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七章你来就你来
    (我自己看大道朝天的时候也很苦恼,写的还行,只是怎么更新这么少,作者写的这么慢?很难解决啊,与别的任何客观情况都无关,纯粹就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变得越来越懒了,这当然不对,可我只能慢慢想办法来改……

    关于小队的构成,我确实想按游戏来,但那只是我个人的好奇,与游戏改编无关,说句实话,写到我们这份上,谁还会为了改编来改动自己的思路与故事?之所以好奇是蝴蝶一直在玩王者荣耀,领导一直在玩阴阳师,海棠在玩剑三,都很沉迷,我想弄明白其中的乐趣,想通过学习来了解,但在做细纲的时候发现从来没有玩过游戏的我,无论他们怎么教我设计奶妈什么的还是弄不好,叹息。最后,蝴蝶二十号要发王者荣耀的新书了,我不玩游戏也觉得这件事情很屌啊。)

    ……

    ……

    雪虫卵胎里传来的吸力非常微弱,便是连一根发丝都无法移动,如果不是井九感知敏锐非凡,或者也很难发现。

    他看着眼前的卵胎,用手指捏了捏,卵胎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像是灌满酒的皮囊,但没有任何反应。

    剑识落下,井九确认卵胎里的那个生命已经醒来。

    当他的手指落在卵胎上时,那个生命流露出贪婪与吞食的渴望。

    但紧接着,它感受到了井九意识的可怕,因为恐惧而开始装死。

    最低阶的雪国妖兽初生体,还没有见过真实的世界便已经有了如此强烈的生死自觉,这真的很有意思。

    井九把它收了起来。

    ……

    ……

    数百里外的一座黑岩山峰下方,几名年轻的修道者正在商议着什么。

    他们也是道战的参赛者,衣衫破烂,应该是已经遇到过好多场战斗,但精神非常振奋,眼神里充满了自信。

    他们在总结昨天的战斗情况,希望彼此的配合能够更加默契,让近战攻击、防御更有效地与远程强杀结合起来。

    嘀的一声轻响,一名年轻修道者取出法器,认真看了看昨天的榜单汇总,说道:“洛淮南他们还是在前面。”

    这说的是道战榜单上的位置,也是他们在雪原里的位置。

    洛淮南那行人已经去往雪原深处,遇到了很多实力强大的雪国怪物,所以那幅画上的梅花才会那般大。

    他们下意识里望向前方的那名年轻人,流露出敬服的神情——如果不是队伍里有此人,他们根本不要奢望能够跟在洛淮南的身后,早就已经被甩得看不到踪影,失去拿到道战第一的可能。

    那名年轻人站在风雪里,依然身姿挺拔,如一把真正的剑。

    他就是西海剑派的天才弟子桐庐。

    在卷帘人的事先评判里,桐庐排在道战第二,甚至超过了白早与童颜,仅次于洛淮南。

    事实也是如此,西山居雨廊里挂着的数十幅寒梅,只有他所在的小队能够勉强跟上洛淮南的队伍。

    单以梅花数量来说,桐庐甚至不比洛淮南少,只不过因为进入雪原不够深入,没有遇到太多中阶的雪国怪物。

    那四名年轻修道者明白,其实是自己拖慢了桐庐的速度,心存歉意,反而在战斗时表现的非常勇敢。

    “井九前辈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么多天了他还没有战绩?”

    “不清楚,我师兄队伍里有个昆仑弟子,听他传话,井九这些天根本没有出手,甚至没有离开过那座山。”

    “进雪原之后最开始的那座山?”

    “不错。”

    “这是害怕吗?可如果连雪原都不敢进,何必来参加道战?”

    寒风如刀,卷着雪片,落在桐庐那张普通无奇的面容上。

    他听着同伴们的议论,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如果是在梅会棋战之前,他或者也会觉得井九是个怯懦无能之人,但在那盘棋局之后,他当然不会这么想。

    能够承受住童颜在棋盘上的杀机,还能反杀成功的人,无论道心还是意志都必然极为强大。

    只不过他也想不明白,井九究竟在想些什么。

    忽然,有惊呼声响起。

    桐庐走回同伴身边,看到法器上传来的最新消息,挑起眉头,很是吃惊。

    ……

    ……

    井九一行人走在雪地上,彼此间保持着数丈至百余丈的距离,确保可以对最近的同伴用自己最擅长的功法进行救援。

    雪原里的地面忽然颤动了一下,然后很快回复安静。

    五人停下脚步。

    卢今取出法器对准雪地,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转头对同伴们无声说道:有东西。

    雪地一片安静,如同死寂般,只能听到寒风的啸鸣。

    这些年轻修行者毕竟没有经验,只知道敛气静神,不出声音,却没想到脚步声的忽然消失与安静对雪地下方的那个生物是再明确不过的示警。

    远方的雪地忽然隆起,然后化作一道雪线,向着远处而去。

    众人参加道战后,这才遇着第一场战斗,有些兴奋,更多的是紧张,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为了更快的逃走,那个怪物钻出了雪面,速度变得更快。隔着两百余丈的距离,隐约能够看到这是一个有些像蜘蛛般的东西,约摸普通的圆桌大小,背面平滑如镜,身下的足闪电般弹动,看不清楚。

    “雪足兽!”

    代寅大声喊道:“谁得清楚是几只脚?”

    井九说道:“六只。”

    听着这个答案,殷清陌等三人神情放松了些,代寅更是露出了笑容。雪足兽的脚越少,阶层越高,越是厉害,六足雪足兽最为弱小,连一次进阶都没有经历过,哪怕是最普通的修行者,也能轻易对付。

    井九解下身后的铁剑。

    代寅伸手阻止道:“我来!”

    话音未落,他已经疾掠而去。

    其余三人也随之而去。

    数息之间,代寅便赶到了那只雪足兽的身后,手持青索,猛地抽下。

    青索是昆仑派的法宝,蕴着蛟骨之威,这重重一击,何止千斤力量,便是石头也要碎了。

    雪足兽的甲壳虽然坚固,但这只雪足兽不过是个六足低阶,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巨力。

    啪的一声闷响,那只雪足兽的甲壳直接裂开,无数青色的浆液,向着四面八方喷射而去,就像是利箭一般。

    代寅踏空而回,落在地面。

    伍鸣钟向前疾冲,召出剑盾,把代寅护在盾后。

    殷清陌的速度要慢些,举起星壶默念咒语,一道清光自星壶喷出,如瀑布般泻落,把她与卢今罩在里面。

    只听得啪啪啪啪一阵密集声响,就如骤雨一般,其间夹杂着滋滋的灼烧声音。

    待那些青色浆液全部落下,伍鸣钟与殷清陌才收起了法宝。

    厚重坚固的剑盾表面,满是密密麻麻的坑洼,那都是被毒液侵蚀的痕迹。

    参加道战之前,他们学习过相关知识,知道雪足兽的绿血有剧毒,而且腐蚀性极强。但只有看到真实的画面,他们才知道哪怕是最低阶的雪足兽竟也是如此危险,就算能够被轻易的杀死,却还是可以威胁到自己。

    看着前方那个死去的雪足兽,殷清陌不禁有些后怕,忽然想起来井九,担心望去,发现他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白衣飘飘,一点毒液都没有沾上。

    这时异变再生。

    雪足兽裂开的背壳里,忽然跃出一个小黑影,发出吱呀的怪叫,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远方逃去。

    “听耳!是听耳!”

    代寅看着那个东西非但不惊,反而更加兴奋。

    听耳是雪国中阶怪兽里非常少见的具有智慧的存在,生活在雪足兽的甲壳里,可以用声音同时控制数百只雪足兽。

    在战场上,听耳最重要的使命便是驱使潮水一般的雪足兽向人族军队发起进攻。

    听耳的速度非常惊人,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危险。

    谁能想到,在远离雪国核心的地方,在这只最低阶的六足雪兽里居然也生活着一只听耳。

    对他们来说,这真是运气极好的事情。

    代寅毫不犹豫,准备去追杀这只听耳。

    井九感觉有些不对,伸手想要拦住他。

    代寅误会他是想要抢功,冷哼一声,推开他的手臂,掠了出去。

    昆仑派在冷山里,最擅长风雪身法。

    代寅无需驭剑,踏空而去,数个呼吸之间便变成了远方的一个小黑点,追上了那只听耳。

    青光照亮雪原。

    他手持青索,向着地面抽去。

    忽然,他发出一声惨叫,从天空里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