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六章活人无数不老林
    这位老书生正是当年把柳十岁从村子带走的一茅斋前辈。

    那句话是他的感慨,并不需要柳十岁回答。

    柳十岁从石缝里爬了出来,看了眼天边的剑光。

    老书生取出毛笔,蘸了些溪谷里的清水,在空中写了几个字。

    一道清光闪过,他与柳十岁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没有过多长时间,两道剑光先后落在溪谷畔。

    两名中年修行者现出身形,一位是青山碧湖峰长老雷鸣,已然游野中境,另一人则是西海剑派的高手钱思材。

    钱思材冷笑说道:“居然又跑了,看来在山里呆的时间长了,确实擅长打洞。”

    这句话明显是讽刺青山宗,雷鸣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说道:“那在海边呆久了的家伙,是不是应该擅长摸鱼?”

    钱思材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确认柳十岁的气息已经消失,二人收回剑识,各自复命。

    ……

    ……

    洞府里很干燥,夜明珠散发着幽暗的光线。

    柳十岁从冥想中醒来,打量四周,心想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的洞府,禁制很是强大,竟落在了不老林的手里。

    老书生递过来一颗赤红色的丹药。

    柳十岁接过丹药,借着桌上那盏清水服下,稍微调息便化散,看着老书生感激一笑。

    当年这位一茅斋老书生与中州派魏成子把他从小山村里带走。

    如今魏成子也已经死了数年,老书生便成了他在不老林里唯一认识的人。

    老书生叹息说道:“像你这般行事,迟早会被发现。”

    柳十岁知道他指的何事,挠了挠头,说道:“知道不应该管,但身体不受控制。”

    老书生说道:“前几年把你拘着,看来很对,像你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在世间行走。”

    柳十岁好奇问道:“在您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

    老书生说道:“总之不应该是不老林的人。”

    柳十岁说道:“不老林里有您这样的前辈,那有任何人都不足为奇。”

    一茅斋这样的地方,居然出了一位不老林的刺客,自然有故事可以说。

    不过洞府里没有酒,老书生也没有讲故事的兴趣,交待了几句便离开。

    十余日后,柳十岁的伤势将愈,打开禁制,走到洞府外,看着巍巍群山,满眼青色,心想这里是何处?

    有风从山野那边吹来,顺着崖壁而上,拂动洞府外的野花,落在他的脸上。

    他闻到风里有些咸味,还有些很淡的腥味,才知道这里离海边应该不远了。

    那片海应该是西海。

    伴着海风,老书生再次出现,说道:“走吧。”

    柳十岁没有问去哪儿,简单收拾了些东西,又去洞外的野林里小解,随着老书生向山下走去。

    青翠的群山下方自然会有幽暗的峡谷。

    二人用数天时间穿过幽暗的峡谷,然后进入一条更加幽暗的地道。

    又走了数天,他们终于从幽暗的地道里走回地面。

    浪花拍打礁石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眼前是无数堆雪。

    柳十岁静静看着夜色里如墨一般的西海,沉默了会儿,转身走进那间很破烂的海神庙。

    潮湿的墙上结着盐花,形成很诡异的图案。

    木头门槛已经被海风腐蚀大半,看着有些恶心。

    这些都是他未曾见过的画面。

    老书生没有随他走进海神庙。

    破旧的庙里只有他以及那座海神。

    星光落在墨海上,反耀出很淡的光辉,又落在海神的脸上。

    柳十岁才发现,原来这座海神像是个真人。

    海神的容颜看着并无特异之处,身着黑衣,但散发着贵气与王气,有种俯视苍生的感觉。

    “你就是不老林的……”柳十岁想了想应该怎么称呼对方,说道:“首领?”

    “可以这样说。”

    黑衣人的声音有些缥缈,听着就像是从远处传来一般。

    柳十岁问道:“你为何要见我?”

    黑衣人说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杀死洛淮南的。”

    柳十岁想也未想,说道:“秘密。”

    这个回答明显超出了黑衣人事先的预算,他怔了怔后笑了起来,接着问道:“另外出剑的人是谁?”

    柳十岁认真地想了想,说道:“看不出来。”

    黑衣人问道:“初子剑在你手里?”

    柳十岁这才知道赵腊月给他的那把剑叫做初子。

    他的神情与反应都很真实。

    因为这本来就是真实的。

    他看着黑衣人说道:“那把剑现在是我的。”

    黑衣人静静看着他,过了很长时间,说道:“那就是你的。”

    柳十岁说道:“谢谢。”

    黑衣人说道:“那你至少应该告诉我,既然你只杀恶人,为何会杀洛淮南?”

    柳十岁说道:“在我看来,他就是恶人。”

    黑衣人身体微微前倾,有些意外也很感兴趣于他的这个说法:“为何这么说?”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公子没能从雪原回来,我认为是他的问题。”

    黑衣人若有所思,说道:“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何坚信是他害了井九,但这个理由很充分。”

    柳十岁说道:“谢谢。”

    前一声谢谢,是感谢对方没有凭着境界寮力强行抢去那把初子剑。

    这一声谢谢,是感谢对方承认自己的理由。

    “你可知道为何前些年我一直不肯见你?因为你还不够强大,而且我不怎么信你。”

    黑衣人看着柳十岁,想起多年前浊水里的鬼目鲮,心想虽然你的生命是被我改变的。

    柳十岁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黑衣人说道:“不说信任,便说你只肯杀自己愿意杀的人,对我有何用处?不老林可不是果成寺。”

    柳十岁想了想,说道:“你们想杀的人很多,其中总有一些适合我。”

    适合他去杀。

    黑衣人说道:“真是有趣的年轻人,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你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也证明了自己。”

    柳十岁明白他的意思,沉默不语。

    “就算离开那个山村的时候你还有别的想法,但现在你杀了洛淮南,此生便只能在黑夜里行走。”

    黑衣人静静看着他说道:“你可愿意?”

    海神庙里一片安静。

    海涛的声音要比松涛远为惊心动魄。

    柳十岁想起了山村的池塘,两忘峰上的剑光。

    他说道:“我要最好的功法与晶石与丹药以及安全的洞府,任务由我自己决定接或不接。”

    黑衣人说道:“如果是别人敢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会直接让他魂飞神灭,但既然是你,再如何荒唐我也接受。”

    柳十岁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到底为何这般看重我?”

    黑衣人说道:“因为你的天赋与出身,最重要的是性情,像你这般执拗的修行者整个朝天大陆已经没几个了。”

    柳十岁依然不解,问道:“对不老林来说,这样的性情很重要?”

    黑衣人说道:“对不老林很不重要,但对剑道来说非常重要。”

    柳十岁隐约明白了些什么,说道:“你要我继续修剑?”

    黑衣人说道:“是的,我要你证明给整个世界看,哪怕离开青山剑宗,依然可以修成不世剑法。”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似乎有些意思。”

    黑衣人说道:“还有什么问题?”

    柳十岁说道:“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静静看着他,说道:“吾乃西王孙。”

    海风骤疾,墙上的盐花簌簌落下。

    海浪翻滚,涛声如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