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18 一日筑基巅峰
    ,。

    狭小的舱室内。

    曹得昌、周大总管、鲍护卫等一群众修士们都看着苏尘,等着他签下这份为期五十年的卖身契书。

    苏尘刚吃完十二枚一阶火蟒蛇妖兽蛋,还需要小片刻的消化一下,才好继续吃接下来的正餐,正好有片刻闲暇的时间。

    他将周大总管放在木桌上的这份精致的兽皮契书,拿起来,好奇看了一眼。

    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详细的契书条文。

    不得不承认。

    这位曹得昌船主,办事很有章法。

    至少明面上,列出了一堆优厚的条件来招揽他,并非是直接仗着一群筑基修士和炼气修士人多,来逼迫他签这契书。但不管写的如何天花乱坠,这份卖身五十年的契书,跟世俗界卖身为奴的卖身契差不多。

    甚至,曹得昌还额外开出了一枚筑基丹的大价钱,虽然这枚筑基丹其实也并不能保证苏尘成为筑基修士。

    苏尘不由佩服。

    曹船主不愧是坐拥一座矿山和众多奴隶的贩奴主,干这些事情信拈来,把修仙者也当奴隶一样圈养起来。

    若是签了这契书,就跳坑里了,这辈子得给这位曹船主卖命。

    “五十年契书...这对炼气修士来说,可是大半辈子啊!”

    苏尘将这兽皮契书放下,笑了笑。真是狮子大开口,不知所谓。

    曹得昌摸不清苏尘的态度,但显然没有丝毫动笔签下契书的意思,不由皱眉道:“小兄弟这是不愿意签?我曹某人讲道理,也不是欺人之辈。你吃了我的灵米才成为炼气修士,只需把我给的那碗灵米还来便是。”

    灵米下肚,那就绝对还不上。

    不管苏尘里有什么东西,他就坚持要回他那碗灵米。既然还不回来,那就老老实实签下这契书,为他五十年的卖命。

    “你还不上我的灵米,又不肯签下这契书,那可就不行了。葛兄,烦扰你帮我将他拿下,逼他签这契书!”

    曹得昌退后一步,朝旁边葛老道士,冷声说道。

    鉴于苏尘炼气十二层的修为,他不想亲自出,自降筑基修士的身份。但他的下众炼气护卫,也未必是这人的对。

    葛老道士在巨海船好吃好喝近月,养尊处优多时,总要替他做点什么吧。

    但是,葛老道士对他的话居然没有丝毫反应。

    曹得昌奇怪,不由回头一看,赫然发现葛老道士早就脸色苍白,呆呆的望着苏尘,似乎受到惊吓。

    ...

    葛老道士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不该掺和进这事来。

    他一进来,就认出了苏尘。

    五大仙宗之一蓬莱仙宗筑基巡仙使,苏尘!

    居然是他?

    苏尘刚才扫过他的一个冷冷的眼神,显然也认出了他。

    这令葛老道士如置冰窟,浑身透凉。

    东躲西藏,隐姓埋名这些年,没想到今日遇上一个大熟人,把自己底子一下全给暴露出来了。

    早在五年前,苏尘就已经是一名筑基修士了。不知为何,苏尘身上发生一些变故,坠落成了一名凡人修为,重踏入炼气期十二层境界?!

    这让葛老道士有些不解。

    犹记得当年,他和方少妇在秘银矿洞内,合谋想要猎杀万兽仙宗少主卫卓。结果卫卓祭出一件招妖幡元神法器,激战金妖蝎,他们两人不敌而逃。

    逃走前,他还看到卫卓和苏尘、金妖蝎陷入混战,打起来了。

    卫卓后来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人亲眼见他是怎么死的。

    但是,葛老道很怀疑,这事就是苏尘干的。因为苏尘还活着,卫卓却失踪了,这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只是他未曾亲眼见,也没有任何证据,说出去旁人也不会信他。

    葛老道在这海船上意外发现苏尘,不由惊得不知所措。

    苏尘的一身本事,比他强太多。况且,这还是一名有蓬莱仙宗撑腰的修士,比他这孤魂野鬼一样的散修,高出不知多少倍。

    要是在中土陆地上,他早就转身拼命逃之夭夭。可这巨海船,上天入地无门,离中土和灵岛都太远,逃也无可处可逃。

    “这...”

    葛老道额头都在冒冷汗,在急想着,要不要劝劝曹得昌。

    这事情还是算了,别去招惹这蓬莱仙宗弟子,不管是炼气也好,筑基也罢,那可是有后台的修士,免得惹出大麻烦。

    闹大了,引来蓬莱仙宗金丹修士的干涉,就算曹得昌上头有一名金丹修士的哥哥罩着,也只会吃不了兜着走。

    “葛兄,你这苍白的脸色是怎么了?莫非旧伤复发?”

    曹得昌很奇怪,却也没多想。

    他听葛老道提起过,五六年前曾经受一次重伤,至今尚未痊愈。估计是伤势引起的。

    “今日之事纯粹是一桩误会,我看就算了。贫道拿我这张老脸,做个和事佬,为两位化解一番。就当此事从未发生过!”

    葛老道心头瘆得慌,担心曹得昌把苏尘给惹毛了,连忙拱朝苏尘说道。

    这话,他不是对曹得昌说,是对苏尘说。

    苏尘这个狠人,他是不敢去招惹。

    连万兽仙宗少宗主卫卓都能杀死的狠角色,他区区一个筑基期的野散修,招惹不起。况且,曹船东也不过是东海灵岛的一名小有势力的矿山主而已,这点小势力,又算什么。

    “什么?算了?”

    曹得昌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葛老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招待了葛老道一个月,好吃好喝,也算是优待有加了。结果遇到这么点芝麻绿豆般的小事情,居然推脱不肯出,不站在他这边说话,反而劝他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身为筑基修士,反而劝他和一名炼气修士和解,简直难以置信。

    不只是曹得昌吃惊,姚、翁二名青年修士也有些神色不解。葛老道士这番要和解的话,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有必要跟一名炼气修士和解吗?

    “这位苏兄弟,贫道以前认识,乃是旧识。他之前......”

    葛老道苦笑。

    “认识也不行!”

    曹得昌断然道。

    ...

    苏尘淡漠的扫了众修士一眼,也懒得再去理会曹得昌和葛老道士等人的争执。

    他摸了摸肚子。

    十二枚妖蛇兽蛋才吃了一会儿工夫,尚未完全消化完。

    本来应该多吸收一个时辰,彻底吸收完所有的元气,说不定他就能从炼气十二层自动踏入筑基境界。

    不过,眼前这情形,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了结。

    还是尽早恢复自己的全盛实力,更稳妥一些。

    苏尘想到此,将一口小巧的木葫芦法器取出来,放在木桌上。

    木葫芦里面是招鬼幡。

    金丹庄绿旖此时正在招鬼幡内闭关修炼,疗养之前和绿袍老怪斗法,所受的伤势。

    只要没人来招惹他,他也不打算用。毕竟这巨海船太小,他担心把庄绿旖放出来,这船上的人恐怕全都要染上鬼气,没人能活下来。

    随后,苏尘才从储物袋内取出一颗浓浓香气的神秘灵果。

    十二枚一阶火蟒蛇兽蛋的元气,只能达到炼气后期巅峰,根本不够他恢复筑基九层巅峰的实力。而其它灵丹之类,也无法让他快速恢复元气。

    这神秘灵果,才是他真正要吃的正餐。

    苏尘一口将这果肉吞下肚腹。

    服下之后,估摸小片刻,就可以重返筑基巅峰了。

    “呃!你~,你刚才吃了什么?不,不会那件灵物吧?!”

    姚姓青年修士突然神情一震,吃惊问道。

    他是小仙宗的一名世家弟子,记得曾在仙宗内见过此物,简直一模一样。

    但此物太过珍贵了,纵然是金丹修士,里也没有多余的此物。

    此物,绝不可能在炼气修士里出现。

    所以他不敢肯定。

    “阁下见过?那你没看错,确实是神秘灵果!”

    苏尘不由笑道。

    姚姓青年修士瞪圆了眼睛,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声音都颤抖了,“真是神秘灵果?缔结金丹用的神秘灵果?你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吗?缔结金丹啊!你一个炼气期十二层修士,你去吃神秘灵果干什么?”

    “此物,真的是传说中的神秘灵果?”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等天地灵宝?”

    葛老道士、翁姓修士,还有曹得昌等人闻言,都惊的两腿颤抖发软。

    曹得昌感到一阵恐惧,心悸。

    要知道,神秘灵果,那是所有筑基修士毕生之中,梦寐以求的隗宝。

    为此,他们肯不惜一切,甚至豁出性命,去争夺此物。

    可是,连见过此灵物的筑基修士都极少,更别说能吃到了。姚姓修士算是见过一次,才一眼认出来。葛老道、翁姓女修士、曹得昌等人连见都未曾见过,根本认不出来。

    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不仅仅有十多枚一阶妖兽蛋,居然还有神秘灵果这等天材地宝!而且如此不在意的随意糟蹋,炼气期便去吃它。

    苏尘感到腹内一阵沸腾,浑身一震,神秘灵果所化的滚滚沸腾的元气流,如同一股风暴一样,在他体内经脉之中横冲直撞。

    澎湃如潮的元气,如大浪涌入上丹田内,冲向灵山。

    他的灵山内,青莲元神迅速汲取元气,顿时光华璀璨,一朵青莲花,曾经枯萎的九片花瓣,一片接一片盛开,光华万丈。

    筑基期一层、二层...三层...四层!

    五层!

    六层!

    七层!

    八层!

    九层!

    足足持续了小片刻,这股疯狂的元气风暴,被青莲元神大量吸收削弱,才平息下来。

    还有多余的元气,青楼元神吸收不了,却又不够冲击金丹瓶颈,它们只能返回体内的经脉之中,滋养体魄。

    元神,重返筑基期九层巅峰!

    苏尘握了握拳头,“噼里啪啦!”浑身骨骼清脆作响。经过神秘灵果元气的滋养,他的肉身强度也再度淬炼了一番,变得更为纯粹。

    熟悉的筑基境界,熟悉的修为感觉,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