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四章人间不值得
    去年在西海畔,向晚书初见赵腊月,便看到赵腊月一言不发,出剑杀人。

    他的性情极温和,甚至可以说有些软弱,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这样做。

    那道照亮云台的长虹,是弗思剑。

    赵腊月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

    景阳真人是他最仰慕的前辈。

    种种情绪相加,他不禁对赵腊月生出一种敬畏的感觉,再由敬畏生出倾慕之心。

    他知道自己与赵腊月没有可能结成道侣,所以只是把这份倾慕深藏在心里。

    然而剑名弗思,怎能真的不想?

    过去的一年里,他总想着若能再见赵腊月,或者可以变得更亲近些……哪怕只是单纯地多看几眼也好。

    今天在梅会上,他终于再次看到了赵腊月,谁曾想到竟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我没事。”

    他的声音里满是失落。

    ……

    ……

    井九与赵腊月并不知道寒台上的那些修行者们在议论什么,也不知道如向晚书一般失落的人们有多少。

    摘了那朵梅花插在鬓间,看似柔情蜜意的对话,对他们而言只是很自然的举动,寻常对话。

    当年在剑峰云雾里初次相遇,他们便经常在一起,尤其是这四年数万里同行,朝夕相处,早已熟悉彼此的存在。

    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男女之情,他们不这样认为,或者说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

    不是为了否定而否定,他们是真的没有想过。放眼四野直至星穹,追溯时光直至永恒,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每个生命的时间太少,人间都不值得,情爱又算什么?

    ……

    ……

    微寒的风在寒台间携云而过,议论声渐渐平息。

    和国公来到场间,宣布梅会正式开始。

    依旧年规矩,神皇陛下会在最后一场道战露面,修道界真正的大物若出现也只在那时。参加梅会的修道者都知道这一点,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很平静,但很多年轻弟子、甚至带队师长的脸上都流露出了失望的情绪。

    因为天近人没有出现。

    传闻那位能够断人生死前途的神人已经来到朝歌城,并且会点评参加梅会的弟子。人们当然期待能够在梅会上看到他的身影——就算不能在梅会上获得优胜,能得到这位神人指点迷津也是极大的福缘。

    ……

    ……

    梅会是修行界最重要的盛会之一。

    参加梅会的都是年轻人,并不是修行界最重要的人物,但他们当中必然会有人成长到那个程度。过往无数年的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除了景阳真人,如今在大陆呼风唤雨的大物都曾经在梅会上展现过自己初次的锋芒。

    举世瞩目的盛会拥有一个平淡无奇的开头,和亲王宣告之后,便有数十名来自各宗派的年轻弟子来到最中间的那片寒台上,衣袂随风而起,悄然无声。

    琴棋书画道,万物皆能入道,梅会最重要的一项比试是最后举行的道战,今天则是第一项——琴道之争。

    修道者的琴道比拼自然与凡世间那些乐家比较琴技不同,除了琴声动人更有别的评判标准,参赛者也并非全部操琴,寒台上的年轻修道者拿着的乐器各自不同,有吹奏洞箫的、有弹琵琶的、有吹古泥壶的,有吹茄的,甚至还有一位没有带乐器,看来竟是准备高歌一曲。

    琴声如泉水般叮咚响起,随着一位白衣少女抱着古琴勇敢登场,梅会正式开始,此后乐声便再无断绝。

    最开始登场的参赛者,大部分都是出自不出名的小宗派,在乐器上的造诣却着实不凡,琴声动人,箫声悠远,便是朝廷里那些最出名的乐家大概也不过如此。但最上方那座寒台始终安静,无论是和亲王还是果成寺的高僧都没有做出任何评语,更不要说是禅子本人。

    各家宗派的修道者反应也很平淡。

    直至大泽一位书生模样的弟子登场,众人才来了些精神。

    名门大派果然不凡,随着书生折扇归腰,琴声自指尖流淌而出,天地气息竟然生出感应,山风依然清冷,风却停了下来,寒台四周的梅花上隐隐结上一层凝露,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看着如晶石一般,十分美丽。

    大泽书生一曲罢了,四方寒台上终于响起了喝彩声与掌声,紧接着,随着各大宗派的年轻修行者纷纷登场,天地异象不断出现,随着曲声有风起,有雨落,待向晚书代表中州派拎着洞箫登场,更是吹得天落雪花,梅树更傲。

    ……

    ……

    喝彩声响起的频率越来越密集,赞叹声也越来越多,但依然还是有些人不曾动容,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在乎。

    有些目光忍不住落在青山宗师徒们所在的寒台上。

    青山宗师徒便是漠不关心的典型代表。

    与别的修道宗派不同,青山宗对于那些所谓能够炼养道心的手段不屑一顾——这里说的便是琴棋书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青山宗本就是朝天大陆修道界的异类。

    在朝天大陆修道界的记忆里,青山宗极少参加梅会前四项的比赛,只是多年前,现在的清容峰主南忘参加过一次琴道之争,并且出人意料的拿到了那一次的优胜。

    没有人知道南忘为何会参加那次琴道之争,人们只知道她当时有些生气,小脸涨的通红,走到寒台上,不知从哪棵树上摘下一片树叶,凑到嘴边吹了一首俚曲,结果……整座朝歌城的狗都叫了起来,无比欢快。

    毫无争议,她就这样拿到了琴道第一。

    同时,这也是青山宗有史以来唯一的一次琴道第一。

    青山宗此后再也没有在琴道之争里有过出色的表现,当然也没有谁敢因为这件事情嘲讽青山弟子,因为没有谁希望在最后的道战里迎上一把充满愤怒与杀气的青山剑。

    ……

    ……

    青山宗师徒们确实不关心就在眼前的琴道之争。

    “反正赢的都是水月庵。”

    南忘说道。

    当年她还是个刚从南蛮之地出来的小姑娘,拿到琴道之争优胜时,被梅会主持赞叹为一派自然天真。如今的她已经是青山宗的大人物,气度深远,但依然还是保留了一些旧日的性情,比如这句点评就显得太过直接。

    她的声音不高,但寒台上的弟子们都听得很清楚,无论是清容峰的女弟子还是幺松杉等人,都是一脸赞同。

    赵腊月却不明白,望向井九。

    井九收回看着南忘的视线,说道:“水月庵最擅天人通,讲究以琴声入道,这方面确实无人能敌。”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水月庵弟子终于登场。

    琴声未起,已有掌声响起。

    可以想见参加梅会的人们的期待。

    登场的少女是莫惜,做为水月庵主的亲传弟子,她在去年四海宴上轻松拿到琴道第一,琴艺自然不凡。若在平时,她或者能够轻松地拿到优胜,但今天听完她的琴曲,很多人都不这么认为,就连她自己似乎也没有抱太大希望。

    山风轻拂白纱,向晚书等中州派弟子向着两边让开,一位身着白衣、眉眼清柔的少女缓缓走了出来。

    “她就是白早?”

    “白早居然登场,今年水月庵还真不见得能赢了!”

    寒台上响起人们的议论声。

    ……

    ……

    (人间不值得,这是李诞的话。最近这段时间一直看吐槽大会,很喜欢。我也很喜欢李诞。我想写的井九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这个,只不过书里还没写到这处。不值得,所以且尽欢,这两年喝酒的时候,我不停重复这个词,所以这本书当然是喜剧,我们开开心心地跟着井九玩就好。

    关于那句“反正赢的是水月庵”,自然是从宋土豆的段子来的,罗英石赞,金泰浩居然真的要走了,大家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