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八章棋盘上有些灰
    赵腊月与井九本来就是人们关注的中心,今天这种情形更明显,因为很多人都听说了,井九要在棋战里挑战童颜。

    看着他的视线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有嘲笑他不自量力的,有同情他的,有担心他的,不一而足。

    如果人们的目光能够真的发光,被这么多人看着的井九肯定特别亮。

    赵腊月想起以前井九曾经说过的那句话——那句话里提到过太阳。

    在无数视线里,四人向着棋盘山深处走去。

    瑟瑟牵着赵腊月的手说着闲话,赵腊月性子清冷,偶尔才会回句话,但瑟瑟还是很欢喜,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那位悬铃宗的翠师姐有些抱歉地对井九解释道:“在宗里小姐很少有说话的对象。”

    井九点了点头说道:“也算是投缘。”

    翠师姐感激一笑,关心道:“你准备选哪个亭子?”

    井九说道:“不明白你的意思。”

    翠师姐有些吃惊,心想你既然准备在梅会上挑战童颜,难道就没提前做些准备,至少了解一些规矩?

    梅会棋战的规矩很简单——青山间那些散落着的亭子,便是棋战的场所,报名参加棋战的修道者,可以随意选择一个亭子坐进去,等着别人来挑战自己,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那些已经坐了人的亭子,去挑战对方。

    反正棋战最后只有一位胜者,能够走的多远并不重要,也不需要在乎签运和对手。

    赵腊月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问道:“如果有人坐在亭子里,始终没有人去挑战怎么办?”

    “开始之前以及每轮结束之后,梅会的主持者都会进行封亭,确保每个人都会有对手。”

    瑟瑟狡黠一笑,说道:“那挑个最弱的家伙,然后慢慢拖时间,拖到最后,岂不是可以省很多精神?”

    如果真这么做确实可以少下几盘棋,也没有违反规矩,只是有些难看而已。

    翠师姐笑着说道:“对弈乃是雅事,有师长还有传奇前辈们看着,谁丢得起这人?”

    瑟瑟撇了撇嘴,说道:“有便宜不占,哪里是风度,是蠢。”

    ……

    ……

    梅会棋战里的择亭,是很有讲究的事情,

    比如自认道心坚固的修道者往往会选择离瀑布最近的亭子。

    ——他自己能够不受瀑布的水声影响,但他的对手则不见得有这般定力。

    但不管瑟瑟怎么想,在绝大多数修道者与凡人眼里,下棋首先还是件极风雅的事,甚至还在书画琴之上。参加棋战的修道者挑选亭子的时候,往往更看重那个亭子的环境究竟够不够韵味,比如有没有竹影落下,或是能不能听到松涛?

    棋盘山有阵法守护,不虞雨雪冰霜烦扰,再大的风进入群山也会变成阵阵清风。在清风与鸟鸣里,观棋者可以在山间随意行走,随意观看棋局,除了不得说话干扰对弈,再无限制,就算想饮酒也无妨,颇有些曲水流觞的感觉。

    井九会选择哪个亭子?

    瑟瑟与翠师姐都有些好奇,那些在远处看着他的修道者也很关心。

    赵腊月心想,他应该会选个能晒到太阳的亭子?

    井九带着三人行过竹海与松林、走过瀑布,继续向着山间走去,路上遇着了些人。

    有些与青山宗交好的宗派弟子赶紧上前行礼,南方的某些小宗派更是执礼颇恭。

    有些与西海剑派、昆仑派交好的宗派则是随意拱了拱手,还往往伴着冷哼。

    那些与中州派交好的宗派表面平静,看着井九等人的眼神却有些令人恼火,因为里面的嘲弄与戏谑之色太过明显。

    ……

    ……

    “我不高兴。”

    赵腊月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流露,眼神却有些冷。

    “为什么?”

    井九不明白为什么要因为他人的嘲弄与轻视而生气。

    他相信赵腊月也是自己这样的人。

    所以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不高兴。

    赵腊月说道:“我知道你能赢,但就我一个人知道你能赢,这种感觉不好。”

    井九说道:“更准确点?”

    赵腊月想了想,说道:“不是锦衣夜行,也不是另一个词,我想不到合适的描述。”

    瑟瑟幽幽说道:“看来确实是很复杂的情绪啊。”

    翠师姐在旁听着这番对话,心想青山宗的道友果然一心修道,不怎么懂别的事情。

    想要在梅会上拿到棋战胜利哪是这般容易的?

    不说战胜那位童颜公子,就算井九想要遇到对方,按照概率来说,至少也要先赢五六盘棋。

    问题是你能赢吗?

    井九曾经拿到过四海宴的棋战第一,可是四海宴如何能够与梅会相提并论?在很多修道者眼里,四海宴不过是西海那些暴发户对梅会的拙劣模仿,真正有底蕴的修道宗派向来都很少参加,至于成绩……

    以前的四海宴棋战优胜者,在梅会上甚至往往连前三十都进不了。

    翠师姐很担心井九不明白这些事情,想要提醒他,除了童颜梅会上还有很多是他难以战胜的对手。

    此时他们刚好走过一片野花,来到崖间某片空地,四周散落着数个亭子,不知为何这里的人很少,感觉有些冷清。

    翠师姐对井九介绍道:“她叫做雀娘,镜宗的三代弟子,在棋道上的传承乃是续自前朝贺大学士。”

    一位圆脸少女站在亭子前,气息安静,脸上生着些雀斑,添了几分灵动可爱。

    她对着井九与赵腊月微笑行礼道:“见过二位师叔。”

    镜宗与青宗山的关系不错,井九与赵腊月点头致意。

    四人继续往前行走,前方亭前站着位书生。

    那位书生一身旧袍洗至发白,手里拿着本书,不知是经传还是棋谱,正在那里摇头晃脑地默读者。

    翠师姐压低声音说道:“一茅斋弟子尚旧楼,棋道水平极高,上次梅会输了童颜三子。”

    听着脚步声,那位书生抬起头来说道:“这座亭子我选了,你们去别的地方。”

    这话很生硬,如果不是他的神情有些木讷,只怕会更令人恼火。

    瑟瑟不高兴说道:“凭什么?我们也可以挑战你啊!”

    那位书生看了井九一眼说道:“想早些输了回青山,随你。”

    “不错。”

    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道轻佻的声音。

    那里有一棵大树,树前有个亭子,阳光难至,很是幽静。

    一个满脸稚气的少年站在亭前,看着井九嘲笑说道:“听说你要挑战童颜,这两天我们专门找来你的棋谱看过,实在难看,如果你今日想多活些时间,就不要在这里停留,离我们越远越好,不然你会死的比你的棋还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