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19 签!我签还不行嘛!
    狭小的舱室。

    一股强悍的灵压拔地而起,犹如海上凭空而生的漩涡风暴,摧枯拉朽一般的力量,瞬间摧毁舱室内一切胆敢阻拦之物撕个粉碎。

    在这股骤然而生,扑面而来的澎湃灵压之下,鲍护卫等十余名炼气护卫们站立不稳,被强劲的灵压,推的东倒西歪。

    众筑基修士踉跄跌退数步,都被挤出了舱室之外,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惊懵了,他们望着苏尘的神色,无不骇然大变。

    “筑基一层、二层、三层....元神境界怎么能提升的这么快?!不~,已经筑基八层...筑基九层巅峰了...不!怎么会这样!”

    曹得昌声音在呻吟,心在颤抖。

    他清晰的感觉到,苏尘吞服下那神秘灵果之后,修为在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疯狂飙升。从区区炼气十二层,陡然冲向筑基后期巅峰。

    强大而恐怖的筑基后期灵压,几乎笼罩了整个巨海船。

    他一个筑基中期四层修士,在这强大的筑基后期灵压面前,只能颤抖的份。差了足足五个小境界,他恐怕一辈子也未必能追的上。

    太强大了!

    这等雄厚的修为,离踏上梦寐以求的金丹大道,也就是差那最后的一步而已。

    最麻烦的是,他刚才居然拿出一份卖身契,打着索回一碗灵米的借口,想要逼苏尘签下为他卖命五十年的契书,深深的得罪了此人。

    这该如何是好?

    曹得昌一时急的火烧眉毛,苏尘肯定不会轻饶了他。

    ...

    片刻,苏尘周围的一股灵压风暴终于平息了下来,一切尘埃落定。

    苏尘握了握双拳,感觉到强大的元神力量,重新回到自己的体内。这让他十分满意,神秘灵果的元气之充沛,果然非同凡响。

    苏尘这才双眸如电,神光熠熠,淡漠的望向眼前四名筑基修士和十余名炼气修士。

    扫了一眼桌上的卖身契书。

    现在也是该处跟他们好好算算账了,一群筑基初中期修士居然还敢找上门来,逼他签这卖身契,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

    “他已经是筑基后期巅峰修为了?”

    “那可是用来缔结金丹用的神秘灵果啊,一枚灵果甚至有望能造就一名金丹修士,他居然用来增强修为!这也太奢侈浪费了!”

    十多名修士们从慌乱中再回过神来,望看向苏尘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一名筑基修士,不管吃什么,不管修炼再快,也需要长年累月,漫长的时间去巩固自己的境界,不可能短短一会儿工夫飙升到筑基后期。

    这样的境界非常不稳固,反而容易出现元神崩溃的现象。这样突飞猛进的暴增一个大境界的修为,非但没好处,反而会迅速完蛋。

    但苏尘的修为,显然并没有丝毫不稳。

    相反,灵压固若磐石。

    可见,苏尘的元神恐怕早就修炼到了筑基后期,非常稳固。很可能是,不明原因丧失了修为,而沦为一介凡夫。

    能把一枚神秘灵果当修炼用的丹药来吃,恐怕在中土修仙界和东海内,也是独一份。金丹修士也不会这样糟蹋灵果。

    苏尘今日的实力,深不可测,早已经非五年前可比了。

    恐怕...离金丹大道也不远了。

    葛老道士心头在颤抖。

    这契书一事,弄不好好会殃及到他。

    他不敢怠慢,连忙朝苏尘深深一躬,道:“贫道见过蓬莱仙宗苏道友!也不知苏道友因何故,元神修为降为凡人。不过眼下已经恢复了筑基期的修为实力,恭贺苏道友!

    昔日在青乌城,贫道也是一时糊涂,多有得罪和冒犯之处,向苏道友赔罪,还望苏道友见谅一二!”

    他这番话一出口。

    姚翁两名青年修士都是吃惊,终于知道苏尘的身份,赫然是中土五大仙宗之一蓬莱仙宗的筑基修士。

    虽然东海远离中土,五大仙宗鞭长莫及,不是太讲究仙宗的身份。但是也足以证明,苏尘曾经的实力,非同寻常。

    曹得昌不由身躯一震,更是脸如死灰。

    蓬莱仙宗的筑基修士?

    葛老道怎么不早说?

    早知道苏尘是蓬莱仙宗弟子,他绝不至于把那份卖身契拿出来,丢人现眼不说,还惹上一桩大麻烦。

    “你我皆来到东海,远离中土。中土的那些旧事,就不必多提了。但是眼下这事......?”

    苏尘朝葛老道,沉声道。

    当年,他曾对这葛老道士和方少妇起过杀心,是想灭口,以免泄露万兽仙宗少主卫卓身死一事。

    但在这远离中土的东海灵岛,也没太多冲突,再杀葛老道已经没有这个必要。

    他也不想跟这葛老道士陈年旧账。

    “今日之事,跟贫道无关!刚才贫道已经拉下老脸,劝曹船主和苏道兄和解,他不肯,那是他的事情。”

    葛老道连忙摆手。

    一副高高挂起,绝不插手的态度。

    死道友不死贫道。

    他早就劝过曹得昌,这事情算了,可他非要自己找死,咬着灵米一事不放,他岂会去替曹得昌背这口黑锅。

    苏尘瞥了一眼姚翁二人。

    “苏兄,此事,我等无意干涉!我等二人出身中土小仙宗,跟蓬莱仙宗的道兄向来交好,从无冲突。”

    姚、翁二名筑基修士更是惊的如兔子一样,立刻离的远远的,这事情他们从头到尾没插过手,也未曾想帮曹得昌,只是好奇,过来看看热闹而已。

    苏尘冷冷的扫了一眼桌上的那份兽皮卖身契书,朝曹得昌道:“那这份卖身契书,就是曹船主一个人的意思了?说吧,这事情怎么解决?!”

    “曹某有眼无珠,冒犯苏兄,一切但凭苏兄处置!”

    曹得昌面若死灰。

    他甚至想过,要不要拼命放手一搏,和苏尘这筑基后期修士激战上场,说不定苏尘修为虽高,却战斗力低下,他还有机会翻盘。

    但是转念一想,葛老道这个老江湖,在中土厮混上百年的散修,在他面前一直倨傲,却怕苏尘怕成这幅摸样,只怕早就见识苏尘的战斗力。

    厮杀起来,恐怕死路一条。

    这巨海船就那么点大的地方,逃也无路可逃。离了巨海船,茫茫无垠大海,不辨方位,更是死路一条。

    最终,他还是光棍的放弃了挣扎,低垂着头,服软认栽,这样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若是性命没了,一切皆休。

    只要性命还在,终究还有翻盘的希望。

    鲍护卫等十余名炼气修士,都是面面相觑,乖乖在远处站着。筑基修士的冲突,他们没资格去掺和。

    周大总管更是一副哭丧着脸,曹东家倒了大霉得罪了一个招惹不起的人,他这大总管也当到头了。

    苏尘不由沉吟,寻思着怎么处置这曹得昌比较合适。

    直接杀了他,有些过了。

    但是不给曹得昌一个狠狠的教训,太便宜他了。

    该如何处置他才好?!

    李管事瘫坐在地上半响,等他弄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一切都变了。

    这艘巨海船上,一言九鼎的大人物,已经变成了苏尘。

    而其他曹船东、鲍护卫等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葛老道士和姚、翁等筑基修士们都袖手旁观,不敢再掺和。

    “小的有一个主意!您看这样可好?”

    李管事知道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一个激灵的一跃而起,抓起桌上的笔,便把那份兽皮卖身契书上的两个名字给调换了一下。

    这份契书的主人,变成了苏尘。

    而卖身签约人,自然变成了尚未落款的曹得昌。

    “嗯,改的不错!曹得昌,签下这契书吧。你若不肯签,我也不逼你。自断一臂,就当是为之前的事赔罪好了。”

    苏尘不由目光一亮,大赞。

    李管事这事情办的漂亮。

    这契书,每一条,都专门为曹得昌量身打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付曹得昌这奴隶贩子,再适合不过了。

    曹得昌苦涩,呆了半响。

    之前,他逼着苏尘签这契书。

    现在这份契书,却落到他自己的头上。到了这份上,他哪里还有跟苏尘讨价还价的余地。若是不签,自断一臂,后果更严重,会严重影响他的修为和实力。

    “签,我签还不行嘛!”

    曹得昌哭丧着脸,在契书上挥笔签下自己的大名,把自己卖身给了苏尘。按照契书,必须为苏尘效力干活五十年,方的解脱。

    当了数十年的奴隶贩子、船主和矿场主,结果却变成了苏尘的手下。

    这也算是轮回报应吧。

    这艘巨海船的所有权,自然也归到了苏尘的名下。

    鲍护卫等十余名炼气护卫,也自动变成了苏尘手下的手下。

    苏尘将这份契书收起来,吩咐道:“李管事,你办事不错,以后就是这艘海船的大总管,小事你看着办,大事直接向我禀报。还有,曹得昌,你现在是海船的护卫大队长,带着鲍护卫等十余人,只负责海船的安全,其它大小事务都交给李大总管。”

    “多谢苏东家,小的一定尽心尽力做事!”

    李管事大喜过望,他刚才抓住机会,表现了一番,果然得到苏尘重用,直接跳过了高级管事,晋升为巨海船的大总管,总管一切琐事。

    以后,他就是苏尘的心腹,跟着苏尘混了。

    只要表现的好,说不定苏尘能赏赐他点灵米什么的,他还能有成为炼气仙人的希望。

    “是!苏东家。”

    曹得昌无奈低头,表示领命,当护卫大队长。

    眼下,他无力抗衡苏尘的实力,只能隐忍一下。

    一切等他回到东海灵岛,找到他大哥再说。他大哥是金丹岛主,实力强悍,远在他之上,肯定能把他救出来。

    “葛道友多年不见,我们去喝两杯!”

    苏尘笑道。

    “多谢苏兄款待!大家一起去,姚、翁两位是小仙宗修士,一起去东海诸岛历练,大家正好结识一番!日后到了东海灵岛,也好相互提携一二。”

    葛老道士、姚翁两名青年修士,却是松了一口气。

    这场大风波,总算是过去了。

    幸好倒霉的只是曹得昌一个,未牵连到他们三人名筑基修士,否则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