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九章都走
    流光钟乃是中州派极著名的法宝,在元婴级别以下的战斗里可以说是至强的存在。

    这法宝乃是来自远古的传承,天生一对,分别叫做北辰钟与南屏钟。

    当今中州派掌门与夫人,年轻时凭着这对钟不知击败了多少同代天才,又杀死了多少冥界妖人与雪国怪物。

    这些年北辰钟一直在洛淮南的手里,随其展放光彩,威名不坠。

    但直到此时,众人才知道原来南屏钟竟是在白早手里。

    白早乃是中州派掌门夫妇的独女,当然有资格拿着南屏钟。

    可这是不是说明,中州派掌门夫妇已经达成一致,决定选择洛淮南而不是童颜做为白早的道侣?

    如果这是真的,那必将成为整个朝天大陆修行界最受关注的事情。

    那是以后才需要思考的问题。

    现在的问题是白早为何会忽然祭出流光钟?

    年轻修行者们生出这些想法,只是极短的时间。

    南屏钟轰向了那名西海剑派弟子。

    嗡的一声!

    狂风骤起,一道难以形容的气浪与无形的音浪,向着峡谷四周传播。

    雪块狂舞,崖壁骤碎,天地气息都因之生出变化。

    那名西海剑派弟子乃是派中嫡传弟子,于最危险的时刻召唤出本命飞剑,强行挡了一记。

    但他的飞剑哪里挡得住这等级别的法宝?

    凌厉破空声起,那道飞剑斜斜飞起,刺进坚硬的崖壁里,没入两尺有余,只剩下一个剑柄。

    那名西海剑派弟子被震飞十余丈,落在雪地里,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被同门扶起来后,他顾不得察看伤势、擦去鲜血,满脸震惊看着那边喊道:“白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位同门低声提醒了他一句。

    他望向原先自己所在的位置,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一道黑色飞剑悬停在那里。

    刚才如果不是他强行出剑然后被震飞,只怕已经被那道黑剑悄无声息地斩中。

    换句话说,没有白早,或者他这时候已经死了。

    那道黑剑有些宽,看着并不出奇,却没有任何气息波动,就像是真正的幽灵。

    那名西海剑派弟子余悸难消,再也说不出话来。

    其余的那些年轻修行者,看着那道黑色飞剑,也觉得身心俱寒。

    都知道井九拿了道战第一,但还是没有人会把他与洛淮南、桐庐这样的人物相提并论。

    不过是无彰初境,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现在众人才知道,他的剑究竟有多可怕。

    ……

    ……

    井九转头看了白早一眼。

    在青山他曾经听过顾清的议论,最近这些年中州派与西海剑派的关系逐渐好转,甚至有了结盟的迹象。

    当初海州城外的四海宴上能够看到中州派弟子的身影,便是证明。

    这大概便是白早出手的原因。

    她很聪明,大概觉得这记南屏钟,既保住了那名西海剑派弟子的性命,同时也帮他出了口气。

    只是你凭什么判断这样我就满足了呢?

    井九没有说话,眼神里也没有太多情绪。

    白早却准确地接受到了他的意思。

    寒风拂动白纱。

    她说了句话,声音很轻,只有井九能听到。

    “给我个面子啦。”

    井九没有说什么,把黑剑召了回来。

    那名西海剑派弟子,带着恨意看了他一眼,但再不敢出言挑衅,把自己的飞剑从崖壁上取了出来。

    只有境界实力终究无法服众,更何况这是道战,并不是生死较量的地方,很多道声音响了起来。

    “就算你拿到道战第一也没有人服你,因为你是个懦夫,而且霸道无理,凭这两点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洛淮南!”

    “不错!难道你还能堵住我们所有人的嘴?除非你把我们全部杀了!”

    “像你这样的有什么资格继承景阳真人的衣钵!”

    井九就像是没有听到这些声音,问道:“悬铃宗有没有来人?”

    一个小姑娘看了看四周的同道,怯生生地举起了手。

    紧接着,又有两名悬铃宗弟子举起了手。

    悬铃宗弟子在道战里扮演的角色一直都很重要,参加的人数向来很多。

    井九接着问道:“大泽呢?”

    有人举手。

    有两名大泽的修行者在场。

    井九说道:“我们并非同宗,按理不应强行要求你们同行,但是你我三家之间关系太近,若不带你们走,事后难免会被你们家的长辈说见死不救,那样太麻烦。”

    悬铃宗与大泽的弟子们怔了怔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好生无措。

    有别派弟子看着这画面,生出同情,喊道:“凭什么?他们又不是青山宗的。”

    井九没有理会此人,对悬铃宗与大泽的弟子说道:“或者,与我打过。”

    悬铃宗与大泽的弟子们对视一眼,看出彼此心里的无奈。

    井九再次向人群望去,确认没有果成寺的僧人,也没有依附青山宗的小宗派弟子。

    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一位少女身上。

    那少女的衣饰他有些眼熟,应该是多年前看过不少次。

    “水月庵与青山关系确实不错,但我可不会听你的,要打就打,就算打不过,你难道还能把我杀了?”

    那位少女说道,眼神里的轻蔑意味非常清楚。

    井九心想以往水月庵的师妹何等温柔可人,直至出了个连三月才养成这般看天地都不顺眼的性情。

    他没有说什么,对峡谷里众人说道:“其余人想留下的便留下,想走的便走。”

    那两名西海剑派弟子与昆仑弟子率先离开,很多年轻修行者也随后离去。

    有些人恼火想着自己居然因为如此荒唐的事情耽搁了这么长时间,那要少杀多少雪国怪物,道战上的成绩必然一落千丈,终是忍不住骂了几句脏话,还有人朝着井九所在的方向啐了一口。

    中州派的弟子在请示了白早之后,也随各自小队离开。

    峡谷里便只剩下青山弟子、最开始便跟着井九、白早的六人,再就是悬铃宗与大泽的五名年轻弟子。

    井九没有再说话,开始调息养神。

    ……

    ……

    事实上,在峡谷四周的的山道里,还有些参加道战的年轻弟子没有离开。

    比如最先离开的两名西海剑派弟子与那名昆仑弟子所在的队伍。

    有人不解问道:“为何不走。”

    一名西海剑派弟子沉声说道:“反正已经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稍后便要入夜,不如就在这里扎营。”

    那名被流光钟震伤的西海剑派弟子咳了两声,看着峡谷下方恨恨说道:“不错,顺便可以看看热闹。”

    别的年轻修行者有些不解,心想有何热闹可看?

    那名西海剑派弟子又咳了两声,嘲讽说道:“驭剑会被罡风吹死,青山宗肯定不会来接,我倒要看他们准备怎么离开,像丧家之犬般走回去吗?”

    ……

    ……

    时光渐移,暮色渐浓。

    峡谷下方的年轻弟子们感受到了山野间投来的那些眼光。

    那名叫做雷一惊的两忘峰弟子再也受不了,走到井九身前近乎哀求说道:“半途中止道战,事后会被师门惩处,就算你是师叔,也不能无视门规吧?”

    井九说道:“我不记得门规里有这条。”

    雷一惊负气说道:“既然要回去,那就走啊。”

    凭你们的速度,在变故发生之前,很难走出这片雪原。

    井九在心里想着,却懒得解释,直接说道:“等着。”

    雷一惊无力地挥了挥手,不想再说话。

    其余的那些年轻人,也不想再说话。

    一直都在等。

    现在众人已经明白,前些天的等待是他要凑齐青山宗参加道战的十名弟子。

    那现在又是要等什么?

    忽然,峡谷里出现一片极大的阴影。

    本就因为井九的话有些不安的年轻弟子们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向天空望去,发现云层后的阳光已经消失。

    仿佛夜晚提前来临。

    难道是那种奇特的寒雾再次出现?

    青山弟子的反应最快,不待井九发令,九道飞剑呼啸而出,布成剑阵,守住四方。

    有些人望向白早。

    白早看着天空,神情微异。

    薄云骤破。

    一艘巨大无比的飞舟带着无数道云丝与湍流,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间。

    巨舟缓缓向着地面降落,带来难以想象的压迫感。

    ……

    ……

    (首先祝大家节日快乐。其次,我把抖音卸载了,不是因为腻了,而是因为太耗时间,抖音真是我这两年遇着的最美好的东西之一了,还是强烈推荐。最后,之所以要节约时间是因为我打算更认真地工作,更新不会加快,因为想要存稿,中旬的时候会连续跑几个地方——看看将夜电视剧的素材,拿些奖项,刷刷社会存在感,我尽快回家,还是家里好,方便写东西,方便我在五月二十号恢复两更,我喜欢这个故事,尤其是后续某个情节,想尽快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