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25 哭诉
    苏尘所在闭关渡劫的无名小荒岛,数万里之外,赤砂岛。

    这座岛屿在多重山灵岛群内,岛屿方圆七八百里,赤砂岩红似火,怪石突兀。岛屿充满了火气息,除了少量的火系灵草之外,几乎没有寻常的草木生长。

    这座岛屿是东海上少有能产火系灵矿的岛屿。

    此岛上只有上千名火系低阶修仙者在此地居住,汲取火灵气以修炼,形成一个修士聚居区。因为火灵气太重,凡人难以长久居住,并无凡人城池。

    但是岛上有好十多座大型的火矿石场,产火矿,是赤砂岛的主要收入。

    岛屿山巅一座金碧辉煌的火岩大殿,正是金丹岛主曹得道的宫殿。

    主宫殿。

    一名面容冷峻的中年修士,沉着脸枯坐在殿内宝座上,望着殿内众修士。

    殿下两侧,站着十余名筑基修士,垂手而立,忐忑不安。

    他们都是岛主曹得道的亲信和手下,负责赤砂岛上十多座矿山的生产。

    每年这个时候,他们都要向岛主禀报一次各座矿山的收入。

    “东家,这是今年岛上赤炼石的收支账册。今年产的灵矿品阶略有下降,导致收入少了一些。不过,最主要还是因为矿工的人手不足,以至于部分矿洞停工。今年总收入少了近三成。”

    一名筑基修士手捧着一本厚厚的账册,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曹得道的脸色,似乎生怕这个坏消息,会引来岛主的滔天怒火。

    “减了三成?”

    曹得道翻看了一下手下交上来的今年收支账簿,深深皱起眉头。

    赤砂岛各座矿山,这些年的火矿收入,一年不如一年的减少。但是今年下降的特别厉害,不仅仅是灵矿的品阶降低,产量也大幅的减少。

    究其根源,这座赤砂岛终究是挖了数千年的老矿山了,富矿早就挖尽,只有一些贫瘠的矿道还能继续挖掘出残矿,采掘难度极高。

    他甚至不得不让他弟弟曹得昌,去中土,贩运一些凡人来赤砂岛为矿奴,以节省开挖灵矿的成本。

    但凡人在这火灵气浓郁的岛屿上活不久,会中火毒,数年就会死,以至于每隔几年都要去运一批新矿奴过来。

    如果仅仅是岛内的收入减少,这倒也没什么,大不了手头拮据一点而已,省着点花便是。

    但是曹得道另有一件头疼的事情,那就是赤砂岛的开销很大。

    除了岛上数千名修士的修炼用度之外,他每年还必须向灵岛同盟上缴一笔巨额的税款。

    灵岛同盟!

    这是中土人族修仙者,在东海建立起的第一强大势力。

    东海虽大,无边无际,但是被修仙者占据的灵岛数量其实很有限。依然有数量非常庞大的蛮荒岛屿,被强大的妖族修士,以及东海本地的野蛮土著们所占据。

    人族修士从中土跨海而来,耗费了数千年的漫长岁月,才逐渐占据了这些东海岛屿。以金丹修士为岛主,将成片的海域划归人族的掌控之中。

    东海的人族修仙者们都来自中土修仙界,大多数都是出身五大仙宗和数十小仙宗的金丹长老。

    在早期,人族手里的灵岛非常有限,彼此争斗,内耗十分严重。

    后来,为了避免修仙者因为仙宗出身不同,而割裂成不同的势力。金丹修士们在这遥远的东海,不再以中土的大小仙宗论身份,而是一起组成灵岛同盟,向东海深处土著、妖修盘踞的岛屿开战,以争夺更多的灵岛。

    同盟内的所有的金丹岛主,每年都要同盟交一笔昂贵的费用,来支撑灵岛同盟的扩张,这笔钱财决不能少的。

    若是不缴,会被剥夺灵岛岛主的身份,只能成为没有固定领地的金丹散修,甚至不再受到同盟的庇护。

    赤砂岛现在收入锐减足足三成,这让曹得道颇为头疼。

    但他绝不敢得罪灵岛联盟。

    曹得道颇为无奈,沉吟了片刻,只能朝殿内众筑基修士说道:“岛内所有修士,俸禄一律削减三成,以渡难关!等得昌从中土回来,带回一批矿奴,便能缓解矿工人手不足的问题。明年矿山收入增加,再提高俸禄。”

    赤砂岛内的绝大部分筑基修士和炼气修士,有岛屿的守卫、炼器作坊的炼器师和学徒、矿工等等,都是为曹得道效力的手下,以及手下的手下。他们在赤砂岛为岛主效力,自然是要领俸禄。否则,谁愿意白白为他效力。

    殿内,众筑基修士们都是面面相觑。

    这样大幅削减三成俸禄,肯定会引起底层修士们很多的抱怨。

    但眼前赤砂岛收入锐减,也只能采取如此措施了。

    突然,有一名守卫匆匆来报,称曹得昌带着十余名炼气修士回到赤砂岛,正往宝殿而来。

    片刻,曹得昌来到宝殿见曹得道。

    “二弟,可算回来了!此番去中土贩奴可顺利,那些数千名矿奴可送去矿山?!”

    曹得道冷峻沉重的脸色,终于露出些许笑意。但是他发现曹得昌的神色有些不对,一副沮丧摸样。

    “大哥!你要为弟弟做主啊!”

    曹得昌却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哭诉。

    “出什么事了?莫非是矿奴出问题了?”

    曹得道神情微变。

    “不只是矿奴啊!大哥,我从中土买了一大船数千名矿奴回来,中途却遇到一名中土来的筑基修士。我好心让他坐船,对他好吃好喝招待,可那人却太霸道,不只是夺了我的海船,连我自己也被他逼签下了一份五十年的卖身契,让我给他效力五十年,才能离开。我这是趁着他无暇分心的时候,才跑回来。”

    曹得昌哭嚎。

    “哦,他不知道你是我曹得道的弟弟?”

    “知道,可是他不在乎!”

    “区区筑基修士,也敢如此大胆?!”

    曹得道闻言,不由冷哼一声。

    他正在为赤砂岛收入大减,感到心烦,等着二弟贩运矿奴回来应急。

    没想到,又生出这一一桩事情来,把矿奴都劫走了。

    他心头不由生出怒意。

    他们兄弟二人乃是同父异母,年龄相差无几,只是修仙资质差了许多。他突破金丹境界已经有数十年之久,但这弟弟却还是筑基初期。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筑基初期修为没多少实力,惹事生非的本事倒是不小。

    这番哭诉的话,不能尽信。多半是曹得昌在海上得罪了什么人,跟别人有了纠纷,想让他出手挽回颜面。

    但是,就算曹得昌是一个废物,那也是他曹得道的二弟。不看僧面看佛面,抢了一艘贩奴船不算,还逼他弟弟卖身为奴。这是何等猖狂之辈,才敢这样挑衅金丹修士!

    “大哥,此人姓苏,他也不过才筑基后期修为,正在翡翠岛附近!我那卖身契还在他身上,还请大哥找他索要回来。要不然,我在东海没脸见人了!”

    曹得昌连忙道。

    “哼,走,找他去!”

    曹得道脸色阴沉,立刻带上大殿内的十多名筑基修士手下,和二弟曹得昌一起,赶往翡翠岛,寻找那名修士的下落。

    半月之后。

    曹得道和曹得昌一行修士赶到翡翠岛,发现那艘贩奴巨海船还停泊在港口,水手船员们依然在翡翠岛上休整,但却并未找到苏尘的下落。

    曹得道派遣众修士四散搜寻,在众多适合居住修炼的灵岛,找了数月,也未曾找到此人的下落。

    似乎苏尘突然从多重山灵岛群消失了一样,无人知道其下落。

    莫非是离开了这一带,去了深海?

    曹得昌纳闷。

    他们正在海域搜寻,却意外的发现了在灵岛群边缘地带的一座荒岛附近,诞生了一片金丹期的劫云。

    这片覆盖了上百里的巨大天雷劫云,恐怖的气息传到数千里之外,影响范围更是达到数万里方圆。

    有金丹修士在渡劫?

    这事稀奇!

    至少有上百年,没有金丹修士在这多重山灵岛群一带渡劫了。

    曹得道大吃了一惊,立刻和曹得昌等一群筑基修士,过去看看情况。

    这一带,仅仅只有十多位金丹岛主。

    既然诞生了新的金丹修士,当然要去拜访结交一番。

    此时,那座无名荒岛的数十里外围,早就聚集了数千计的筑基和炼气修士,兴奋的指指点点,叽喳议论着这副盛况。

    曹得道虽是金丹岛主,但也不敢过于靠近天雷劫云内部,只是在数十里外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