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晨光与暮色之间的你在哪里?
    白早的声音很轻柔,神情很温和,但同伴们听得很认真,很耐心,显得非常信服。

    就连幺松杉都是如此。

    这个队伍的成员境界实力比较普通,除了白早之外最强的便是幺松杉。

    没有洛淮南这样的超级战力,也没有桐庐,或者往年里的过南山、顾寒这般的杀神,但他们在道战里的成绩却是非常优秀,远在西山居的那幅踏血寻梅图已经完成大半,而且得到了禅子的赞扬。

    白早的推算与指挥能力太强,神情言语里的亲和力与说服力足以让所有同伴都相信她的判断。

    这大概就是天然的领袖。

    因为她的从容,本来因为铁线虫的消息有些不安的同伴也平静下来,开始布置阵法。

    白早抬起头来,望向远方那道山影。

    寒风再次刮起,卷着雪粒,击打在她的白纱上。

    那名悬铃宗女弟子用眼神询问要不要拿件毯子。

    白早微笑摇头示意不用,双手紧了紧衣裳。

    其实她不像外表这般自信。

    那个叫代寅的昆仑弟子死得太早了。

    不过既然道战没有停止,那就应该不是兽潮的问题,不会有太多危险。

    然后她想起一件事情,唇角微翘,开心地笑了起来,向同伴们问道:“他们今天到哪里了?”

    幺松杉从一名同伴处接过法器看了两眼,走到她身边,脸色有些古怪说道:“离我们还有六十余里。”

    从前些天,他们一行人便发现有个队伍的行走轨迹有些怪,竟似乎是向着他们而来。

    那个队伍的速度不是特别快,但如果再这么走下去,两天后双方便会相遇,就在北方那道黑色的山影前。

    道战的竞争虽然激烈,但绝不可能出现人类修行者自相残杀的情形。

    幺松杉古怪的脸色当然不是警惕,而是因为井九就在那个队伍里。

    ……

    ……

    晨光降临的时间有些晚。

    白早一行人继续向着雪原深处进发,搜寻雪国怪物进行猎杀。

    前方必然更加凶险,但这就是道战的意义。

    暮色来临的时间有些早。

    同伴们围在白早的身边,开始倾听她轻缓的声音。

    今天他们猎杀了两只普通的雪足兽,战斗的时候非常谨慎,生怕出现意外情况。

    但最后在猎物的甲壳里他们没有发现听耳,也没有发现铁线虫。

    同伴们散开准备阵法。

    白早坐在风雪里,想着这件事情,生出更多不解。

    为何参加道战的那么多修行者都没有遇到铁线虫,却让晚出发那么多天的井九等人遇到?

    她下意识里问道:“井九到哪儿了?”

    幺松杉看了一眼法器,说道:“离我们还有三十余里,西南方向。”

    其余三名同伴对视一眼,然后望向幺松杉。

    他们知道白早很关心那个小队的行进路线,但今天她问的不是他们,而是直接问的井九,这意味着什么?

    “别看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幺松杉说道:“据我所知,井九师叔与腊月师叔出山游历过两年,其余时间都在青山里修行,没有见过外人。”

    他们才想起来,是啊,青山里还有一个赵腊月呢。

    ……

    ……

    晨光来临的时间比昨天更晚了些。

    白天的时候,他们一行人没有遇到任何雪国怪物,就连雪也停了。

    天地一片安静,或者说死寂。

    越来越近的那道黑色山脉,显得那样静穆,令人生畏。

    黑色山脉中间有道峡谷,可以通往更远的地方,也就是真正的雪国。

    白早看着那处,心里生出强烈的警兆,说道:“点火。”

    暮色来临的时间比昨天更早了些。

    ……

    ……

    夜色已至,按照前些天的习惯,井九应该已经喊停,但今天他没有,所以殷清陌三人继续向前走着。

    井九走在最后方。

    那三个年轻的修行者的配合已经很默契,而且这些天一直没有遇到铁线虫这样的凶物。

    他摊开手掌,那只小甲虫蹦到他的掌心。

    小甲虫的外壳依然是纯白色的,只是过了这几天要显得坚硬了很多,不再像初生时那般脆弱幼嫩。

    井九注意到,它在寒风里停留的时间越长,或者外界的温度越低,甲壳的硬化速度便会越快。

    至于小甲虫以何为食,他还不知道,因为他没有管过这件事情,反正它现在还活着。

    他忽然感应到了些什么,收回手掌,说道:“有人被围攻。”

    前方三人停下脚步,吃惊地望向他。

    这时候在雪原上不可能有邪派修行者,只会是参加道战的同伴。

    伍鸣钟问道:“什么位置?多远?”

    “东北,十一里地。”

    井九不需要看便说了出来。

    那里本来就是他要去的地方,夜色降临他没有喊停,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殷清陌脸色微白说道:“怎么办?”

    在雪原上行走了这么多天,三名年轻的修行者已经不像最开始那般紧张,但毕竟随后这些天他们一场战斗都没有经历过,唯一的印象还是当日代寅惨死的画面,忽然知道前方有参加道战的同伴被怪物围攻,下意识里生出畏怯的感觉。

    井九解下身后的铁剑,说道:“你们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如果是平时,十余里的距离驭剑而行只需要片刻时间,但此地已经是雪原腹部。虽说这些天诡异的没有雪云,高空里的罡风却更加狂暴,而且离地面越来越近,驭剑而行最多只能离地面数十丈,很容易被那些弹力惊人的怪物偷袭。

    殷清陌三人对视一眼,下定决心,说道:“我们一道去。”

    井九稍感意外。

    伍鸣钟唤出剑盾。

    四人踏了上去。

    ……

    ……

    峡谷里刮来一阵极寒冷的风,火堆里的火苗被碾压的快要消失。

    一颗明珠升至夜空,散发出乳白色的光毫,照亮了百余丈方圆的地面。

    白早坐在雪地上,白纱带着斑斑血点,很是柔弱,竟是受了不轻的伤。

    四周的夜色里到处都是奇怪的声音,就像是金属在摩擦,又像是破了的铜锣在高速振动,令人心悸。

    她知道那是雪足兽在用锋利坚硬的前肢互相摩擦,这是进攻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