名奴隶们,被关押在这些铁牢内。

    这群奴隶们大多是中年汉子,也有少量的老少妇孺之辈,或是锦衣华服,或是贫民、农夫打扮,全都被锁链镣铐着手脚,在不停的哀嚎着。

    “这位好汉,救命啊!”

    众奴隶们看到苏尘进来,顿时大声呼救起来。

    在船舱底下,有几名负责看守刀客们,被这群奴隶们的声音惊醒过来,看见有一名青年人闯进底舱来,不由厉声警告,让苏尘别多管闲事。

    李管事半夜醒来,发现苏尘没在自己的船铺上,吓了一跳,听着船底舱吵杂声匆匆赶来,连忙向众刀客们赔礼道歉,将苏尘拉走。

    苏尘跟着李管事回到船舱第三层。

    他只是有些疑惑,大唐中土虽有奴籍,但眼前这些哭天喊地的人,也不像是奴隶,似乎是被绑来的人口,被私下贩卖。

    “反正船都出海了,你以后也会看到。我就实话跟老弟你说吧,这艘巨海船可不是一般的货船。这是走私船,最重要的就是贩奴。曹东家在远海的一座小灵岛上,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手下有一座灵矿山,这些奴隶都是贩运过去挖矿的。矿上年年都要死很多矿奴,每年都要运一批过去补充人手。”

    “这样做,没人敢管?”

    苏尘心头震动。

    他这才知道,这是一艘巨型贩奴海船。难怪,他看到敖来港口,那些并不值钱的粗粮被几百上千担的运上巨海船。

    李管事压低了声音,“谁敢管这些。光是这条船上,护船出海的炼气仙人就有好十名。更别说曹东家自己是筑基仙人,还有一些随船出海的散仙人。他们都住在最顶层,只是咱们这些小人物见不着而已。

    敢阻挡曹东家挣钱挖矿,那绝对是死路一条。你千万别再下船舱管那些奴隶,否则惹出麻烦事来,老哥我可保不住你。指不定你都会被关进去。

    这船要航行一年多,大海上的日子无聊枯燥。每个月,船上举办一场升仙会,曹东家会拿出一碗灵米,激励船员的士气,过几日我便带你去瞧瞧热闹。

    要是能得到一碗灵米饭的赏赐,啧啧,指不定能成炼气仙人,那可就仙运当头,祖坟上冒青烟了!”

    说着,李管事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无比的期待着数日后的升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