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章六年里的故事
    顾清怔了怔,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元姓少年抬起衣袖擦了擦眼睛。

    其余的青山弟子笑着喊道:“给师叔请安!”

    别家宗派弟子也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快活的笑声回荡在雪原里,便是崖壁那边的寒雾似乎都退后了些。

    中州派弟子们也很开心,只是为何没有看到师姐的身影?

    向晚书向着洞里疾掠而去,经过井九身边的时候,抱拳为揖。

    顾清走进洞里,对着井九跪下磕了一个头。

    井九说道:“起。”

    顾清起身望向他的脸,发现他比以前清瘦了些,心生惊意。

    如果是普通修行者,就算不被酷寒冻死,也会因为与世隔绝六年而出问题。

    修道辟谷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但顾清知道自家师父从来不需要这些。

    他的视线落在井九的衣服上,再吃一惊。

    这件来自神末峰顶的白衣可以抵御水火相侵,普通飞剑都很难斩破,这时候已经破损严重,边缘到处都是豁口!

    难道寒雾如此可怕,那这六年他是怎么熬过去的?

    顾清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明知是冒犯也释出剑识落在井九身上,顿时更加震惊。

    井九的剑元已经近乎枯竭,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顾清赶紧上前,握住他的手。

    他本来想问,既然听到我们的声音,你为何不用弗思剑斩开石壁,还非得忍受那般嘈杂震耳的声音,就因为觉得躺在竹椅上出场的画面很好看?

    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井九是真的已经无法动了。

    “百草丹!”顾清低声喝道。

    元姓少年早已进洞,听着这话,赶紧取出丹药。

    井九接过丹药服下,见着二人惶急神情,有些感动,准备解释几句自己没有大事。

    忽然洞里传来一声惊呼。

    顾清与元姓少年转身望去,也被看到的画面惊着了。

    洞里靠着石壁的地方,有一层半透明的皮革,面积极大,从纹路来看,竟似干枯的雪虫尸体。

    干枯后都有这般大,那活着的时候,这只雪虫该是何等样恐怖。

    但引发州派弟子惊呼的并不是这只雪虫,而是崖洞角落里的一个事物。

    那是一个类似茧般的事物,由无数道极细的丝线缠绕而成,那些丝线如金似玉,即便用神识查看也看不出是何材质。

    透过那些细密的丝线,隐约看到茧里有道身影,正盘膝坐着,似是在调息运功。

    还能是谁?

    那道身影当然便是中州派弟子苦苦寻找的白早。

    这时候白早的情形明显有异,仿佛在修行某种特殊的功法,向晚书等中州派弟子当然不敢妄动,更不敢用法宝,先前让一名弟子用断金梭试了一下,能否割破一根丝线。

    没想到,那根如金似玉的丝线没有断,断金梭的表面却出现了一道裂痕,惊呼声便是此时发出来的。

    中州派弟子们望向井九。

    他是唯一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人。

    井九说道:“没事,两天后就能出来。”

    听到这话,向晚书等人放心了些,但还是有些不安,赶紧传讯回白城外,同时在洞外开始布置阵法,加强防守。

    中州派弟子向别家宗派的年轻修行者解释了一下当前情形,再三表示感谢,请求理解,当然具体情况没有说。

    那些年轻修行者自然理解,表示无事,更是主动担负起在更外围巡逻的任务。

    桐庐依然站在远处,看着坑道深处那个忙成一片的崖洞,情绪越来越复杂。

    崖洞里,顾清忽然发现铁剑还在燃烧,赶紧提醒井九。

    井九动念,铁剑上的火焰就此熄灭。

    他看着铁剑,有些不适应。

    燃烧了六年时间,他已习惯铁剑是火把的样子,甚至感觉铁剑就应该是那样的。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铁剑本身是没有火焰的。

    崖洞外有风进来,他才想起来,原来不是所有风都那般寒冷。

    想着这些事情,他沉沉睡去。

    顾清与元姓少年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不知道是那颗百草丹的效用,还是寒雾远离,井九的脸色渐渐红润。

    夜色最深时,他醒了过来,发现四周不再像过去六年里那般安静死寂,多出了很多窃窃私语的声音。

    他自观身体,确认无事,从竹椅上起身,向洞外走去。

    顾清与元姓少年也疲惫至极,靠着竹椅正在打盹,听着动静立刻醒了过来,赶紧起身。

    “你们就在这里,不要远离,我出去活散下身体。”

    井九说道。

    顾清哪里肯依,扶着他的手臂,看了眼洞里的中州派弟子,压低声音说道:“师父,你的剑元都快没了。”

    井九说道:“一直如此,无碍。”

    他说的是真话。

    那道寒雾让天地间的一切事物运转都变得缓慢了很多,就连天地灵气都仿佛被凝成了实体,很难被感知吸收。

    他算的非常清楚,寒雾最浓时,在崖洞里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大概只有以往的百分之三不到。

    他要用剑火维持崖洞里的温度,真元消耗本就极大,这样的速度无法保持真元的随时恢复,所以只能回复多少便用多少。换句话说,这六年时间里,他的真元就从来没有饱满过,甚至可以说始终在最低限度里艰难运转。

    他的身体会变得虚弱,也与寒雾有关,因为一切都会变慢,不过这些真的不紧要,只需要活动一阵便能好转。

    顾清依然不放心,怎样都不肯让他一个人去夜色里行走。

    井九只好让他跟着自己。

    顾清用眼神示意元姓少年把洞里守着,扶着井九向洞外走去。

    数名中州派弟子正在洞外主持阵法,看着井九的身影,赶紧起身行礼。

    顾清扶着井九走出斜道,来到雪原上。

    那些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看着他们的身影,也纷纷起身。

    这是对井九的敬意。

    且不论洛淮南说的那个故事,只说他能够在如此恐怖的寒雾里存活了六年时间,便值得所有人的尊敬。

    更令这些年轻修行者震动的是,井九被救后表现的如此平静,似乎对一切苦厄都漫不在乎,这等心志谁不佩服?

    他们不知道的是,对于这种与世隔绝的日子,井九实在是太习惯不过,今夜的热闹反而让他有些不适应。

    来到雪原里某处,近处再无闲人,阴云奇异地散开,洒下一地星光,地面白的有些耀眼。

    井九看了顾清一眼。

    顾清知道各宗派的师长很快便会抵达,要抓紧把事情说完,避免师父不知道这六年里发生的事情产生误判。

    首先他用最简短而准确的语言把洛淮南曾经讲过的那个故事复述了一遍。

    井九说道:“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