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七章下棋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棋盘山上一片安静。

    当童颜说出这句话之后,没有人说话。

    是的,值得尊敬、气度风范,那些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结果。

    童颜睁开眼睛,转身望着井九说道:“我不是没有输过,刚学棋的时候我连输师娘十七盘,但是……我不想输给你。”

    听到这句话,别的人没什么感觉,以为童颜说的是天才之间的风头之争。向晚书却有些吃惊,他知道师兄的性情有些孤冷傲气,就连洛淮南大师兄也不喜欢、不愿亲近,但在棋道上,师兄却是个极有风度的人,不管对手是谁,只要有精妙之处绝对不吝称赞,对那些真正的棋道高手也会多给几分尊重,比如郭大学士,比如何霑。

    为何今日师兄输给井九后却要说这样的话?

    “经过今日,你还觉得棋只是游戏吗?”

    童颜盯着井九的眼睛问道。

    棋子落下,雷霆炸响,天地生出感应,如此棋局,怎能只是一场游戏?

    井九想了想,说道:“是的,我还是认为这就是游戏。”

    童颜瞪圆双眼,隐见血丝。

    “本质如此,不是贬低,因为游戏本身或者也有意义。”

    井九说道:“经历过程,迎来结果,不同道路,不同走法,也许我们活着、世界存在都是游戏。”

    “什么都是游戏?”

    童颜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那你这辈子有没有为什么拼过命?”

    井九没有说话。

    莫说这辈子,就算上辈子,他也没有为什么拼过命。

    “你对这个世界、对万物无情,漠然保持距离,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不想输给你的原因。”

    童颜沉声说道:“而我不一样,我愿意为很多事情献出一切。”

    比如黑白世界。

    井九静静看着他,等着后文。

    “棋,便是我的道。”

    “先前这盘棋,我自认已经接近完美,然而我还是输了……并且是输给了你这样一个不喜欢棋,对棋毫无感情的人。”

    “我不明白像你这样的人为何能走到这种程度,如果棋盘之上真有大道,它为何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让我还有亭外这些人怎么想?”

    “这不公平。”

    “这会让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

    童颜的眼神有些悲伤。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你我如何喜爱这个世界,对世界来说并无任何意义。”

    ——我们是擅长用美好的词语与定义来安慰自己的人类,而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赵腊月想起那天夜里离开旧梅园后他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忽然觉得有些冷。

    亭外的人们也似乎感觉到了雨后的寒意,死寂无声,气氛有些莫名的低沉。

    “不,我不相信……”

    童颜喃喃道:“一切都应该是有意义的,而且必须有意义。”

    他根本无法接受井九的说法。

    他自幼便深研棋道,在中州派师长的引领下,渐入深处,修的便是以棋入道。

    棋盘之上黑白两分,阴阳变化,看似神妙难测,实则其间自有规律。

    他便是要找到那个规律。

    这是他的毕生追求。

    ……

    ……

    “万物皆有道,但很多难言大道。”

    井九说道:“比如在我看来,琴棋书画都无法靠近大道,因为太简单。”

    听着这话,人群一片哗然。

    举世公认,围棋最是繁复深奥,谁敢说简单?

    人们本想反驳数句,忽然想起先前那局棋,再次沉默。

    世间只有井九说围棋简单,无人有资格反驳他。

    除非你能在棋盘上赢过他。

    “我以前没有下过棋,但做过类似的游戏,今天与你下完棋后,我感觉二者有相通之处。”

    说完这句话,井九轻拍桌面。

    棋盘受震,微微跳起。

    数百颗棋子从棋盘上与瓮里飞起,静静悬停在空中。

    黑白棋子杂乱地排列着,纵横相交,还有很多列是竖着的,变成一个立体的棋局。

    这画面很神奇,但对修道者来说,不算太难做到的事情。

    很多人愣住了,心想井九弄这么一个怪异的东西出来做什么。

    有些人已经想到了他的意思,震惊无语,心想还能这么玩吗?

    雀娘怔怔看着空中的那些棋子,生出无力的感觉。

    何霑双眉紧锁,心想这还是棋子不够,如果纵横竖三列都是十九道线,这个棋局会复杂到什么程度?

    童颜看着眼前这个由黑白棋子组成的如笼子般的事物,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这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事情。”

    井九说道:“确实很难,我现在也还做不到,但修道就是做人力不可为之事。”

    童颜说道:“这样会很累,就像你现在应该已经很累了。”

    井九说道:“是的,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般累过。”

    他说的很认真。

    童颜说道:“我不会因为这句话便有所安慰,我只是担心你继续下棋可能会输。我不喜欢赢了我的人再输给别人。”

    井九说道:“不用担心,因为我确实有些累,所以我不准备再继续。”

    听着这话,童颜有些不解,亭外的人们更是吃惊。

    你已经胜了童颜,今日棋盘山上还会有谁是你的对手?就算因为先前那局棋心力消耗太大,稍微歇阵便好,难道有谁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逼你立刻下场?

    井九说道:“你我之间的这局棋,是从海州开始的。”

    童颜明白他的意思,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明白。

    听到这句话,赵腊月与向晚书都想起了当时的画面。

    当时在四海宴上,井九拿了棋道第一,却引来了很多非议。

    向晚书笑着说道自己若像井九这般下棋会被师兄打,却被赵腊月听见了,于是才有了接下来的对话。

    “不错,我想告诉他,下棋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相信我,对他来说,下棋就是世间最简单的事情。”

    “是吗?希望稍后有机会领教一番。”

    “你不行,让你师兄来吧。”

    ……

    ……

    然后才有井九在青山试剑大会上说的那句话。

    “我和中州派约好明年去梅会与童颜下棋。”

    ……

    ……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过要拿梅会棋战的优胜,我只是要来与你下棋。”

    “现在,棋下完了。”

    井九走出亭子,带着赵腊月向山下走去。

    空中的那些棋子如雨一般落下。

    ……

    ……

    (首先说重点,以前写将夜的时候也说过,我对围棋一窍不通,只是喜欢看赛事新闻以及八卦野史,所以我写棋只能这么写,刚好也是我自己喜欢的写法。去年写到井九下棋的时候,很多读者便在喊阿尔法狗,是的,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想写那个感觉,柯洁比赛结束之后,我和沙包姐很认真而且激动地讨论了很久,其中有些内容就是这几章里我想写的。也有很多读者想到桑桑,必须要说现在的井九肯定远远不如桑桑,他现在最多算是经过改造的人类计算机,桑桑可是全知全能的存在,至少在她的那个世界里,爱她哟。最后,我这两个月确实有点抖音严重中毒,但是真的很美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