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48 重夺灵龟岛族长
    苏尘在东海一路水遁,逃向灵龟岛。

    他其实也不想得罪这蛟太子蛟霑,抢夺它的海蜃妖歌珠和火源灵珠。可谁让这蛟霑非要来追杀他,惦记着他手里的这株血珊瑚呢?!

    蛟太子敢来抢,他就敢反抢。

    不过,干了这事后患很大,他也有些头疼。

    自己抢夺了蛟霑看上的海蜃镇族三宝,便是跟这妖皇宫的太子蛟霑结下仇,得罪妖皇宫这么一个妖族大势力。

    虽然妖皇宫无法号令东海万妖部族,不能让全东海的妖族来追杀自己。但妖皇宫这一个妖族大势力的追杀,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苏尘想到这些,头都隐隐作痛。

    算了!

    不管这些了。

    为今之计,是先逃回到灵龟岛躲避此祸,闭门修炼提升自己的金丹境实力,力争早日踏上金丹中期的修为境界,日后万一再遇上蛟太子蛟霑,也有一战之力。

    灵龟一族也是东海屈指可数的高等妖族,整个族群的实力不在蛟族之下。灵龟族的实力,可不是战力弱小的海蜃妖族可比。

    想来,妖皇宫也不敢轻易进犯灵龟族部落,否则便会引燃蛟族和灵龟族的战火,烧遍整个东海。

    只要他躲在灵龟部落,妖皇宫不敢来攻打,那蛟太子霑就只能干瞪眼,忍下这夺宝之恨。

    ...

    半月之后。

    “飕!”

    苏尘的妖影,出现在灵龟岛的上空,淡漠的目光扫过这座巨大的灵龟岛屿。

    他要在灵龟到闭门修炼一段时间。

    当然,他先要办一件小事情,那就是取回自己的灵龟岛部落族长之位,将这支东海灵龟部落重新归入到自己的名下。

    ...

    白卜灵龟的再次出现,顿时在这座千里灵龟岛激起巨大的反应。

    之前灵龟岛上发生过一场小绿虫瘟疫,大量幼龟和低阶灵龟因为这场瘟疫丧失妖力。

    为了阻止这场可怕的瘟疫的蔓延,所有丧失妖力的灵龟都被杀死。

    甚至连曾经是灵龟岛部落族长的白卜灵龟,也因为失去了妖力,被断定为得了小绿虫瘟疫,而被一头实力雄厚的壮年金丹雄龟给驱逐,剥夺了其族长之位。

    “白卜!你这个得了小绿虫瘟疫丧失妖力的灵龟族废物,居然还敢回来。本族长已经将你驱逐,饶你不死,你就不懂得感恩!?”

    一头成年的金丹雄龟从岛内石洞里爬出来,发出愤怒的咆哮和惊天怒吼,朝苏尘大步而来。

    它正是新晋的灵龟部落族长“龟螯”,前不久抢夺了白卜的灵龟族长之位,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众多母灵龟们的献礼,这白卜灵龟居然就回来了。

    真是可恶!

    这一次,它要活拔了这白龟的皮,抽了它的筋。

    灵龟岛上,数以千计的金丹灵龟、筑基灵龟们都围聚了过来,张望着脑袋,观看这场即将爆发的族长之争。

    只有岛上最强大的几头金丹雄龟,才有资格去争族长之位,其它灵龟只能看着。

    苏尘妖影浮空,瞥了一下嘴,露出一抹冷笑。

    这头金丹雄龟,只有在白卜灵龟失去妖力,实力大跌七八成的情况下,才有资格争这族长。现在白卜灵龟回来了,谁有资格争这族长!

    苏尘瞬间引爆了血燃术,俯冲了下去。

    “轰~!”

    那头金丹雄龟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苏尘瞬间爆发的闪电一拳,给轰飞出数百丈之外。

    金丹雄龟厚实的龟甲上,被砸出一道数寸深的锋利龟爪印痕。

    虽未开裂,但如果再打上几爪,那就不好说了。

    “砰!”

    苏尘一脚踩在那头金丹雄龟的龟背上,将它狠狠的践踏在淤泥中,四脚朝天起不来。

    他傲视着整个灵龟岛的灵龟部落,冷道:“还有谁不服的!”

    “白卜回来了!”

    “它可怕的妖力恢复了!”

    “灵龟岛族长回来了!”

    众龟兽们惊悚,纷纷见风使舵,爬伏在地,低头不敢张望。

    连那头金丹雄龟也被苏尘这一拳所震慑住,心惊胆颤的匍匐在地,伸出舌头舔着白卜灵龟的脚指,以示驯服。

    这座灵龟岛再次重归白卜灵龟的名下。

    ...

    “白卜,你回来了!”

    一头小山一般巨大的苍老灵龟,从山洞深处走了出来。它满脸白色的皱褶,步履蹒跚“咔嚓!”缓慢,却充满了无上的威严。

    它的龟甲古老而斑驳,历经数千岁沧桑的岁月,厚重雄浑。

    众金丹龟兽们见到这尊苍老的灵龟出现,连忙恭敬的朝它拜伏。

    元婴境灵龟!

    苏尘见到此灵龟,神色一惊,心中咯噔一下。

    元婴龟修大多时候在修炼,追寻那虚无缥缈的化神境大道,不再过问族内事务,都是交与金丹灵龟去统领。

    这灵龟岛部落居然有一尊元婴灵龟,他上次来,没有发现。估计是最近,这元婴灵龟才返回灵龟岛的。

    “白卜拜见老祖宗!”

    苏尘连忙拜伏。

    “之前听说你得了瘟疫,丧尽了妖力,被部族所驱逐。这些日子你去了何处,又是如何恢复了妖力?”

    元婴灵龟淡淡道。

    “孩儿因得瘟疫而丧失妖力,便在东海各地流浪。偶然服用了一株罕见的驱瘟深海灵药,将体内之瘟疫小绿虫杀死,方才侥幸恢复了妖力。瘟疫一除,不再怕连累部族,便回来了!”

    苏尘怕言多有失,也不敢多说什么。

    反正东海海底灵药无数,他随口一说,想找也找不到。

    那头苍老灵龟盯着苏尘好一会儿,浑浊的龟眸似乎闪动着无上的智慧,缓慢道:“历经此番劫难,你倒是沉稳多了,不似以前的毛躁。如今这东海,正是大变之秋,灵龟族需要有一位有无穷潜力的大首领!只有你‘白卜’,我灵龟族万年一现的奇种,才有这个资格担此重任!你当心存大志,不负‘白卜’之名!”

    白,乃是白色之意。

    卜,乃是白色龟甲痕纹,能预见凶吉征兆之意。

    这在灵龟族是独一无二的名字,更是仅仅属于白龟的无上尊崇的称号。其它任何灵龟,都是不允许取此名号。

    “大志?”

    苏尘愣住。

    心存什么大志?

    他一介人族而已,只是顶着白卜龟修之躯修炼,让自己的金丹莲子修炼的更快一些而已。需要什么大志?

    “你...就没什么大志?”

    元婴灵龟脸色微沉,神情凝重起来。

    看样子,似乎很是不悦和失望。

    白卜,乃是东海灵龟一族的最大希望,只有白卜可以带领灵龟一族走向巅峰和大盛...如果它也这样懵懵懂懂的混日子,得过且过,灵龟一族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苏尘看到元婴灵龟眼底的失望,顿时一个激灵,连忙正色道:“啊,孩儿想起来了。孩儿此次遭到大劫难,外出游历一番,见识了珊瑚海的海蜃妖族的灭族之祸,也见到了蛟族正气势汹汹欲征讨各族,称皇东海。

    孩儿正有一些想法,我东海灵龟一族虽庞大,但是都散乱分为众多的小型部落,分居各地。我觉得也该让东海灵龟一族也统一起来,以保我龟族不至于成为它族之鱼肉。”

    “嗯,好!有此雄心壮志,才配得上你天生白卜,傲视灵龟族的强大天赋。去做吧,灵龟族的元婴族老们会支持你的!东海灵龟众大小部落,一盘散沙太久,也是该一统起来了。”

    那苍老灵龟盯着苏尘看了一会儿,勉强认同了白卜的这番“大志”。方才便转身离去,沉眠修炼去了。

    ...

    苏尘松了一口气。

    总算糊弄过去了。

    只要部族的元婴龟修支持他,那他也就没太多顾虑了。

    苏尘回到了灵龟岛内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座大洞穴,进行短暂的闭关。

    这座灵龟岛上有众多的金丹灵龟守卫,实力颇为强大,也不用担心突然遭到外敌入侵。

    苏尘在洞穴安心的住下,取出那三件海蜃部族的镇族灵宝,寻思着如何用它们。

    一株四阶元婴级的五千年血珊瑚树!

    此灵宝适合炼制成一柄血系法器兵刃,有强大的嗜血之效。他修炼了《噬元法典》,正需要一件这样的血兵。只是此血兵法器,炼制起来有些难度。

    苏尘寻思着,过些时候抽空回东海灵岛同盟一趟,找炼器宗师炼制成兵刃。

    他的白龟甲防御力超强,一旦炼成此锋利的血兵,杀伤力也将变得超强。那么金丹境内,他将难逢敌手。

    一枚四阶元婴级的海蜃妖歌灵珠!

    此灵宝内蕴含着一道小神通妖术“海蜃妖歌”,可一次性释放。但是会耗尽灵珠内的妖力,需要极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此灵宝不需要炼制就能用,却是非常方便,平日放在身上携带着就行了。

    最后是一枚火源灵珠。

    此珠乃是天生灵宝,会源源不断的释放出火灵气。最适合火系妖修,或者火系修仙者。

    但苏尘是木系修仙者,白卜妖龟的身躯是水系妖修。

    苏尘寻思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自己能拿它干什么用。干脆将这枚火源灵珠放进自己的识海灵山内,增加灵山内的火灵气。

    ...

    他这无心的一放,顿时出了大事。

    这枚火源灵珠落在灵山之中,竟然和灵山融合沉入地底,不多久化为一座凸起的微型火山,不断的朝外界喷出火灵气。

    灵山内的火灵气很快开始增多,灵山内变得燥热,甚至连灵田也开始干裂,灵药日渐干枯。

    这一里方圆的灵山内的气候越来越炎热,简直要成一座高温大火炉了。

    这严重影响了各种灵物、灵药的栽种,炎热的环境让灵药都干蔫了,桃夭不断的抱怨,那火源灵珠惹来大麻烦。

    苏尘大吃一惊,哪想到会出这样的变故,连忙想法子补救。

    他从外界取了一些海妖兽的水灵珠,往灵山内补充水灵气,试图借助水灵气来缓解火山喷发出来火灵气的燥热。

    充沛的水灵气,迅速将这燥热的火灵气中和掉,缓解了下来,燥热的气候终于变得凉爽。

    可是,灵山内的环境丝毫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加恶劣。

    水灵气相遇火灵气,忽冷忽热,生出冰雹和飓风。

    经常毫无征兆便是大片的冰雹砸下来,又或是凭空拔地生出一阵飓风。

    甚至,天空还渐渐生出了一片乌云,轰雷滚滚,从天空劈落下来一道闪电,经常劈死灵田中的灵草药。

    “主人,这是怎么回事啊?!莫非是要变天了?快想办法挽救啊!”

    桃夭看到那些冰雹、爆风甚至落雷打下来,把药田里的灵草药给打死了,一副哭天喊地,欲哭无泪。

    它根本阻止不了灵山内这些突如其来的灾难。

    “怎么变成这样了!”

    苏尘看到灵山的变化,都惊呆了。

    他想把火源灵珠取出来,可是它已经在灵山中化成了一座突起的微型火山,源源不断的喷涌火灵气,根本无法再取出来。

    为了降低火灵气的燥热,避免灵山变成一座天地火炉,他不得不时常往灵山内补充水灵气,冰雹、飓风和乌云天雷也随之而来...这根本停不下来。

    苏尘苦涩着脸,无比懊悔。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尽量想法子补救。

    好在,灵山内的冰雹、飓风和乌云落雷,它们都很小、很微弱,冰雹就像冰豆子,飓风不过数丈,乌云也不过十多丈大小而已,轰落下的闪电比一根筷子还细,缩小到了不足外界万分之一的威力。

    苏尘连忙在灵山内搭建起一座座微型的简单护罩阵法,将一亩灵田中的灵药、稀世七宝葫芦等珍贵之物,都保护起来,以免遭到恶劣环境的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