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五章那人在崖边钓鸟
    黑衣人哪里还敢停留,收回法宝,转身便逃。

    他掠至半空,踏树叶而起,身形骤虚,再也顾不得容易被发现,便要驭空而去。

    谁曾想到,就在他的脚尖离开树叶的那瞬间,天空忽然变暗。

    树林梢头有团黑雾,仿佛一直在那里等着他。

    那团黑雾直接落在了他的脸上。

    黑衣人眼前一片黑暗。

    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落在积叶上,再无生息。

    黑雾随风轻颤,却不消散,其间有张苍白的脸若隐若现。

    风渐大,黑雾避至地面默然前行,看着就像是是太常寺被雨洗后的乌檐——那是苍龙的角。

    黑雾向着山崖裂缝里钻入,眼看着便要消失,忽然剧烈地绞动起来。

    雾里那张苍白的脸本来没有任何表情,漠然至极,这时候却忽然扭曲,满是震惊与愤怒。

    一只不知何处来的巨手……抓住了那团黑雾。

    那只巨手泛着青色。

    那道青色就像绿草一般新鲜,却又像腐烂的尸肉。

    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却在这只巨手上得到了统一,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青色巨手合拢。

    黑雾拼命地挣扎扭动,想要逃走,却是无法做到。

    很快,伴着一声极低低的怒鸣,黑雾骤然消散,碎成了无数团魂火。

    这些魂火的层级极高,纵使历经无数里的旅途从冥界来到朝天大陆,依然保持着无色无息的状态。

    如果任由这些魂火散落山崖间,很难被人族修行者发现,再过数百年有可能变成怨灵。

    遗憾的是,这些魂火没有神末峰上的那些魂火幸运,直接随着一阵狂风连同所有的黑雾残余灌进一个洞里。

    黑雾消失无踪,视野重新清楚,原来,那个洞是一张嘴。

    那张嘴里生着很多细碎的牙齿。

    那人的鼻子很粗很圆,鼻头有些红,看着就像是一个没有发育完好的红萝卜。

    那人的眼睛深陷如洞。

    那人是位矮小的老者,身上气息全无,却给人一种无比强大的感觉。

    吞噬完这些魂火,老者不再停留,双臂一振,如一只大鸟悄无声息穿过密林,瞬间变成极远处的一个小黑点,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朝歌城北数百里外的一座山崖边。

    崖边坐着一位年轻人。

    年轻人的手里拿着一根竹竿,竿头系着细线,线垂入崖间的流云里,看着似乎是在钓鱼。

    云里怎么会有鱼?难道他在钓鸟?

    “佩服佩服,没想到你居然能让冥界为你所用。”

    矮小老者看着那个年轻人说道:“能隔这么远杀死中州派的元婴长老,这个冥界小鬼的水准不错。”

    年轻人没有回头,盯着崖下的流云,神情极为专注。

    云层渐乱,隐有黑点穿行其间。

    那些看不到的飞鸟盯着竹竿线上系着的食物,发出嘎嘎的叫声,显得极其贪婪。

    看着云里的乱象,年轻人摇了摇头,然后才开始回答老者的问题。

    “冥师三弟子的水准当然不错——虽然只敢用影子过来——不然我怎么会请你出手?”

    老者发出难听的笑声,说道:“你什么时候能把冥师钓出来?我好久不曾见他,世人也很久未见,想来会很热闹。”

    年轻人说道:“都是被我青山杀破了胆的可怜老先生,你不敢现身,他又怎么敢出现?”

    老者沉默了会儿,说道:“你确定青山宗不知道我出来了?”

    “问世间谁最了解青山?”

    年轻人把竹竿插进崖边的石缝里,转身望向老者,竖起大拇指对着自己的脸,笑着说道:“是我呀我……”

    他本有些清冷的面容,因为这抹笑容顿时变得可爱起来,带着些散漫的味道,很是亲切。

    看着这张脸,老者不知道想到何事,叹息说道:“我在地里躲了几百年,世间变化太大,像你这样人,居然也只能躲躲藏藏,真是令人伤感。”

    年轻人挑了挑眉,说道:“话多了啊。”

    老者忽然正色说道:“我想吃几个人,实在是有些馋了,那些魂火没味道,就算没小姑娘,吃几个汉子也是好的。”

    “好啦。”

    年轻人有些无奈,收起竹竿,带着老者向崖外走去。

    老者赶紧跟上。

    年轻人斜了他的眼,说道:“怎么感觉我现在就像养了条狗?”

    “汪汪。”

    老者讨好说道:“只要你能灭掉青山,绝了我的后患,我再给你做三百年狗又何妨。”

    年轻人说道:“那你得先护着我,可别让我被那两个逆徒给杀了。”

    老者苦笑说道:“我现在可打不过他们。”

    “所以,我们要抓紧啊。”

    年轻人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老者的头。

    崖下流云渐静,鸟渐无踪。

    ……

    ……

    山林被一道寒冽的剑光照亮,然后被万丈金光点燃。

    南忘与金供奉最先赶到现场,其余的青山弟子随后陆续赶到。

    看着黑衣人的尸体,他们神情微变。

    黑衣人的手上有剑伤,法宝气息的残余也很清楚,应该便是对赵腊月出手的那名凶徒。

    只是他为何会死在这里?

    南忘拂袖。

    黑衣人脸上的布被掀起。

    他的气息已经全无,因为道法做出的容貌改变自然也无法再维持,露出了真实的面容。

    “魏成子?”

    金供奉大惊。

    南忘的脸色很难看。

    场间死寂一片。

    想杀赵腊月的真是中州派的人,而且还是位元婴长老。

    南忘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金供奉挥手,如金粉一般的事物落在四周百丈方圆的地面上。

    金粉渐渐虚化,隐隐可以看到一些画面,极其模糊,但从气息上已经能够判断出是何物。

    魂火!

    青山弟子们忍不住发出惊呼。

    冥界妖人居然又出现了!

    “很强,比你我弱不了太多,而且来得只是一道分影。”

    金供奉感受着那些魂火残余的气息,神情凝重说道。

    南忘没有说话。

    难怪魏成子这位中州派的元婴长老竟是一个照面便死了,就连元婴都没能逃掉。

    青山弟子们对视无语,气氛极为压抑,而且诡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