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四章奈何天日必昭昭
    青山外有座小山村。

    柳十岁的家就在这里。

    普通百姓自然不知道修行界里发生的事情,小山村里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打扰。

    柳父柳母依然每日劳作,像过往那些年里一般生活,虽然已经渐老,身体依然康健,发黑齿坚,看着极为精神。

    深山林梢站着两位散修。

    一位散修微讽说道:“肯定是柳十岁偷了青山的丹药给他们用了,就凭这条也是死罪,不过看来确实很有孝心。”

    另外那名散修脸色苍白说道:“柳十岁杀了洛淮南,在不老林里地位必然很高,我们这么做不老林会放过我们吗?”

    “怕什么?这里离青山如此近,不老林哪里敢出现?”

    那位散修狞笑一声,说道:“我们绑了他的父母,逼他现身,到时候或者杀掉,或者送到青山,拿到中州与青山的功法、法宝,今后还有谁敢惹我们?”

    说完这句话,他便准备掠离林梢,捉住柳父柳母,以残忍段逼出柳的下落。

    至于柳父柳母万一真的不知道,他该如何让柳十岁知晓父母在自己的里……他完全没有想过。

    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柳父柳母被他凌虐而死,没什么别的坏处。

    忽然他觉得有些异样,向脚下望去,神情微变。

    夏末时节,梢头的树叶忽然结上了一层冰霜。

    然后,他的眉心间出现了一个洞。

    片刻后,血从那个洞里溢了出来。

    他的眉毛上凝结了一层冰霜,渐渐身上也覆上一层冰霜,早已没了呼吸。

    直到死亡来临,他也没能看到那道穿透自己头颅的剑光。

    另外那名散修,自然也没能看到剑光。

    他看着死去的同伴,身体不停颤抖,恐惧的无法言语。

    林间落了一场雪。

    那名散修猜到了些什么,在心里不停地狂喊:雪流!雪流!

    他的身体被寒意冻僵,再也无法在树枝上站稳,直接摔落到地面。

    他哪里敢跑,跪在风雪里对着天空不停磕头,用尽力量,以此表示自己的诚意。

    砰!砰!砰!砰!

    他的额头破得厉害,随着磕头的动作,血水四散飞溅。

    他的神思有些恍惚,不明白为何青山宗的大人物会护着那名弃徒的家人。

    还是说这代表着青山宗的威严不容侵犯?

    雪流如瀑。

    寒意刺骨。

    他感受到了那道意志,哪里还敢再作停留,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同时也把那道意志带了出去。

    ——山村是青山禁地,谁都不准靠近。

    ……

    ……

    建安郡西面有座小镇。

    柳十岁戴着笠帽,行走在镇子唯一的主街上。

    被整个大陆通缉是很麻烦的事情,但算不上特别危险。

    他没有资格成为遁剑者,青山大阵不会无时无刻地搜寻他的下落。

    修行者的数量太少,凡间的官府与衙役又很难发现他。

    只要他保持低调,不去朝歌城这种地方,不靠近可能有修行宗派的深山灵脉,便不用太过担心自己会被人发现。

    不老林与那些邪派能存在这么多年,自然有其道理。

    柳十岁想着这些事情,站到茶铺前,要了一碗凉茶。

    街道前方忽然响起尖叫声,有烟尘起。

    他向那边望去,发现是一匹马受了惊,拖着车厢四处横冲直撞,已经造成很多险情。

    风掀车帘,里面好像是一家人,男子正在用力拉缰试图让惊马停下,妇人脸色苍白,怀里的孩子不停哭喊。

    普通人无法拦住惊马,能拦住惊马的必然是修行者。

    小镇里很少会出现修行者,一旦出现那便是很显眼的事情。

    ——所以自己不应该管这件事。

    柳十岁想着这些事情,走到街上。

    那辆马车眼看着便要撞到街边,车毁人亡。

    风起,柳十岁出现在马旁,伸抱住马颈。

    势如野火般的惊马,居然被他看似普通的臂一拦,便无法再进一步!

    啪啪两声轻响,他的鞋底烟尘微作,左臂衣袖上裂开两道口子。

    惊马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前蹄一软,便跪了下去,被他揽在了左臂里。

    马车骤然停止,车厢里的妇人与男子直接跌倒,妇人怀里的孩子飞了出来。

    柳十岁伸抓住那个孩子,抱在右臂里。

    惊呼声骤然消失,街上无比安静。

    数百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柳十岁确认惊马已醒,把孩子交还给妇人,走回街边茶铺,喝完碗中凉茶,放下两个铜板,向着镇外走去。

    看着那道离开的身影,街上的民众震惊无语,直至那道身影完全消失,议论声才轰然而起。

    ……

    ……

    来到镇外的树林里,柳十岁觉得有些不对,望着树林深处说道:“出来吧。”

    片刻后,两名年轻人还有一位稍显沧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一名年轻修行者看着柳十岁不解问道:“难道你不知道整个朝天大陆都在追杀你?为何会因为这种事情暴露行踪?”

    “我以为小镇偏远,很少会有修行者出现,就算被人发现痕迹,那时我早就已经走远了。”

    柳十岁解释的很认真。

    那名年轻人苦笑说道:“我们与这位道兄有些事情要谈,在山门里有些不便,于是约在镇上,恰好看到了那幕画面。”

    柳十岁说道:“贵派是?”

    那名年轻人指着另外一名年轻人说道:“我们都是三清派弟子。”

    柳十岁有些耳熟,心想应该在哪里听过。

    那名中年人说道:“吾乃一散修,无门无派。”

    “到处都有修行者在找你,结果却被我们无意碰上,真不知道我们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那名三清派弟子脸上露出悲壮的情绪。

    另外那名三清派弟子自嘲一笑说道:“我们知道不是你的对,只想暗中跟着,很是谨慎,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能够找到柳十岁,便有可能拿到中州派与青山宗的奖赏,这当然是好事。

    问题在于,柳十岁连洛淮南都能杀死,此时发现他们行踪,又怎会让他们活下来?

    那名散修忽然看着柳十岁说道:“或者我可以想办法帮你争取一些时间,当然你首先要承诺不杀我们。”

    柳十岁想了想,说道:“好。”

    那两名三清派弟子没明白意思,神情微怔。

    那名散修忽然出,法器如阴影一般自袖口里飞出,袭向两名三清派弟子的后背。

    轰轰两声巨响,树林里烟尘大作。

    两名三清派弟子没有死。

    因为一道飞剑静静悬在空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