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16 卖身契书
    巨海船,展着风帆,在辽阔无垠东海上徐徐航行。

    最顶层阁楼,一座上百丈的豪华厅堂内,地上铺着整块整块的低阶海鲛妖兽皮,冰凉。顶上吊着一枚枚珠光璀璨的碧海灵珠打造的彩色灯盏,大气端庄,金碧辉煌,奢豪无比。

    视野极佳,海风拂面徐来,惬意无比。

    这艘巨海船上只有四名筑基修士,船主曹得昌、灰袍葛老道士,以及一名姚姓修士和一名翁姓女修士,平日也只有他们才能在这最顶层阁楼客厅内活动。

    曹得昌此时正和身穿灰袍土得掉渣的葛老道士,还有姚、翁二人摆了一桌酒席,喝灵酒,笑谈着。

    出海以来近月,曹得昌费尽心思想要拉拢葛老道,顺便也探探底摸清楚老道的来路。

    至于姚、翁,颇为年青,二人据说是一对未婚夫妻,心志颇高,打算前往东海外岛。似乎是想去历练一番,并不打算在海外久待。

    曹得昌也没将笼络的心思放在他们身上,只是放在葛老道身上。

    但葛老道口风很紧。

    曹得昌只知道这老道士姓葛,似乎要去东海灵岛避难,后半生应该会一直待在外海,其它来历一无所知。

    曹得昌不由有意无意的谈及自己在东海的一座小灵岛有一位金丹级的大哥罩着。他自己则在岛上开了一座矿山,颇有财力,但需要有得力之人帮忙扩张产业,只是一直苦于人手不足,难以扩张。

    葛老道大多数时候只是喝酒,任由曹得昌说的百般天花乱坠,他只是沉吟着,并未接腔。

    他在这艘巨海船上住了许久,早就看透了曹得昌这份笼络的心思。

    只是,他在中土修仙界一直是散修之身,靠自身修炼,散漫惯了,也不愿受到拘束。

    况且,就算他迫不得已,在东海灵岛找势力投靠,也不会投靠曹得昌。

    曹得昌虽然有些钱财和根基,但的修为实力太弱了,才筑基四层而已。比他这筑基三层,也高明不到哪里去。这点修为,自己都无望结丹,更别说带别人结丹了。

    葛老道为了避万兽仙宗之祸,逃至东海灵岛,那是指望着能够有朝一日能修炼成筑基后期,甚至踏上金丹境界。

    他是绝不愿意,此生就止步筑基初期的境界。

    只是,自登上巨海船之后,这曹得昌是每日以灵酒、兽肉丰盛招待,让葛老道颇为过意不去。吃人嘴软,他也不好一口回绝。

    曹得昌正寻思着,如何才能开出适当的加码,让这葛老道心动。

    “砰~!”

    突然,顶层阁楼厅堂大门被推开,只见鲍护卫神色苍白,一副见鬼似的慌乱冲了进来。

    紧跟着的,还有周大总管,也一样神色恐慌。

    曹得昌顿时脸色一沉,重重的将手中的紫金杯盏在桌上一拍,冷斥道:“诸位宾客在此,你二人如此失态,成何体统!若是遇上低级海妖兽了,叫上众护卫,一起斩杀便是了。”

    巨海船的数百丈高耸主桅杆上,时刻都有三名瞭望手在观望,配备了大号角。

    若是遇上猛烈的风暴,或者成群强大的海妖兽之类的危险情况,都会吹响号角以示警。

    眼下既然没有号角声响起,那便是没有大变故发生。纵然是遇上一两头小妖兽,想来也是小事一桩,巨海船上的十余名炼气护卫足以应付。

    “东家,船舱中出事了!出大事了!刚才升仙会结束之后,船舱武夫中诞生了一名炼气修士!不仅如此,他手中还有不少的一阶上品妖兽蛋。”

    鲍护卫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失态不失态,慌张的禀报道。

    “哦,还有这种稀奇事?究竟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

    曹得昌神色诧异,巨海船上的升仙会举办过不下数百次,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诞生了炼气修士,不由追问道。

    鲍护卫连忙将刚才,周大总管请他去船舱底层,盘查升仙会的一名青衫武者的底细,整个事情始末飞快的说出来。

    那青衫武者凭借升仙会上得到的一碗灵米奖赏,踏上炼气期境界。

    这本身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修为到了,凝聚出元神,自然就能突破炼气境界。

    随后,那青衫修士又从须弥戒内取出了十二枚一阶上品的妖兽蛋,一口一个吃下去,炼气修为不断节节暴涨,估计这会儿功夫,恐怕已经达到炼气期十一二层的巅峰。

    这青衫修士已经远超过了鲍护卫等十余名炼气初中期修士的实力。只怕并非他们这群修士能力敌的。

    鲍护卫见此情况,哪里还敢上前去盘问那青衫修士的身份来历,便慌忙跑回来禀报曹得昌。

    “妖兽蛋?你确定那是十二枚一阶上品妖兽蛋?”

    曹得昌听着,心头一震。

    妖兽蛋,天地初生,不含杂质,富含最纯净的元气,这可是让人眼红的好东西啊!

    连葛老道和姚翁二人,都感到惊奇,闻所未闻。

    这妖兽蛋是颇为稀罕之物,被妖兽藏在巢**,保护的非常周到。

    若是一阶上品妖兽蛋,那么至少也是筑基后期巅峰妖兽...甚至是更恐怖的金丹期妖兽,才能产下这样的蛋卵。就算他们这样的筑基修士,也会感到头皮发麻,不敢生产窥视之心。

    寻常炼气修士想要得到大量的妖兽蛋,那是想都别想,会被狂暴的高阶妖兽蹂躏至死。

    “小的敢以性命担保,那绝对是一阶上品妖兽蛋,散发的妖气令人恐惧!我这辈子尚未见过此等品阶的妖兽蛋。”

    鲍护卫拼命点头。

    他才炼气初期而已,而这样一枚一阶上品的妖兽蛋,相当于炼气后期的实力。

    这妖兽蛋一旦孵化出来,便拥有超过他数倍的实力。

    更何况,拥有十二枚之多,简直令人感到恐惧。

    曹得昌闻言,不由沉吟了一下。

    这青衫小子,也不知是如何侥幸得到这么多妖兽蛋。或许是那妖兽被其他人或者妖兽杀死了,只留下这么一窝妖兽蛋,给他意外撞见,捡了一个大便宜。

    但他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青衫修士根本不可能成为筑基修士。

    因为炼气修士想要突破筑基,需要冲破一个筑基期瓶颈,而这需要筑基丹的相助。

    没有筑基丹,这辈子也就炼气期巅峰到头了。

    “若真是如此,看来我这海船上还住着一位低调的客人!周大总管,准备好一份为期五十年的效力契书。他既然吃了我的一碗灵米饭成了修士,那便是欠下我天大的人情,为我效力五十年,那也是他的本分。

    我亲自去会一会他。若他肯签下这份契书,那也就罢了,不予追究。若是不肯...哼,我也不是仗势欺人之辈,那就把我的灵米给吐出来,也可饶他一次!”

    曹得昌露出一抹冷笑,深吸一口气,长身而起。

    这巨海船是他的地盘,这里他才是老大。

    只要那青衫修士手中没有筑基丹,不管他手中拥有多少枚一阶妖兽蛋,都会被卡在炼气后期巅峰无法突破。

    虽然力压众炼气修士,但绝非筑基修士的对手。

    趁着这青衫修士尚未突破,正是收服此人的最佳时机。

    他到想看看,究竟是何方人物,不动声色的藏在他这艘巨海船底层住了近月之久。

    而且那些一阶上品妖兽蛋。就连他这样的筑基中期修士,也忍不住心动。吃上一枚,恐怕抵得上五六年的苦修。十多枚一阶妖兽蛋,恐怕够他冲上筑基期五六层了。

    巨海船上有好几位筑基修士贵宾,他也不想表现的太仗势欺人。但总要讲理不是,吃了他的灵米饭成了修士,岂有不替他效力之理?

    “是,东家!卖身契书都是现成的,早就有,随时可以签。”

    周大总管一惊,连忙点头,从衣袖内抽出一张质量上好的妖兽皮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条文,总之就是为曹东家效力五十年,才能离开。

    这卖身契书是专门为少数有潜力的人准备的,凡是曹东家亲自培养出来的炼气修士,都必须签下这么一份契书。期限有长有短,短则十年,长的可达五十年之久。

    只是,按照以往的惯例,只有曹东家先看上眼,打算培养成炼气修士,才会逼迫对付签下这份契约。

    寻常武夫纵然得到灵米饭,得不到曹东家的看重,不会收为心腹,也未必有资格签下这份契书。

    海船上的鲍护卫等十余名炼气护卫们,都是曹东家看重,才培养起来的,曾签下过这种卖身契书。

    正因如此,之前周大总管也未让苏尘签这契书,而是先盘查一下此人的底细,带他去见曹东家。

    “贫道也随曹船主去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上一点忙!”

    葛老道士不由跟着起身,淡淡道。

    在巨海船上吃吃喝喝近月,他过去帮忙出一点力,也算是回报曹得昌招待之礼。

    “我等二人一并前去!”

    姚、翁两名青年男女筑基修士相视一眼,按耐不住好奇之心,也打算过去看看,究竟是何人。

    巨海船上,四名筑基修士、十多名炼气期护卫们,离开顶层阁楼,一大群簇拥下往船舱底层,气势汹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