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六章四海宴
    井九说道:“解药。”

    小荷知道,和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玩任何手段。

    带着悔意,她用左手从腰带里摸出一个药囊递了过去。

    井九接过药囊扔给赵腊月,继续问道:“你在不老林地位如何?”

    小荷是个非常聪明的少女,不敢有任何迟疑,说道:“中层,但颇受重视。”

    从某些细节井九确定她是那个黑衣人的上司,唯一的疑惑在于她的境界实力明显不如那个黑衣人。

    “为何?”

    “因为任何人都能被我骗……除了你们。”

    小荷对他认真说道:“我真的不明白,为何你们能看穿我。”

    “应城小荷是性情毒辣的女修,这是一层伪装,实际上却是一个天生媚骨的狐狸精,这又是一层伪装,撕开这两层伪装,大概才能发现你是一个性情柔弱、天真纯洁的少女,只是谁又能想到这还是一层伪装?”

    赵腊月服下解药,说道:“但只要不为外物所惑,这些又如何骗得过剑心通明?”

    小荷垂下泪珠,说道:“你们究竟是何人?”

    井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说道:“我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小荷睫毛微颤,应该是在犹豫,片刻后终于抬起头来,颤声说道:“何事?”

    “明年或者更久之后,你会见到一个人,无论他想做什么,我要你助他。”

    井九说道:“办成此事,我助你离开不老林。”

    听着这话,小荷的眼睛明亮起来,却又迅速黯淡。

    她确实想离开不老林,但不老林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如何才能离开?

    尤其是不老林的神秘背景,她虽然并不清楚,但也知道,绝非一个剑道强者便能对抗。

    她有些伤感说道:“我无法相信你。”

    井九说道:“你只能相信我。”

    小荷说道:“那你如何相信我?”

    井九说道:“我自有相信你的能力。”

    说完这句话,他牵起了她的左手。

    那道银色手镯从他的手腕上悄无声息来到她的腕间,再也无法脱落。

    赵腊月的视线落在手镯上。

    她一直对井九的手镯很好奇。

    她自己也曾经有一根相伴多年的手镯。

    来到神末峰后,她才知道原来那是景阳师叔祖留给自己的弗思剑。

    那么井九的这根手镯呢?会不会也是一把绝世名剑?

    他为何要把这根手镯套在这个刚认识的狐妖手上?

    ……

    ……

    感受到手腕间传来的冰凉触感,小荷再次感觉到极度的恐惧。

    那个手镯竟比对方的眼神更加可怕,更是远远超出了不老林给她带去的惧意。

    她不知道这根手镯是什么,她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只要自己稍一动念,反悔与对方的约定,那么这根手镯便会把自己切断成两截——不止手与手腕,而是身体的每一处、甚至灵魂。

    小荷的脸色很苍白,带着畏惧的神情说道:“我怎么才能知道……您说的那个人是谁?”

    “见到他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井九抬手摘下她鬓角的那朵茉莉花收入袖中。

    ……

    ……

    小荷离开后不久,夜空高处那道威压也渐渐消失。

    海风灌入破庙,发出呜呜的响声。

    井九走到崖畔,看着黑暗一片的西海,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没有想什么,只是想看看这片海,因为再过数日便要离去,在可以预知的很多年里,不会回来。

    赵腊月走到他身后,问道:“两年时间,一路杀人,你就是为了让不老林注意到我们?”

    “不错,因为我要找他们。”

    井九没有回头,说道:“当然,这两年也是修行。”

    赵腊月说道:“你怀疑不老林与师叔祖飞升失败有关?”

    井九说道:“首先,不见得是失败,其次,现在无法判断关系。”

    赵腊月问道:“你说会来找她的人是谁?”

    井九说道:“我希望她不会见到那个人。”

    赵腊月问道:“事情做完了?”

    井九看着夜色下的西海,想着不老林、两忘峰、柳十岁,说道:“我还没有看到那个人。”

    赵腊月有些意外,说道:“你要看的人不是她?真的是西王孙?”

    是的,井九想看的人就是四海宴的主持者西王孙。

    问题在于,只有参加四海宴、取得琴棋书画其中一项优胜,才能见到这个人。

    井九看着西海深处,忽然问道:“学棋难不难?”

    ……

    ……

    四海宴召开的那天,海州城里举办了多场活动,有花魁巡街,有从阳郡请来的杂耍班子,自然也少不了唱大戏,海州居民纷纷走出家门,好不热闹,卖吃食的摊贩自然笑的开心,负责治安的军士却是笑不出来。

    这是凡人的世界,真正的四海宴则是在海州外的孤山里举行,从清晨开始,便不时有剑光与宝物的流光照亮天光,陆续有修行者抵达,当然大部分的修行者境界不足,只能从海州城里坐车而至。

    温暖的海风吹拂着孤山上的青树,如果没有碧空里的那片白云,今日或者会有些燥热,神奇的是,无论海风怎么吹,那片白云一直没有移动过位置,准确地把自己的清影投在孤山上,给与会者带去清凉。

    孤山临海那边,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十余处楼阁。

    修行者们漫游其间,欣赏着海景,低声交谈,不时抬起头望向天空里的那片云。

    那片云很厚,看着就像是一团浓至化不开的白雾,云里隐约可见剑光与青烟,更有飞檐若隐若现。

    这便是西海剑派的重地——云台。

    各宗派的重要人物已经被接入那处,稍后四海宴的宾客们也会被接入云中,但能够亲眼看到西王孙的人想来不会太多。

    孤山里的楼台,有的用来观景,有的用来听涛,有的供修行者静思,还有几处面积明显大些的楼台,四周围着白幔,随海风轻动,很多修行者围在那里,或者轻呼,或者赞叹,甚至还能听到叫好声。

    这里正在进行四海宴的主要活动——以琴棋书画逐宝。

    井九与赵腊月离楼台还很远,便被某些有心人发现了身份。

    他们没有用灰布包着头脸,但头上的笠帽还是很显眼。

    清天司的人很快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