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七章青山如棋盘
    在修道界里,修行者往往要到很晚之后才会收徒弟。

    这与皇帝不想生孩子是相同的道理,其间自有深意。

    像井九与赵腊月这般年轻便开始收徒弟的人真是极少。

    “小师姑!”

    “小师叔。”

    “幺松杉拜见二位师叔。”

    ……

    ……

    说话的时候,井九与赵腊月行走在山道上。

    往远处望去都是雾,青山宗的弟子仿佛忽然出现在道路旁,因为这里是一座山。

    群山位于朝歌城西,修建了很多雅致的庭院,是朝廷专门用来给修道者居住的地方,名为西山居。

    青山弟子纷纷行礼,看着井九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们都知道了神皇会前来观战的消息,有些紧张。

    他们担心井九会紧张。

    井九的人缘很普通,当年在洗剑溪畔与顾寒发生冲突后,他与两忘峰的关系便变得糟糕起来,而两忘峰是年轻弟子们最向往的地方。

    当他在试剑大会上重伤顾寒、断了过南山的剑后,普通自然成了糟糕。

    青山弟子们担心他,不是尊敬师长的缘故,只是面对外敌时自然的反应。

    更何况这次井九要挑战的人是童颜。

    作为正道修行宗派里的两座最高峰,青山宗与中州派之间的任何一次、任何一种较量都不需要对弟子进行动员。

    青山弟子们都希望井九能够走的更远些,至少要能够与童颜遇着,不然宗门太丢脸了。

    顺着青石板砌成的道路来到宅院最深处,进入房间,带路的清容峰少女悄无声息退下,关门时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井九一眼。

    几道轻烟从香炉里生出,香味有些特别,与修道者常用的定神香并不相同,带着淡淡的花果香,往深处品却又似乎带着海风的咸味。

    井九知道这是南蛮部落里最珍稀的高地香,当年她往神末峰上送过很多。

    这句话里的她,就是这时候他眼前的她,清容峰主南忘。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南忘看着井九看了很长时间,似乎要从他那张脸上看出什么来。

    井九平静与她对视,没有慌乱也没有退避。

    很多年过去,曾经天真野蛮的少女已经变成气度从容的大人物。

    这样的感慨似乎已经出现过?

    他这般想着。

    南忘说话了。

    “你要赢。”

    她的语气很淡然,但份量很重。

    因为这三个字不是鼓励也不是加油,是要求。

    南忘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不知何处,冷笑一声说道:“有人想要跟我们争,你就要弄死他们,能做到吗?”

    赵腊月看了井九一眼。

    南忘的态度很强硬,她不知道井九会怎么反应。

    井九的反应很平静:“好的。”

    他知道必然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青山宗何等底蕴,何等底气,断不至于就因为皇帝要来看便对梅会棋战忽然重视起来。

    ……

    ……

    每次梅会都会有个议题,那就是今后数年各修行宗派的资源配额分配。

    本来这种事情在会前早就已经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西海剑派忽然提出了不同意见。

    这是修行界的真正大事,非常复杂,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西海剑派对某项资源的不同意见,最后导致的结果却是……青山剑宗与中州派在晶石分配方面产生了一点小分歧。

    分歧确实很小,那点数量的晶石对这两个修行界的领袖宗派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这是面子或者说气势问题,哪家宗派都不会轻易退让,更何况是这两家。

    如何解决这种分歧?以往有成例,以梅会最后一项道战的胜负来判定。

    今年……却改成了以棋战而定。

    中州派自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青山剑宗按道理根本不会接受。

    可今年神皇陛下说会亲临棋战现场,数位国公借势推波助澜,竟把这件事情就定了下来。

    不用去想,那些国公当然与中州派已经交好多年。

    ……

    ……

    二人离开西山居,顺着山道向前方的雾里走去。

    赵腊月问道:“为何?”

    这说的是他平静接受的态度。

    井九说道:“用禅宗的话来说是因果,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道心归宁。”

    道心如何能够真正宁静?

    弗思。

    如何弗思?

    无缺。

    南忘站在窗边的样子,微微颤抖的衣袖,他都很熟悉。

    一名破海境的强者,情绪居然会如此波动,自然是因为她很生气。

    与那些国公争执时,她没有说过对方,最后竟让如此荒唐的提议通过了。

    井九知道这是为什么。

    很多年前,她的官话便说不好,不擅长和人辩论,后来好些,但一旦着急又会有些结巴,只好干脆不说话。

    不说话,那自然说不过对方。

    这种熟悉,便是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就像赵腊月与十岁,都是他的因果。

    山道在雾气里穿行,前方渐渐变得明亮,随着一阵清风拂过,雾气尽散,景物尽显。

    清丽的春日阳光之下,青翠群山妩媚至极,崖畔、林间、瀑前到处都有亭子。

    山间亭子数量之多,竟是难以一时算清。

    有的亭子重檐大柱,很是气派,有的亭子很是简陋,只用树枝与茅草搭就。

    各式各样的亭子散落在青山之间,就像是棋子散落在……

    “你们也觉得很像棋盘对吧?我刚刚才知道,原来这片山就叫棋盘山。”

    一道清灵动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棋盘山里有很多修道者已经到了。

    准备参加棋战的年轻弟子大部分都没有随师长同门一道与别的宗派同道说话,而是散在山间各处。

    他们或者闭目静思,或是拿着棋子打谱,做着准备。

    那个来看热闹的小姑娘则是无聊到了极点,看到他们出现,赶紧掠到他们身前。

    赵腊月与悬铃宗那位师姐见礼,望向瑟瑟说道:“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下棋?”

    瑟瑟指着井九说道:“我喜欢看热闹,再说他不是要参加吗?”

    她没有参加琴战,今天是第一次在梅会出现。

    做为悬铃宗主的亲生女儿,老太君最疼的孙女,自然吸引了很多视线。

    现在,这些视线随着她的破空疾掠以及这一指尽数落在了井九身上。

    有人在梅会琴战时见过井九,有的人那天则是隔得远没能看清楚,但不管是谁都能认出他来,因为他的那张脸。

    瑟瑟感受着四处投来的视线,有些不自在,看着赵腊月同情说道:“我明白为啥你们一直要背着顶笠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