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四章终有一记雷霆
    成国公府的赌局有各种赌法。

    只有赌性极强的那些人才会一开始便赌棋会的最终优胜,一般都是按棋局顺序来赌。

    井商是个很谨慎稳重的人,自然也是这样做的,押了很大一笔钱到第一局。在他想来,井九是去年四海宴的棋战第一,而且敢说那样的话,棋力必然不俗,就算不能拿到最后优胜,前面连胜数局应该还是很轻易的事情。

    谁能想到,他第一局棋便遇上了不可能战胜的童颜。

    那位管事自然知晓棋盘山上发生的事情,同情说道:“结果还没出来,大人先别着急。”

    井商知道无法挽回,反而平静了些,揖了揖手,走进了国公府。

    国公府后园里已经站满了人,朝歌城里有头有脸的王公贵族竟有半数在场。

    但他们今天没有站在最前面的位置。

    站在最前面的都是些棋道国手,对着前方的那道墙指指点点。

    春熙棋馆的馆主连说话的资格也没有,只能在旁陪笑。

    那道墙上挂着幅极大的棋盘,旁边则是对局双方的名字以及赔率,看字迹应该是刚写上去不久。

    井商根本没有心情去看,站在人群后方,默默计算着事后变卖家产的事宜。

    既然必输无疑,就算井九的赔率再高又有什么意义?

    就在这时候,园子前方响起的议论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

    ……

    “这一步到底为何落在这里,到底有人想明白没有?”

    “重新再摆,我总觉得那个小星有问题。”

    “再退两步。”

    “不够,先退十步,容我再琢磨一番。”

    ……

    ……

    郭大学士起身,走到大棋盘前,取下十数颗棋子,摆出几个变化,转身看着人群说道:“现在看明白了吧?”

    那些参与赌局的王公贵族,虽说都会下棋,棋力自然普通,根本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十余位朝歌城的国手则是若有所思。

    片刻后,一位老者颤声说道:“原来是这样!”

    越来越多国手明白了郭大学士的意思,也就是明白了那一步棋的妙处,惊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赞叹不已。

    成国公说道:“还是大学士厉害,居然连这步棋都看明白了。”

    郭大学士苦笑说道:“我只不过比你们提前几步明白了那二位的意思,算什么厉害。我早就对你们说过,童颜的棋力与境界古今未见,井九的水准也远超你我,你们偏生不信,现在呢?”

    这时候他已经确信自己的猜测没有错,那天在旧梅园外的棋局,童颜根本就没尽全力。

    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只能中盘认输,这种差距实在太大了。

    ……

    ……

    井商站在人群后方,早已愣住了。

    听郭大学士的话,难道井九与童颜有来有往?这怎么可能?

    他从丫环端着的盘上拿起热毛巾,用力地擦了擦脸,然后向着墙上的大棋盘望去。

    不过看了两眼,他便觉得有些眼花,根本看不明白,情急之下,随便伸手抓住一个人问道:“现在到底是什么局面?”

    那人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井商说道:“前面那些位国手难道也没个看法?”

    那人说道:“今日他们与你我一样,连棋都看不懂,又哪里看得出胜负。”

    有人听着这话嘲笑说道:“胜负还要看?学士说童颜仙师在棋道上的造诣可称古往今来第一人,他怎么可能会输?”

    井商有些恼火,说道:“说得这般笃定,你能看懂这局棋啊?”

    ……

    ……

    棋盘山上。

    时间流逝,那几丛野梅已经被踩成粉尘,但依然没有谁能看懂亭子里的那局棋。

    人们只好去看那些有可能看懂棋局的那几位。

    雀娘咬着嘴唇,还在想很早之前的一步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的太入神,竟连嘴唇咬破了个口子也没发现。

    尚旧楼闭着眼睛,嘴唇微微颤动,无声念着什么。

    他们早已没有胜负之心,之所以依然全神贯注在棋局上,不惜耗损心神冥思苦想,只是想要理解这局棋。

    只是想要跟上井九与童颜的思考,着实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到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很准确地判断出棋力高低。

    谷元元与雀娘、尚旧楼齐名,但很显然还是稍弱了一筹,所以也最狼狈,脸色苍白,浑身被冷汗湿透。

    他只觉得这局棋好可怕。

    下棋的那两个人好可怕。

    何霑看着他的模样,有些同情地摇了摇头,想要饮酒,才发现酒壶早就已经空了,不禁觉得好生郁闷。

    亭里的棋局已经进入到了中盘阶段,他还能跟上井九与童颜的节奏,明白他们的思路。

    也正是如此,他才明确知道,如果这时候在亭子里的是自己,不管执黑还是执白,都已经输了。

    再次望向亭子里的那两个人,他生出一败涂地的感觉,又生出很多佩服。

    ……

    ……

    对局至此,刚刚过去半个时辰。

    井九与童颜的落子速度不是特别快,但都没有长考过,对局进行的非常流畅。

    有微风起,卷起一片青叶舞入亭间,落在棋盘上。

    井九与童颜的视线落在那片青叶上,然后抬头。

    他们对视一眼,确认过眼神,同时把手里的棋子放回小瓮里。

    ……

    ……

    棋局暂停。

    有茶水送入亭子里。

    井九与童颜端着茶杯,站在栏边,望向山外远方,没有对话。

    人们看着这幕画面,沉默不语。

    ……

    ……

    棋盘继续。

    风再起,比先前要大了些。

    有云层来到朝歌城上空,遮住了太阳,山气渐凉。

    场间的气氛也变得更加紧张。

    一片安静。

    没有人敢发出声音。

    棋局已至中盘,棋子渐密,再不懂棋的人也知道,双方终将正式相遇。

    童颜开始第一次长考。

    百息之后,他做出了决定。

    他用三根手指捉住那颗白棋,稍显笨拙向棋盘上伸去。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地感应到了这步棋的凶险以及其间的无限杀机……

    棋盘山上的云层忽然绞动起来,一道电光在云深处隐现。

    白棋轻轻地落在棋盘上。

    轰的一声巨响。

    雷霆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