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70 阿奴一日破金丹
    苏尘正在圣殿寝宫内独自喝着小酒,盘算着接下来的几年安排好灵龟族和东海妖庭的诸多事务,以及自己该如何进行修炼。

    老妖龟领着阿奴进来,便退出去了。

    族长要单独召见一个人族无足轻重的小女子,众妖王、灵龟族对此是不担心的,纵然要什么商议机密要事,也该是和吕方国这位使节团的正使谈,而不是一个筑基期的弱小女子。

    苏尘看到阿奴进来,不由露出欣慰。

    虽然一别十年,但阿奴依然容颜如昔,身着一袭淡色紫裙,皮肤白亮而纯净,五官轮廓鲜明,螓首蛾眉,如少女一般点染红,令人惊艳。

    阿奴独自见白卜大妖王,心中不免有些紧张,款款一礼,正色恭敬拜见道:“人族女子斐兴奴,拜见白族长。多谢族长救治‘元神瘟’。”

    “坐吧!”

    苏尘说道。

    他有些犯难,该如何向阿奴表明自己的身份。

    这灵岛上有五名龟族老祖,它们的神念在无时不刻的监视着整个灵龟岛,说不定就在探听自己的谈话。

    他纵然身为白卜族长,也不敢露出过于明显的证据。

    别的都好说,就算有质疑,他也有足够的解释,可以咬死不承认。

    他身为灵龟圣子,就算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谁也不敢对它怎样。众妖祖们还指望它能带领灵龟一族,走向大兴盛,不会过于较真。

    但是他绝不能当着阿奴的面,承认自己“苏尘”的身份。一旦被老祖探查发现,那是铁证如山,毫无挽回的余地。

    就算是神念传音,也容易被龟族老祖所截听到。

    他倒是想找没有灵龟妖祖可以监视到的一个隐秘之地,和阿奴叙叙旧。但是灵龟岛千里方圆,也没合适之地,可以避开妖祖。

    苏尘想了想,取出一枚铜钱。

    阿奴在对面坐下,却见这位“白卜大妖王”平静看着她,大掌一翻,掌心出现一枚小巧的铜钱。

    这是一枚世俗最常见不过的铜钱,或许是经常在掌中摩挲,上面并无铜锈斑迹。正反两面刻着的歪扭的“丑”、和秀巧的“奴”二字,却依然是清晰可见。

    阿奴不由秀目圆睁,心头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差点从座上惊站起来。

    这世上只有一枚这样的铜钱,再也找不出第二枚来。而且这枚铜钱只是苏尘哥哥的纪念之物,并无别的用处,自然也没有谁会去仿造。

    为何会在白卜族长的手里?

    莫非苏尘哥哥清醒之后,来到东海...又死在了东海?这枚铜钱流落在白卜族长这名妖族的手里?

    阿奴一念及此,不由眼眶一红,悲恸欲绝。

    她已经有近十年未曾听闻到苏尘哥哥的消息,这些年一直期盼着苏尘哥哥能够恢复修为,继续寻求无上仙道。没想到今日意外得到一个消息,却是噩耗。

    她正悲伤之间,却见眼前这位“白卜”双掌合一,打了一个奇特的禁声手势。

    阿奴愣住,不敢置信的望向眼前这位“白卜族长”,眼眸充满了震骇和疑惑。

    这个手势很普通,却又很微妙。

    每个人的手势都是不一样的,哪怕同样的动作,也有着微妙的区别。

    她记得苏尘的手势。

    当年她和苏尘哥哥在太湖畔游山玩水,意外发现湖边潜伏着的官兵,苏尘哥哥也曾打过一模一样的手势,让她小心、禁声。

    白卜就是苏尘哥哥?!

    阿奴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无法想象的念头,这个念头一出便再也收不住,几乎热泪盈眶。

    难怪她总觉得,这“白卜族长”的神色有些异样。

    难怪,它的眼眸望向自己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

    难怪它见到自己第一面,也不曾多问一句,就助她取出了蚀元蛊。随手又赠送给他们众人一个蛟祖头颅和几个金丹蛟族头颅。

    这世上除了苏尘哥哥,也没有别人会这么做了。

    可苏尘哥哥,为何摇身变成了灵龟族长白卜,化为妖族之身?

    阿奴露出震惊、欣喜和不解之色,正想要开口询问。

    “白卜”却是挥了一挥手,打住她的话,让她不要问,不要说。彼此知道是谁就行了。

    阿奴也瞬间醒悟过来,想到苏尘如今的处境,身在妖族的大本营里,是不敢显露真实身份。

    她不由牢牢闭上嘴巴,只是眸光闪动着泪花。

    “我灵龟岛在多年前,也曾经爆发过一次‘元神瘟’,死伤无数。甚至连本妖王也中了此瘟,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多年。

    本妖王知道你身中元神瘟,经历想必坎坷,深感同情。本王今日召你来,便是想问问你是如何中了蚀元蛊?得‘元神瘟’的过程,查清楚这元神瘟的来源,以防再次发生。”

    苏尘缓缓道。

    因为蚀元蛊而坠入凡尘。这是他记忆中唯一缺了的一段,因为当时他陷入沉睡之中,连回忆都无法回忆起来。

    “嗯,阿奴便将其中过程一说,希望对族长有些帮助!”

    阿奴乖巧的在对面席位坐下,将那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

    那年,苏尘被绿袍老怪追杀,中了蚀元蛊丧失修为,坠入凡间昏迷不醒。

    孙真长老带着一群蓬莱仙宗的修士,找到了苏尘想要救治。

    但是蚀元蛊盘踞在修士最脆弱的上丹田,尤其是那么容易取出来?正常的手段,对蚀元蛊都是束手无策,生怕会伤及上丹田,导致彻底修仙无望。

    但孙青宁留下了一份秘术,暗示她,唯有此法可救。

    她施展秘法用自己的上丹田诱蚀元蛊出来,从而解除了苏尘的元神瘟。但她自己的元气被蚀元蛊吸食一空,一身筑基期的修为化为乌有。

    不过,自打前些日在妖皇宫,被“白卜”取出了蚀元蛊之后。她每日服用灵丹,也开始缓慢恢复修为,已经重返炼气初期境界。

    “你...不担心断了仙途?”

    “阿奴当初是公子引上修仙大道,纵然失了修为,也无怨无悔。”

    苏尘听了,心头震动。

    阿奴宁愿自己断了修仙之路,也要助自己重新踏上修仙之路。

    他经历这蚀元蛊之劫,若非阿奴以身代劫,怕他这一辈子流落凡间,再也修仙无望。

    两人闲聊了许久,只是各说各事,却也知道彼此这些年的经历。

    “对了。我当年落难,在东海各地游历之时,无意发现一株万年灵树,采摘到十多枚,也不知是何物。我自己吃了好几枚,剩下一直没吃完!你也尝尝。”

    苏尘将一个石盘推了过去,上面盛放着三枚神秘灵果。

    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给阿奴,今日正好召见,便当寻常招待用的灵果,让她吃掉。

    “这是东海产的灵果?”

    阿奴好奇的拿起一枚。这灵果不足拳大,宛若人参童,散发着浓郁的元灵之气,令人闻之舒坦无比,恨不能立刻服下。

    她不知这是何物,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灵果,尝试着吃了一枚。

    吃下去之后,却发现腹内的灵果很快化为一股庞大的元气流,如大河决堤一般呼啸而来,根本阻挡不住。

    “这是什么灵果?”

    她顿时脸色惊变,连忙打坐吸收这些元气。

    这比她以前吃过的任何灵丹妙药,都要强大百倍之效。纵然是三阶灵丹,甚至四阶丹药,也远不如此果的元气之庞大。

    “不知道。不过,用来恢复修为倒是很不错。我也是凭借此果,才迅速恢复了修为。这里多余的三枚,你吃了吧。”

    苏尘温和的笑道。

    阿奴翻了个俏生生的白眼。

    哼,什么不知道,肯定知道这是什么灵果,才会故意让她吃。

    她很快想到了什么,‘寻常灵果根本没有强大的元气...莫非是传说中的缔结金丹的神秘灵果?’

    阿奴没有怠慢,立刻盘膝而坐。

    一晃数个时辰过去。

    她的元神修为势如破竹,从元气微弱的炼气初期境界,一气冲上炼气巅峰。随后突破筑基关口,继续冲向筑基中后期。服完第二枚神秘元果,已经到了筑基期巅峰圆满大成,淬炼了一番肉身。

    服下第三枚元气果的时候,阿奴终于突破金丹境瓶颈,踏上金丹大道。

    ...

    灵龟岛,上百里方圆如铅乌云压了下来,强烈的雷劫正在酝酿。

    岛上的众大小妖王和妖龟们,还以为是某头二阶筑基境的灵龟即将缔结金丹,踏上金丹大道,准备庆贺一番。

    但是它们很快发现不是,没有任何一头筑基境灵龟在准备渡劫。

    它们很快震惊愕然的发现,雷云风暴的正中心,居然在白卜族长的寝宫方向。而那里只有白卜族长...还有一名筑基境的人族女子。

    “轰,咔嚓~!”

    雷云闪电,雷劫轰落了下来。

    刹那间,却见一柄巨型的血色战戟冲天而起,一头元婴蛟龙的虚影当空咆哮,在半空中连挡八道金丹天雷。

    最后一道雷劫,被阿奴自己抵挡了下来,借助天雷洗涤肉身。

    半个时辰之后,苏尘亲自送阿奴回到人族使节团,并且送吕方国等人族使节团众人,离开灵龟岛,返回人族所在的灵岛。让人族抓紧调集大军,震慑蛟族妖皇宫。

    众妖王和龟修们看到这一幕,都是震惊错愕。

    一名人族女子在灵龟岛缔结金丹了?

    这也太稀奇了吧。

    发生什么情况了?!

    灵龟族的五位老祖们倒是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但却尽皆沉默。

    它们一直留意着白卜这位灵龟族数千年来最为出色的灵龟圣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但却看不懂苏尘想干什么。

    拿灵果助一名人族筑基女子缔结金丹?!

    这对白卜这位手握十万灵龟部族大权的族长来说,几枚灵果不过是小事,不值一提。它们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去诘问白卜。

    但是白卜为何要这么做,有什么深意?

    它们想不明白。

    当然,也没时间去想这些。

    当日,苏尘以族长之名下令,白卜部落的十万头灵龟开始举族浩荡迁徙,中途和数百个大小妖族部落的汇合,前往瀛洲灵山,准备建立东海妖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