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69 白族长召见阿奴
    苏尘在灵龟圣殿,当着数百位大小妖王的面,召见了吕方国率领的人族使节团。

    并没有经过任何谈判,也未付出任何重大代价,只是做了一个攻下瀛洲灵山立妖庭的决定,便调动了人族数十万修士兵力压制蛟族妖皇宫,助灵龟一族建立东海妖庭。

    只要解决了蛟族大举出兵攻击和阻挠的问题,那么建立东海妖庭的希望无疑大增。

    众大小妖王们震惊之余,终于对白卜高超的手腕和东海妖庭有了更大的信心。

    一时间,表示愿意加入“东海妖庭”的大小妖族部落大增了数倍,迅速增加到数百个之多,其中甚至还有十多个高等妖族部落。

    这场灵龟圣殿的妖王会散去。

    吕方国看懂了白卜的“言下之意”,心知这位大妖王有意和人族达成一定的默契。不过,他并未立刻率领人族使节团欣喜离开,而是留在灵龟岛。

    如今在灵龟岛内逗留的大小妖王众多,他想法子结交各路大小妖王,寻找机会和部分妖族建立更多的合作。

    比如,往来贸易之类。

    人族对此一直是颇为渴望,但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

    一晃数日过去,吕方国经常去找岛上的大妖王们喝酒。

    而吴樵、周褒姒等金丹修士,和阿奴、吕老夫子、张小弟等众人,在岛上也没什么事做,整日在灵龟岛游山玩水,见识妖族地界的风土妖情,晚上则回到下榻的一座灵台楼阁歇息。

    这种灵台楼阁,是灵龟岛专门招待外客用的。

    傍晚时分,却见一名须白的金丹老妖龟施施然的来到人族使节团的住处,找到人族使节团的众人,慢声道:“哪位是阿奴小姐?族长要见你!”

    众人听了,尽皆愕然。

    这位神秘的白卜族长一直把他们这些人族使节仍在这里不闻不问,连吕方国都未曾单独召见,却单独召见阿奴干什么?

    阿奴俏脸微变,顿时有些紧张,“我便是。白族长...还召见其他人吗?”

    那金丹龟修神情淡漠的摇头:“没有,族长吩咐了,单独召见你。没有其他人会在场。”

    “哼,无缘无故为何单独召见?此举有背我人族礼节!”

    吴樵立刻眉毛一竖,勃然变色,沉声道。

    “你们白族长怎么如此无礼?单独召见,岂不毁了我人族女子的清誉!”

    周褒姒冷若冰霜道。

    “不错!怎么能单独召见。这更是对我人族使节团的极大不尊重。”

    “阿奴姐,不能去。白族长如此无礼,我们这便离开灵龟岛!”

    吕老夫子、张小弟等众人都觉得其中有大不妥,神情大怒。

    那名金丹老妖龟听了他们这慷慨激昂的一番话,不由错愕惊诧的目光看着他们,似乎在看天大的笑话一样。

    “你们说完了?”

    “你们没有听说过,‘蛟族性淫,龟族性冷’?”

    “我灵龟族生性冷淡,龟族之精华更是无比的宝贵,需得母龟献上一份三阶、或四阶以上灵草药材,方能有机会得我族高等公龟的宠幸一次,得龟之精华,以诞下优良后裔。在我十万灵龟部族之中,以白族长的精华最为难获得,最近七八年白族长清心寡欲,至今未曾有母龟获得宠幸。”

    “再说,寻常人族女子不合我龟族的审美。纵要临幸,也是周小姐这样的金丹修士,越是冰山一般的冷峻,高傲冷淡,方才我们龟族之审美,更有望能诞下出色后裔。以周小姐的姿色和品阶,可以携带一份三阶献礼去尝试一番,看看白族长是否会考虑。”

    “不过,阿奴小姐区区筑基境界,实在太弱,需携上一份四阶重礼,或许方有机会打动白族长。若是没有足够份量的献礼,那你们就别痴心妄想了。”

    那金丹龟修带着几许嘲讽之色。

    眼神内很是不屑。

    这些人族真敢想,居然凭白无故,就想要得灵龟族最强大天赋的圣子白卜族长之临幸,真是想得美!我灵龟部族数万头母龟,美艳、丰盈者无数,携各色重礼,挤破头都求而不得,哪轮得到你们人族女子。

    “呃......!”

    人族使节团的众人闻言愕然,满脸的尴尬。

    他们发现好像反应激烈过头了。

    每个妖族的秉性、习俗都截然不同。

    灵龟族的习俗跟人族截然不同。

    人家是需要母龟献一次厚礼,方能得一次临幸,否则根本无望得高阶公龟之临幸。白卜身为灵龟圣子和族长,举世独一无二的白龟妖修,那献礼更是高的离谱。

    周褒姒娇红的脸上,臊的通红。

    这龟族老妖说话真是肆无忌惮,没有一点廉耻。说她性子冷淡符合龟族的审美,居然让她带上一份三阶献礼,去尝试一下。

    “那白族长是因为何事,要单独召见阿奴?”

    吴樵闷声问道。

    “族长提了一句,想问问阿奴小姐‘元神瘟’一事。我灵龟岛也曾发生过此瘟,损失惨重,想来是因为这个缘故吧。我在外面等着,阿奴小姐收拾一下,尽快随我去见族长吧。”

    那金丹老妖龟说完,扭头便出了。

    众人看向阿奴,看看她的想法。

    她若是不想去,众人便离开这灵龟岛。

    阿奴低头沉默了片刻,深吸一口气,道:“我曾在妖皇宫见过这白族长,它非是无礼妖辈,既然是问问‘元神瘟’,想来也不至于其它有过分之事。上次它在妖皇宫,帮我取出了蚀元蛊,未来得及感谢,如今我也该去拜谢一下!”

    ...

    阿奴随那金丹老妖龟,来到灵龟圣殿,白卜族长的寝宫。

    随后,老妖龟退下。

    这座巨大的寝宫,装饰的金碧辉煌,却又冷清肃静。

    苏尘正独自在寝宫座席上,手持海螺盏,淡饮着灵酒,寻思着建立东海妖庭的一些细节琐事。

    四周空荡荡的也没有其它妖修在。

    龟族性冷,喜清静。

    他这个族长,自然也不例外。

    苏尘想到这里,突然一惊。

    自己化身为龟族妖修已经有七八年,除了短暂的恢复人族之身外,大部分都以龟修之躯修炼。恍惚间出现错觉,总觉得自己就是真正的白卜圣子,为灵龟族和东海妖庭耗费巨大的心力。

    但其实,他原本的想法,仅仅只是借体修炼《逍遥游之灵龟篇》而已。

    看来,等过了这段时间,处理完东海妖庭的事情之后,要恢复人族之身修炼才行。否则久而久之,怕自己真当自己是一名龟妖了。

    此番找阿奴而来,也是想问问自己当初和绿袍老怪斗法,坠为凡人,沉睡过去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