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令人厌倦的故事
    “抱歉。”

    洛淮南说道。

    北辰钟如一道流光,破开风雪而去。

    ……

    ……

    井九静静看着洛淮南。

    如此突然的攻击,如此阴险的段,没能让他的神情有任何变化。

    他的眼神很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绝望,只是有些厌倦。

    流光混在风雪里落下。

    轰的一声。

    石壁崩裂。

    ……

    ……

    看着北辰钟完全击中,井九再次落入暴风雪里,再无幸理,洛淮南转身走进洞里。

    只在洞外停留了极短的时间,他的眉便结了冰,真元的运转也变得有些凝滞,知道自己不能再停留。

    “师妹,此番道战,我又有奇遇,所以我真的很不想死。谢谢你来救我,我一定会有很好的未来。”

    对白早说完这句话,洛淮南启动万里玺离开了这里。

    ……

    ……

    一口鲜血喷出。

    白衣上的血刚刚凝结,又多出了很多血点。

    就像西山居里的那些梅图,被画师画出了很多新梅。

    白早道心大乱,用伏藏卷艰难调集的那些真元尽数散去。

    她艰难走到洞口,望着崖下的风雪,默默流下两行清泪,瞬间成冰。

    “你这时候需要做的事情是静养,而不是哭。”

    一道声音从崖下传来。

    那声音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仿佛比风雪还冷。

    在白早听来,这声音却是那样的温暖。

    井九伸把她像孩子一样拎起、走进洞中,动作有些粗鲁地塞进雪虫的尸体里。

    雪虫里还残着很多粘稠的汁液,包裹住她的身体,可以阻止寒意入侵。

    他的右拂过坚硬的石壁,无数石块如雨般落下、跳起,再次堵住洞口,极其严密,没有一丝寒风能渗进来。

    与赵腊月不同,白早很在乎干净,若是平时浸泡在雪虫的尸液里,哪怕知道理由,她也会觉得很恶心。

    但这时候她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她的眼里只有井九。

    她的视线随井九而动,一刻都不愿意移开,如呆了一般。

    井九取出一颗丹药,递到她身前。

    那颗丹药色泽暗红,外形普通,有一种艾草的特有辛味。

    这是玄草丹,当初在南河州宝树居的时候,井九曾经拿出来过一颗。

    这种灵丹内蕴极烈的火性,便是冥界的阴寒也能驱除,在炼养金丹方面更有极强的功效,很是珍贵。

    最关键的是,玄草丹乃是中州宣化山出产,白早是中州派弟子,所修玄功与之完美相合。

    如果是以前,白早会怀疑为何井九这名青山弟子为何会有自家的灵丹,至少会生出好奇。

    但这时候,她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张嘴把玄草丹吞了进去。

    唇瓣触着指尖,白早确信他是活的,而不是自己的想象,终于放下心来,神识一松,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她的面纱已经在战斗里脱落,露出清丽的容颜。

    在睡梦里,她的神情显得更加柔弱。

    井九以剑识望去,只见一道明亮的线出现在少女的颈间。

    玄草丹已化,正在融进她的身体。

    他有些倦意,盘膝坐下,开始调息。

    这里太冷。

    寒意入骨,便是他的真元运转都有些凝滞。

    好在他身体很特殊,不用担心会被直接冻死。

    主要是那道十余万里外的意识,让他的真元与精神耗损太剧。

    被风雪漩涡吞噬后,他担心再次惊动那位遥远的存在,不敢驭剑,只好从崖下徒攀爬而上。因为同样的原因,洛淮南用北辰钟袭击他的时候,他没有反击,硬受了一记,松开双,再次落入风雪漩涡里。

    当然很危险,换成别的修行者会必死无疑。

    掉下去两次,爬两次,很容易让他觉得厌倦。

    他活过两次,同样的修行之路要走两遍,真的有些烦。

    厌倦还来自这件事情本身。

    他不知道洛淮南为何会出袭击自己,也没有问白早,但稍微推演计算,便能猜到大概的故事。

    人心险恶而且自私。

    在世间这样的故事太多,只要你活的时间足够长,那么早晚都会遇到。

    任何事情,重复多了便自然无趣,令人生倦,令人生厌。

    所以那些年,他只在神末峰里静修,从来不见外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结束调息,睁开眼睛。

    他用剑识自观,确认剑丸无损,道树如前,只是真元运行速度较平时慢了七成。

    白早也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玄草丹的药力尽数化入身体,让她的精神好了些。

    但这终究只能保证她暂时的安全,无法长时间帮助她抵御苦寒。

    那只雪虫尸体里的粘液也终有用完的那一天。

    更麻烦的是,她的金丹上出现了两道极深的裂口,随时可能碎开。

    洛淮南下真的很绝。

    白早沉默不语。

    结金丹本就是中州派修行里最难的关口,类似于青山剑宗的剑丸生。

    历经千辛万苦才结成的金丹,一旦碎裂,想要通过重新修行再次结成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就算她是中州掌门的独女,有无数仙草丹药筑基,或者可以二次结成的金丹,想拥有与以前的品级几无可能。

    换句话说,她的修行道路似乎已经能够看到尽头在哪里。

    洞里没有风,寒意还是透过了石块,落在她的身上。

    她先天不足,此时又受了重伤,被寒意入侵,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抱歉连累了你。”

    白早轻声说道:“但我想,你既然能带我来到这里,应该也有办法离开。”

    “我不确定,天地寒意较先前更盛,真元运行有些不畅。”

    井九说道:“我与飞剑之间的联系随时可能断绝。”

    不知何时,那把铁剑回到了他的身边,被他抱在怀里。

    他注意到白早的脸色有些不好,心念微动。

    一道剑火从铁剑上生出,照亮了石洞,看着就像是一根火把。

    铁剑在他的怀里燃烧,画面看着有些神奇。

    火光看着有些温暖,与外界侵入的寒意比较起来,却还是太过渺弱,洞壁上的残雪表面刚刚融化,又迅速结成坚冰。

    看着冰面上映出来的自己的苍白的脸,白早下定决心。

    “我能让你离开,洛淮南以为我只有一件万里玺,其实我还有一个。”

    说完这句话,她取出一个东西扔给了井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