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四章小酒窝
    (建议大家配着歌食用这章,这章很短的,想了很长时间,只能断在那里,因为我喜欢那样,啧啧,我这精益求精的样子,真是不错,只是昨天那章里写错了一个地方,井九见洛淮南不止一次,不过懒得改了,先就那样吧。)

    ……

    ……

    “小师叔长什么模样?”

    “最好看的模样。”

    “小师叔当年也像我们一样在这里上课吗?”

    “上课?看见对面那个崖洞没有?他当时就在那里成天躺着,同门都嘲笑他懒,哪里知道他是在以意养剑!”

    “难道他不上课,师长们就不责罚他吗?”

    说到这里,洗剑弟子们忽然醒过神来,自己并不是在崖洞里聊天,而是在上课。

    他们赶紧离开窗边,坐回自己位置,惴惴不安,生怕授课仙师责罚。

    这堂课讲的是剑之初论,授课仙师姓吕。

    出乎洗剑弟子意料,吕仙师并未动怒,微笑说道:“想看就去溪边看吧,这里怎么看得清楚?”

    弟子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对视数眼,确认仙师是真这么说,发出一阵欢呼,匆匆行礼便跑了出去。

    吕仙师走到窗边,看着天空里的剑舟,轻捋胡须,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曾经修道前景暗淡的他,因为南松亭的经历被召回九峰再次修行。

    四年前,他终于破境成功,如今在洗剑阁授课。

    见到曾经的学生,已经成为青山的骄傲,他如何能不欣慰?

    类似画面在洗剑阁别的地方不停出现。

    林无知夹着教案走出课堂,便看见了清容峰的梅里师叔,揖手行礼。

    溪畔忽然传来欢呼声,二人对视一眼,不由笑了起来,很是感慨,加快了脚步。

    十二年前的那个懒散少年,如今归来竟已经有了这般阵势。

    ……

    ……

    洗剑溪畔曾经有片山崖,后来上德峰的三尺剑镇压碧湖峰前任峰主时,把那片山崖碾成了平地。

    其后在适越峰的要求下,经过诸峰商议同意,这片山崖被改造成了剑舟坞。

    剑舟缓缓落下,巨大的阴影投在洗剑溪上,溪水顿时瑟瑟。

    溪畔到处都是人。

    林无知、幺松杉、雷一惊等数十名三代青山弟子还有很多洗剑弟子,齐声行礼道:“恭迎小师叔归山!”

    这道声音仿佛雷霆一般在溪谷里回荡,引来无数猿猴回应。

    顾清站在井九身后,微笑想着师父你会不会还嫌弃动静太大?

    元姓少年小脸通红,觉得与有荣焉,对着人群里的玉山师妹用力挥手。

    “好了。”方景天微笑说道:“掌门真人还在天光峰等着井师弟。”

    井九不想去天光峰,正想着用什么理由拒绝,忽然感应到了些什么,转身望向云海深处某座极其孤冷的山峰。

    嗖的一声!

    剑镯离开他的手腕,变回弗思剑本体,化作一道艳红的光芒,向着那处而去。

    看着这幕画面,方景天的笑意渐渐敛去。

    溪畔的青山弟子们很是吃惊。

    林无知与梅里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里的惊色与喜意。

    数百年来,青山宗最年轻的游野境终于出现了!

    井九没有再与方景天说话,驭剑而起,顾清与元姓少年赶紧跟上。

    这种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再去天光峰。

    与这件事情相比,掌门召见又算得了什么?

    ……

    ……

    神末峰里到处都是风。

    树林被吹的呼呼作响,青叶不停落下,却掩盖不住猿猴的尖啸。

    猿猴的尖啸声很凄厉,但并不是示警,也不是畏惧,而是喜悦到了极点。

    树林里的小屋门没有关死,被大风吹动,不停关上又开启,发出啪啪的声音。

    峰顶的殿楼有禁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形,但也是树叶乱舞,到处都是沙尘。

    洞府深处忽然传来一声闷响,禁制解除。

    一道烟尘从里面喷了出来,看着就像是一条黄龙。

    片刻后,赵腊月从洞府里走了出来。

    只见她蓬头垢面,衣服上到处都是灰土,看着很是狼狈,眼神却是一片湛然。

    她的眼睛更加黑白分明,直视之时仿佛昏晓交割,自然生出一抹凌然剑意,然后渐寂。

    她走到崖畔,看到那道破空而至的红光,很自然地伸手接过。

    看着手里的弗思剑,她神情微怔,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又弄的这么乱七八糟了?”

    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井九驭剑落下。

    赵腊月静静看着他,忽然问道:“剑峰?”

    井九不知道她问这个做什么,说道:“左易。”

    赵腊月确定这是个真的,便笑了。

    梨涡再现。

    ……

    ……

    顾清与元姓少年落在峰顶。

    看着眼前的画面,元姓少年呆了,问道:“师父……有酒窝?”

    顾清说道:“有啊,当年梅会上师父给她插花的时候,至少几百人都看到过。”

    元姓少年震惊说道:“我可一次都没见过……噫,师父怎么回去了?师叔刚回来难道她就又要闭关?”

    井九也不知道为何赵腊月忽然转身回到洞府里。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想。

    他看着峰顶熟悉的景致,感受着温暖的春风,觉得这里果然比苦寒雪洞更适合犯困。

    至少竹椅不会被冻的太硬。

    意动。

    那张竹椅出现在崖畔它最经常停留的地方。

    那里的地面甚至已经有了六处凹陷。

    井九躺了上去,嗯了一声。

    顾清知道,这是师父舒服到极致才会发出的声音,就像寻常人的长叹。

    元姓少年忽然喊道:“师父,你又回来了?”

    赵腊月从洞府里走了出来,头发湿漉漉的,末端淌着水,身上也换了件干净衣裳。

    顾清很是佩服,又有些担心,洗澡洗得如此之快,实在不像姑娘家。

    赵腊月走到竹椅前,示意井九挪开腿,然后坐下。

    井九取出阴木梳,开始替她梳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