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五章白露早为霜
    (昨天连排版都乱七八糟的,真是无语啊。)

    ……

    ……

    白早是中州派掌门独女,天资聪颖,道心宁和,是难得一见的修道天才,备受师门重视,在中州派年轻一代的修道者里排在极前的位置,更重要的是她处事大气,行事果断,极受同门尊重。就连童颜那种傲气无双、连洛淮南都敢直言不喜的人物,对着她却是颇为服气,从来没有二话。

    上届梅会,洛淮南当众表明意志,今后要去北境为人类迎战冰雪王国的怪物,童颜性情有些孤清冷傲,卓如岁闭关多年未出,赵腊月刚刚显露声势,在很多人看来,日后朝天大陆修道界的领袖位置,也就是已经空席多年的正道盟主一职,她是最强有力的人选。

    今天是很多修道者第一次看到白早。

    人们没有想到,这位传说中性情沉稳大气、行事果断甚至可说凌厉的人物,竟然是这样一位柔弱而美丽的少女。

    白裙随风微动,青丝也随之而动,眉细眼静,仿佛如画,神情柔弱,惹人怜惜,仿佛初荷,更似细柳。

    ——这就是白早。

    人们震撼于她的美丽与柔弱,竟一时无语。

    只有青山宗弟子能保持平静,或者说醒过来的比较快。因为他们看惯了井九的脸,很难再被别的美丽事物所震撼。

    “这就是白早?”

    赵腊月有些意外。

    青山弟子也有些意外,心想对方是与师叔你齐名、甚至隐隐胜过一筹的天才少女,你居然从来没有关心过对方?

    “她是位女子?”

    井九也很意外。

    他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还真是第一次知道对方的性别。

    青山弟子们无语,心想第九峰的这两位师叔真是绝了。

    ……

    ……

    纤细的手指落在琴弦上,看似柔弱地一拨,出来的却是极其明亮的声音,就像是柳条落在溪面,却引来了一道闪电。

    无论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从第一声琴音开始,数十座寒台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白早吸引了过去。

    微寒的山风拂动着她的白裙还有颊畔的发丝,她的身姿是那般柔弱,她弹出的琴声却是那般的清亮而干净,唤来了隐于山野间的无数禽鸟,或栖于梅树之上,或蹲于山道侧的草里,以鸣声相合,就像那些凡人写的仙境一般。

    莫惜知道自己输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难免觉得有些失落,当她看到向晚书的目光,失落变得更重了些。

    向晚书没有看她,也没有看白早。

    他看着青山宗师徒所在的寒台。

    莫惜知道他在看谁。

    ……

    ……

    琴声回荡在寒台之间,有百鸟之声相伴,闻之睹之,怎能不动容,即便是南忘的眉也挑了起来,上方那座寒台里隐隐传来和亲王的赞美。

    井九与赵腊月却还是那般平静,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如果说向晚书与莫惜是因为各有心思,所以注意力没有放在白早的琴技上,那么他们呢?

    幺松杉剑心微转,从琴声营织的美妙世界里醒来,看着井九与赵腊月吃惊问道:“师叔,难道这还不算好?”

    赵腊月不解,说道:“我觉得挺好啊。”

    井九赞同她的看法,说道:“确实好听。”

    对他们来说,好听已经是赞美,落在其余人的耳里,却难免有些敷衍的感觉。

    幺松杉挠了挠头,说道:“那为何师叔如此平静?”

    赵腊月这才明白他的意思,说道:“世间好听的声音很多,听着便是了,难道溪水悦耳,你还要鼓掌?”

    幺松杉愣了愣,直觉这说法不对,但又觉得极妙。

    ……

    ……

    一曲终了,群鸟不肯散去,依依不舍。

    白早起身,回首望向青山宗所在的寒台。

    恰在这时,赵腊月也望向了她。

    两道视线接触。

    白早唇角微翘,露出一抹笑意。

    她是中州派的天才少女,被很多人视为数十年后修道界领袖的不二人选,受到无数赞美与追捧,直至数年前赵腊月出现,才分了她一些风光,她自然会很关注赵腊月,此时看见赵腊月看着自己,以为对方也是在关注自己。

    只不过她想错了。

    赵腊月是在看她,关注的对象却另有其人。

    “既然她来了,为何洛淮南没有出现?”

    年轻一代修道者里有很多出名的人物,比如此时如仙子般站在山间的白早,比如那位传说中智如仙人的童颜,又比如闭关多年未出、从而越发神秘的卓如岁、青山首徒过南山,再比如西海剑派的桐庐,包括赵腊月自己。

    在俗世里,童颜最为出名,在修道界里,白早的身份最尊,但在这些年轻强者们自己的心里,洛淮南才是最响亮的名字,道理非常简单,因为洛淮南的境界最高、实力最强。

    不止是赵腊月,南忘也很关心这件事情,问道:“洛淮南和童颜为何没有出现?”

    负责对外联络的青山弟子说道:“没有收到消息。”

    童颜性情骄傲怪异,不愿意出现倒有可能,但洛淮南身为中州派掌门首徒,像梅会这种场合不可能不出现。

    除非有什么事情比梅会更加重要。

    问题是,能有什么事情比梅会更重要?

    有青山弟子猜道:“为了准备道战,他在苦修破境?”

    幺松杉摇头说道:“他根本不需要。”

    据卷帘人方面放出来的准确消息,洛淮南于年初已经正式进入金丹后期,也就相当于青山宗的游野中境,如此深厚的境界实力,年轻一代修行者里,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

    就算再往上面望去,因为当年与雪国大战,太多强者陨落,也很难找出太多能够稳稳胜过他的中生代修道者。

    “如果大师兄今次来了,或者还有些希望。”

    听着这句话,青山弟子们纷纷点头称是——想战胜如此强大的洛淮南,也只有游野初境的过南山能存几分可能。

    只不过……

    很多道视线下意识里落在井九的身上。

    青山试剑大会上,过南山的剑就是被他弄断的。

    一道声音响起。

    “道战我来。”

    说话的人不是井九。

    他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

    是赵腊月。

    青山弟子们很震惊。

    井九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