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我不想为你做嫁衣
    白早当然不会相信洛淮南这时候说的话。

    如果他活着出去,应该会编一个特别美好的故事,令闻者动容,泪如雨下,但他绝对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在哪里……

    他会希望自己会死在这里,无法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噢,不,也许稍后待他恢复了些功力,在离开之前便会亲自动手杀死自己。

    想完这些,她平静下来,只是对陪自己来到这里的井九生出了很多歉意。

    洛淮南看着她的眼神,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不管你怎么想,你都是我最疼爱的小师妹,我不会杀你。”

    白早微笑说道:“是吗?”

    也许是被她笑容里的嘲弄意味刺激到了,洛淮南神情微凛,说道:“我也许算不上纯粹的好人,但我确实坚守仙侠之道,桐庐遇险便是我出手所救,不然我又何至于落入险境?师妹,你真的要相信我……”

    白早静静看着他。

    洛淮南渐渐沉默,取出一粒丹药服下,开始调息化解药力。

    白早说道:“在今后漫长的修道生涯里,你能说服自己吗?”

    对中州派这样的正道修行门派而言,道心不移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也许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有为正道牺牲的勇气与意志,并且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只是……”

    洛淮南看着那具雪虫的尸体,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没有想到被这只雪虫吞进腹内后,我并没有立刻死去,竟然被它带到了这里。死亡就在眼前,却又始终不肯显现真容,过程是那样的漫长,那种滋味我再也不想尝试,漫长的修道生涯?不,在这段经历之后,我再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比这更加漫长。”

    白早说道:“所以你的勇气与意志都被消磨光了。”

    洛淮南望向她认真说道:“是的,我不想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还有很多风景没有看,在雪虫腹内我已经暗自发誓,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今后必将不惜一切代价活着。”

    白早说道:“我相信你的说法,因为收到你求援信号的时间有些晚。”

    对洛淮南来说,得到她的认同似乎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神情变得轻松了些。

    “师妹你来救我,我非常感激,但我知道如果最后只有一种选择,你一定不会牺牲自己而让我活下来。”

    “于是你决定从我手里抢走万里玺。”

    白早看着他说道:“不说你我,你觉得自己对得起我的父母吗?”

    洛淮南沉默了会儿,说道:“师父师娘对我恩重如山……吗?那为何你参加道战,随身带着万里玺这样的法宝,而我参加了这么多次道战,却一次也没有拿过?如果说道战是以生死考验人,为何你能置身事外?凭什么死的人就是我?亲疏终究有别,他们待我凉薄,也莫要怪我心狠。”

    白早很是生气,说道:“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你不亏心?”

    洛淮南神情漠然说道:“师父师娘争了一辈子,争到我们这一辈,师父想让我娶你,师娘想让童颜娶你,能够迎娶你这样的女子,无论怎么看都是最好的事情,那你可知为何我与童颜都没有立刻答应?因为我们都清楚,师父师娘只是想给你这个病秧子寻个双修道侣,助你弥补先天亏欠,我与童颜修行的再如何辛苦,也不过是为你做嫁衣罢了。”

    白早闻言微怔,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

    “童颜是世间最聪明的家伙,怎么会看不出来,于是他想了一个特别聪明的方法,那就是拿我当借口。”

    洛淮南微涩一笑,说道:“他退的如此之快,那我又能往哪里退?我只好发下宏愿,境界大成之后便来雪原为人族守夜,成为第二个刀圣。谁愿意像那个白痴一样枯守雪原数百载?不过是为了避掉这门婚事不得已的选择,我本想看看童颜还能往哪里退,却没想到这件事情反而为我带来了不少名声。”

    白早沉默着,没有说话。

    “不过现在很好,我以后应该不用来北边了。”

    洛淮南的这句话没有说完。

    白早如果死在这里,他自然不用再为了避掉这门婚事,来雪原效仿刀圣当年。

    “那你曾经发下的宏愿呢?整个修行界都知道此事,难道你不怕被人笑话?”

    白早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洛淮南说道:“时间可以让人们忘记所有承诺,而且说给别人听的的东西本来就不重要,就像你曾经对我与童颜还有南山他们说过的那些事情一样。人族的前途、雪国的威胁、冥部的安静,长辈们的保守,这些只不过小女孩的臆想,难道你真以为我相信你说的话,愿意帮助你带领年轻一代的修行者,完成所有前人都无法完成的伟大事业?”

    “难道你以前说的话都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不过是看在你喜欢我,尊敬我的份上,陪你玩会儿。”

    “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扮家家酒?”

    洛淮南沉默了会儿,说道:“我比你大很多岁,那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童颜在陪你玩。”

    白早如公主般骄傲地抬起头,说道:“我以前确实很尊敬你,但你说错了一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洛淮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就像云梦山里的那个大师兄,神情宠溺地看着因为生气而撒谎的小师妹。

    白早接着说道:“我喜欢的是井九,就算是童颜师兄,也要比你强太多。”

    “我知道你这时候不高兴,但何至于此便委屈自己。”

    洛淮南微微挑眉,说道:“那个叫井九的青山弟子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被你拿来做借口?”

    白早微笑说道:“我说的是真的,因为你长的实在是不好看。”

    洛淮南是正道修行界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身形高大,威风凛凛,气度非凡。

    但他的长相着实谈不上好看,只是普通。

    童颜天生稚颜,眼神如雪,远胜于他。

    更不用说井九。

    “师妹你真的很了不起。”

    洛淮南强行压制住心里的怒意,淡然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能轻易地激怒我。”

    “我没有撒谎,我与井九确实两情相投,不然你以为凭我自己,怎么可能来到这般严寒的北方?都是他不惜耗损真元,还废掉数件青山法宝,才把我送到这里。”

    说话的时候,白早的脸上满是柔情,极为真实,绝非虚假。

    因为,她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洛淮南怔了怔,神情微寒说道:“是吗?那他的人呢?”

    白早说道:“我们遇着一只雪虫,他带我战斗不便,先把我送进洞里,再去与那只雪虫杀过,想来片刻便到。”

    如果她不说这番话,洛淮南或者还真会相信几分,此时却判断出她在撒谎,说道:“如此说来,我要抓紧时间了。”

    说完这句话,他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白早也闭上了眼睛。

    她本就没想用井九来吓他,只是想在他的道心里种上一丝怀疑,同时让他不要太过注意自己。

    洛淮南在雪虫的腹内必然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积蓄多时的真元又用在偷袭里,想要恢复到能够使用万里玺的境界,需要一段时间,而且他不知道她已经练成了伏藏卷,如此一来,她或者真有可能更快恢复过来。

    寒意渗过倒塌的石堆,来到洞里。

    南屏钟与北辰钟静静地躺在地面。

    时间缓缓流逝。

    睫毛微眨,冰霜落下。

    洛淮南睁开眼睛,站起身来,走到白早的身前。

    “没想到,你居然学会了伏藏卷。”

    白早睁开眼睛,神情有些疲惫,似乎已经放弃。

    中州派十七玄功里,伏藏卷是比朝元诀层级更高的金丹法门,修行极为困难,甚至还在天地遁法之上。

    洛淮南说道:“师妹,我不想羞辱你,你自己交出来吧。”

    同为中州派弟子,就算白早宁死也不肯交出万里玺,他依然有办法破开她的随身法器,那手段会非常残忍。

    白早取出万里玺,扔给了他。

    她没有想到洛淮南也练成了伏藏卷,但依然没有放弃希望,先前说话的时候没有露出口风。

    果然,洛淮南没有立刻离开,他拂袖震飞雪石走到洞口,向崖外看去。

    他认为白早在撒谎,但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那个叫井九的青山弟子如果真的在,万一他能活着离开,自己怎么办?

    看着洛淮南的背影,白早眼神微冷,准备调动用伏藏卷积蓄起来的那点真元,发起最后的攻击。

    她没想过能战胜洛淮南,只希望用玉石俱焚的手段,把对方带入石壁外那片恐怖的风雪暴里。

    忽然,洛淮南发出了一声轻噫,显得很是意外。

    白早想到某种可能,神情变得紧张起来,再也无法出手。

    ……

    ……

    一个人影出现崖壁上,在风雪里缓缓向上攀爬。

    风雪如刀,温度低的难以想象,崖壁上的石壁被二者磨的比冰面还要光滑。

    但那人的手始终紧紧贴在石壁上,没有被风雪里巨大的力量带走。

    他感应到了些什么,抬头向上方望去,与洛淮南静静对视。

    ……

    ……

    (极其难得三千字,章节名有两重意思,前些天汇报的,争取二十号开始两章,这些天在存稿,也在复习,我觉得大道是很认真地在往简单写的,但因为宗派和人物的关系,有的时候还是有些难记,刚好,钟林1234同学发了个总结的帖子,就在书评区的置顶里,大家可以看看。我这些天写的时候,都是开着那个帖子写的,特别好用……感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