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20 绿袍老怪的遗宝
    苏尘请客,邀请葛老道士和姚翁两位青年筑基修士,在巨海船的最顶层阁楼,摆下一场盛大的酒宴席。

    灵酒兽肉佳肴都是现成的,曹得昌早就在巨海船上准备了颇多的灵酒桶,直接拿来用便是。

    苏尘对东海诸灵岛的情况所至甚少,也不知道曹得昌这位奴隶贩子和矿场主的底细,是否有什么强力的后台。

    他想从葛老道士、姚翁等修士的口中,多探听到一些东海和曹得昌的情况。

    他们这个月经常跟曹得昌接触,知道的肯定比他多。

    葛老道士欣然赴约。

    姚、翁二名青年修士自然也不会推辞,应承下来。

    他们心中同样非常的好奇,想知道苏尘的那枚神秘灵果是哪里来的。

    最让他们心痒疑惑的是,苏尘身为蓬莱仙宗的筑基弟子,显然知道神秘灵果的重要性。可他却没有等到重返修炼会筑基九层修为再去服用此灵果冲击金丹大道,而是丝毫不在意的浪费掉了。

    这太奇怪了。

    莫非,苏尘有获得神秘灵果的途径渠道?还有把握能再得到灵果,所以才把它当修炼用灵丹一样用掉?

    他们心头猜测,苏尘很可能有办法,再弄到神秘灵果!

    仅仅只是这样的一个猜测,就让他们三人感到一阵神魂颤栗。

    金丹大道!

    享五百年之寿,地位无比尊崇。

    随便在中土五大仙宗,足以位居长老之列,什么都不用做,便可坐享无数福禄和优待。加入众小宗门,绝对是实权派长老。

    若是金丹散修,那也是跺脚震动一方的大人物。

    不论是在中土,还是在东海修仙界,那都是顶尖级层次的修士了。仅次于人数更为稀少的元婴老祖,老祖们极少出世。

    哪个筑基修士,不渴望着能够成就金丹?!

    他们不惜冒险,前往东海灵岛闯荡,不正是想要获得一番成就金丹大道的机缘。

    而眼前,在苏尘身上很可能就有这样的机缘。

    苏尘知道他们的心思,只说自己在蓬莱仙宗的试炼秘境,偶然获得一枚神秘灵果。但是他与人争斗,不小心丧失了元气坠为凡人境界,以至于,他不得已把这枚好不容易得到的神秘灵果,用来恢复元神修为。

    “原来如此!”

    “来,贫道敬苏兄一杯。遭此劫难,焉知非福。说不定苏兄经过此劫之后,鸿运齐天,一跃成就金丹大道!”

    葛老道士、姚翁等三名筑基修士闻言,心头百感交加,脸上都尽是羡慕之色。

    可惜,他们事先不知道苏尘身为凡人,蜗居在这艘巨海船的底层。否则....抢凡人手里的天材地宝,他们也没什么心理负担。...说不定这件天材地宝,就落到他们手里了,成就他们的金丹大道。

    现如今苏尘已经恢复了筑基九层巅峰的实力,实力远在他们之上。神秘灵果也没了,他们懊悔也没用。

    这就是大仙宗的弟子好处,有途径得到神秘灵果。

    像他们这样的散修,小宗门修士,在本宗门根本得不到,不得不四处寻找金丹机缘,以求那万分之一的金丹希望。

    他们三人各怀着一番心事,想到错失了这金丹机缘,不知是后悔,还是羡慕,喝的酩酊大醉。

    ...

    曹得昌、鲍护卫等一行人,有意无意的落在后面,还有刚丢了大总管职位的周管事,在船舱底层聚集在了一起。

    “东家,难道你就这么认了?真给那人卖命干五十年?”

    周管事一副痛心疾首。

    “正所谓过江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就算是蓬莱仙宗的弟子,也不能这样欺辱我们东海灵岛修士!曹东家在东海灵岛上,那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岂能被逼着签下那卖身契书!”

    鲍护卫等修士都是恼恨。

    他们为曹得昌效力十多年,深知曹东家的实力,修为和战力虽然不咋样,但是禁不住他有一个金丹境界的大哥,是一座灵岛的岛主。

    有这样强硬的后台,谁敢跟曹得昌作对。

    纵然是筑基后期修士,也不敢招惹曹得昌。

    现在,不仅仅是曹得昌,从船主东家降格“护卫大队长”,地位比葛老道士等人都不如。

    连他们这些人的身份也跟着爆降一截,变成了手下的手下。只能跟李大总管这样见风使舵的小人相比。

    这让他们何等郁闷。

    “都是李庸那个小人出的主意,逼得东家签下那卖身契。东家,我去把他干掉。他不可能一直待在姓苏的身边,一介凡人,神不知鬼不觉让他消失!”

    鲍护卫恨声道。

    “闭嘴,不可造次!姓李的要是死了,谁都知道是我们干的。那姓苏的要是怪罪下来,谁担得起?指不定,要拿你们的命来偿!”

    曹得昌冰冷的目光扫了他们一眼,随后,沉声道:“大丈夫能伸能屈,受得了胯下之辱。现在我惹不起他,先忍耐一段时间。

    等海船回到东海的灵岛,我自会去找我大哥。等见到我大哥,今日丢的面子,迟早还能找回来。”

    说实话,契书这东西,不比滴血认主、血誓认主之类的强力手段。

    只要他回去找到大哥,就能把契书直接撕了,拒不承认。

    但他现在实力弱,那就只能认栽,乖乖给别人卖命。

    曹得昌想通了此节,干脆也就不要脸了,舔着脸跟在苏尘当他的“护卫大队长”。

    他虽是护卫大队长,是苏尘的“手下”,但也是筑基修士,在巨海船上那也是仅有的五名筑基修士之一,这点地位还是有的。

    ...

    入夜。

    一轮圆月挂空。

    巨海船在寂静的海域航行着,七八副巨大的风帆张开,风向正是朝东,鼓满了海风,航行速度极快。

    葛老道士等人吃饱喝足,酩酊大醉,被侍女们送回各自厢房歇息。

    苏尘则独自在顶层阁楼的一间奢华的厢房内住下。

    他从葛老道士等人口中,探听到一些消息。

    曹得昌以筑基四层修为的身份,坐拥一座灵矿山,以及好几艘巨海船,数以万计的奴隶矿工,财力远超过寻常的筑基修士。显然是有后台,这后台便是他大哥,一名金丹境岛主。

    这些,苏尘也没在意。

    魔煞盟主绿袍老怪都杀了,他又岂会在意一名金丹岛主。

    而且巨海船离东海灵岛还远着,一时半会也到不了。再说,如果不想跟这金丹岛主冲突,调整海船的方向,去其它灵岛便是。

    东海无边无际,大大小小灵岛自然是极多,数之不尽。避开曹得昌的那位大哥便是。

    苏尘将绿袍老怪遗留下的东西,清理了出来。

    一柄青木剑,青光湛湛,吞吐着尺长寒芒。

    一盏青色莲灯,注入法力,滴溜溜一转便朝四周喷射出一团团的青色火焰。这青色火焰威力极高,能焚毁敌人的低价法器。

    一盏炼妖炉鼎,可大可小,小则一尺,大则十丈。

    一枚朱雀印,上面刻了一个朱雀法符,可化为数丈巨大的法印,威力巨大。

    这四件,都是绿袍老怪修炼了许久的元神法器,威力甚强。

    “这几件元神法器很是不错,正好用得上!”

    苏尘寻思着,将它们暂且放在一旁,准备有空将这几件元神法器炼化,收为己用。

    他日后渡金丹期雷劫,正需要一些高阶法器,来抵挡天雷劫。有这些现成的可用,也省却了他的一番麻烦。

    此外,绿袍老怪还遗留下了一枚大须弥戒。

    苏尘依然记得,绿袍老怪在巫山秘境内杀了不少的蓬莱仙宗弟子,很可能是出手抢夺神秘灵果。

    这样的话,自己应该不需要等灵山内的那棵灵果树成熟结果,就有机会冲击金丹期瓶颈。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神秘灵果了!”

    苏尘压制心头的激动,将须弥戒打开,在里面翻找。

    让他惊喜的是,须弥戒内除了诸多修炼用的灵石、灵丹、灵酒等各种杂物之外,赫然有三枚神秘灵果。

    “神秘灵果的结丹率,是三分之一。这意味着,我完全有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缔结金丹!”

    但苏尘犹豫了一下,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他之前借了庄绿旖一枚大元气桃,从筑基六层冲上筑基期九层。

    说好了十年内,还她两枚大元气桃。

    但显然,他无法弄到大元气桃。桃夭目前只能产小元气桃,三年一枚小元气桃。在这么短时间内,肯定结不出来大元气桃来。

    唯一的办法,他只能拿一枚神秘灵果,来还这笔债。

    苏尘想到这里,将庄绿旖从招鬼幡内放出来,问问她的意见。

    庄绿倚摇身一晃,身影出现在豪华厢房内。

    她依然有几分惊魂未定,“苏尘,那个绿袍怪呢?我们现在安全了?”

    她被绿袍老怪斩了一剑,差点就被杀死,惊得她逃回招鬼幡内,一直不敢再出来。这一晃数月过去,她一直待在招鬼幡内,未曾露面。

    她打小死得早,也没什么战斗经验。遇上绿袍老怪这样老辣的对手,根本招架不住,就被吓得落荒而逃。

    “无妨,绿袍老怪已经死了。被秘银噬灵飞蚁咬死了。”

    苏尘笑道。

    “被飞蚁咬死了?太好了!我这辈子还没遇上这么凶神恶煞的金丹修士,吓死我了。还是飞蚁们厉害,比我强多了!”

    庄绿旖顿时兴奋。

    “还有比这更开心的。我在绿袍老怪的须弥戒里,找到三枚神秘灵果。还你一枚吧,就当是抵之前借的那枚大元气桃。”

    苏尘笑道。

    “神秘灵果?!这可是好东西啊,一枚足够让我疗伤,恢复金丹初期的实力了。”

    庄绿旖惊诧,想了想,却是摇头道:“不过,你现在要是吃了它们,马上就能结丹。你成了金丹修士,再遇上金丹对手就轻松许多,不至于每次都要拼命。

    还是你先吃吧,要是剩下有多余的,再给我吧。...要是这三枚都用掉了,以后你再还我也行,反正我也不急一时。等你成了金丹修士,搜罗到天材地宝也更容易。”

    “行!我先拿它们来结丹。等我日后找到好的天材地宝,再还给你。”

    苏尘点头,既然庄绿旖不急着用,那就先他拿来缔结金丹吧。

    这也确实是他现在最要紧的事情,要不然一遇上厉害点的金丹修士,庄绿旖和蓝冰闪蝶招架不住,又要豁出命去打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