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三十一章请讲出你的故事,信就算我输
    驭舟的适越峰弟子们对视无语,不知该怎么办。他们的任务是去朝歌城把受伤的赵腊月接回来,眼看着青山便在眼前,剑舟多留了数日已是违背了师门命令,更何况还要去遥远的北方?

    顾清看着那些弟子认真说道:“快去准备吧,你们知道的,我师父、师叔的脾气都不大好。”

    伴着微微的震动,剑舟四侧的云层被扰动,化作道道絮丝,渐被抛到身后。

    顾清走回舟首,视线从被破开的云雾回到赵腊月的背影上,眼里满是担心。

    剑舟的速度依然不快,赵腊月没有催促,数日后才抵达了白城。

    往年安静的白城,现在变得热闹了很多,却也更加寒冷。

    暮色浓郁,没有一丝暖意,明明盛夏,却仿佛隆冬。

    青山剑舟降落的时候,远处里隐隐可以看到多家宗派的法船。

    满是残雪的原野上,很多庭院散落其间,明显是最近几天新出现的。

    “这种时候,居然还没有忘记住的舒服些,真是仙家作派。”

    顾清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很平静,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嘲讽意味。

    赵腊月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视线落在四周的晚霞里。

    她境界尚浅,但后天剑体的感知能力极为敏锐,能够察觉到有好几道极为强大的气息在云层上方。

    想来是各宗派的超级强者,正在那里远眺北方。

    只是就这么看着吗?

    ……

    ……

    木剑舟落在一片庭院外。

    南忘站在院外。

    几天前,她与和国公等人一道离开了朝歌城,来到此间。

    如果是平时,她绝对不会亲自出来迎接赵腊月。

    双方辈份与地位相同,但资历与境界相差太远。

    今日情况不同。

    井九为青山宗乃至整个修行界立下了大功,却陷落雪原、生死不知。

    神末峰前来关切此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是需要被郑重对待的一件事。

    赵腊月走进庭院,青山弟子们纷纷行礼。

    顾清跟在她的身后,视线一扫,发现不多不少,刚好是九个。

    南忘没有跟着进来,就是为了方便神末峰问话,又或者是发飙。

    “怎么回事?”

    赵腊月面无表情问道。

    幺松杉上前,把道战里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视线在这些青山弟子的脸上扫过。

    这些青山弟子都低下了头。

    那名叫雷一惊的两忘峰弟子,更是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井九要求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是那样的不服气,甚至想过不顾辈份尊卑,强行抗命。

    然而道战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了井九的预判。

    如果不是井九,他们都有可能像那两名西海剑派弟子一样,死在那场诡异的寒雾里。

    赵腊月没有像南忘以为的那样,问清楚当时发生的事情后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让他们散了。

    稍后,大泽令与悬铃宗的一位太上长老专程前来致谢,请赵腊月节哀。

    接着,和国公与渡海僧等人又前来探望。

    终于,再没有人来,庭院里恢复了安静。

    “节哀是什么意思?真是太过分了!”

    元姓少年眼眶微红说道。

    顾清依然冷静,说道:“接着怎么处理,只能在这里等着?”

    “没有人知道雪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掌门法旨里说的清楚,青山弟子严禁踏入雪原一步,尤其是我。”

    赵腊月神情淡漠说道。

    顾清想了想,说道:“我去那边打听一下,洛淮南就算伤势再重,也不可能在云梦山里昏迷太久。”

    赵腊月望向南方那片正在落雨的阴云,说道:“我去见剑律。”

    元姓少年欲言又止。

    ……

    ……

    顾清去了中州派的地方。

    同为正道修行界的领袖,中州派与青山宗彼此向来看不顺眼。

    若在往日,他绝对不会得到任何好眼色,只会收到警惕而敌视的目光。

    今天他居然得到了一杯热茶,知道他是井九的徒弟后,身前的桌上甚至添了一个果盘。

    接待他的人也从一名普通弟子变成了一位元婴长老。

    中州派庭院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压抑。

    白早是掌门独女,比井九在青山里的地位不知要重要多少倍。

    顾清问道:“请问前辈,洛仙师可否醒了?”

    那位长老说道:“还没有,白真人正在替他治伤。”

    修行界都知道白早随母姓,白真人便是中州派掌门夫人。

    在朝歌城外的鸣翠谷,赵腊月被中州派元婴长老魏成子暗杀,为了此事,白真人专程去青山见青山掌门与元骑鲸解释此事,以顾清的辈份身份,自然无缘得见。

    中州派掌门夫妇都是大乘境界的世外高人,等同是青山掌门与元骑鲸这样的通天境大物,神通天地,便是与传说里的仙人也差不了太多。这样的人物亲自出手,只要洛淮南还有一口气,便应该会很快醒来。

    顾清说道:“我方不方便在这里等?”

    中州派长老看了他一眼,心想天都要黑了,你一个青山弟子在我派停留当然不方便,但明白他着急何事,没有出言送客,说道:“那你就在此间等着。”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莫要到处走动,惹来误会便不好。

    顾清连声道谢。

    中州派长老自然不会一直陪着,先行离开。

    看着新换的热茶与果盘,顾清心里的那种感觉越来越真切。

    青山宗与中州派的关系真的要变好了。

    师父与白早一道失踪,原来会促成正道修行界的大团结啊。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顾清静静等着。

    夜色渐深,脚步声响起,他抬起头来。

    那位中州派长老走了进来,说道:“淮南醒了。”

    顾清神情微凛,调整坐姿,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中州派长老开始讲述洛淮南所说的那个故事。

    顾清听的非常认真,神情专注,不时嗯嗯,偶尔轻呼,脸上满是担心的神情,又有感动,最后尽数化作感伤。

    在那个故事里,井九与白早是好人,洛淮南当然也是好人。

    只不过那之前,他为了救桐庐与雪虫大战一场,被吞入雪虫腹中,已经受了重伤,意识有些模糊。

    他能记住的有一把血剑刺破雪虫的表皮。

    有白早师妹把真元灌进他的体内。

    有井九站在风雪里,神情漠然地与雪虫战斗。

    寒雾对他似乎没有什么危害,

    风雪越来越大,雾气越来越冷,局面越来越危险,井九浑身是血,依然英勇无惧。

    眼看着再也无法支撑,白早师妹启动万里玺,把他送回了云梦山。

    他最后看到的画面是白早师妹向着井九疾掠而去,然后天地变白。

    一场雪崩。

    从崖上落下的不是真的雪,而是无数条雪虫。

    ……

    ……

    洛淮南说完这个故事,再次昏迷。

    顾清听完这个故事,就此告辞。

    重述故事之后,中州派长老看他的眼神更加温和,对他说了声节哀,让向晚书亲自他把送了出去。

    向晚书很难过,对他说了些话。

    顾清没有记住那些话的具体内容,大概就是感谢、如果没有井九、请转达、若有时间,想去探望、……

    之所以无法记住这些话,可能是因为他这时候有些冷。

    入夜后的白城原野,比白天更加寒冷。

    他望向北方夜空下那些隐隐可见的灰白色,心想那就是传闻里进去必死的寒雾?

    师父还能活着吗?

    他下意识里紧了紧衣领。

    在两忘峰的时候,他便学会了适越峰的六龙剑诀,剑势成如火龙,剑意亦如此,最不惧寒。

    但他这时候却感受到一道刺骨的寒意。

    ……

    ……

    长夜将尽。

    晨光将临。

    顾清回到青山宗庭院时,赵腊月也刚刚回来。

    不知道她在那片落雨的阴云下停留了多长时间,依然没能改变青山宗真正的大人物们的态度。

    元骑鲸不同意她进雪原。

    元姓少年面露犹豫之色,说道:“要不然我……”

    顾清拍了拍他的肩,说道:“不用。”

    然后,他把洛淮南的那个故事说了一遍。

    这个故事很简单,因为洛淮南受了重伤,神识不清,缺少很多细节。元姓少年听得很是认真,自行在脑海里补上那些画面,觉得师叔好生了不起,热血上涌,恨不得这时候就冲进雪原,与那些怪物大战一场。

    赵腊月忽然看着顾清问道:“你怎么看?”

    顾清沉默了会儿,说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没有细节,就没有漏洞,但我……还是不信。”

    正是因为不信,所以刚才离开中州派的时候,他才会觉得夜风是那样的寒冷。

    赵腊月面无表情说道:“我也不信。”

    元姓少年有些吃惊,问道:“我没觉得哪里不对啊。”

    顾清说道:“那是因为你与师父接触的太少。”

    元姓少年不解问道:“师叔又怎么了?”

    顾清声音微涩说道:“因为他不可能是洛淮南描述的那个英勇无畏、浴血战斗、直至最后也不肯离开的人。”

    元姓少年没能理解,心想那洛淮南为什么要替井九师叔说这么多好话,把他描述的如此了不起?

    顾清说道:“我无法解释清楚,总之就是他说的那个人与师父的气质对不上。”

    赵腊月睫毛微垂,说道:“是啊,他这么懒,这么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