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章白吃
    修行界的主旋律并不是争权夺势,也不是争强斗狠,而是修行。

    这在青山宗里体现的更明显。

    神末峰更是如此,连闲聊都不怎么擅长的师徒四人,每天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用在修行上。

    最开始的时候,顾清与元曲因为镇守白鬼大人的存在还有些心神不宁,但随着时间流逝,渐渐适应了它的存在,也开始专心修行——反正白鬼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适应起来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从清晨到日暮,峰顶都很安静。

    赵腊月、顾清、元曲在各自习惯的地方冥想,练剑。

    偶尔有飞剑破空的声音,偶尔传来猿啼。

    井九被困雪原六年,境界停滞不前,但重新开始修行之后,也不显得如何着急。

    他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快到难以想象,以至于天地灵气更像是往他的身体里在灌注。

    每当他冥想的时候,神末峰顶汇聚的天地灵气甚至都会更多、更加精纯。

    数日后,白鬼发现了他修行时的异样,从洞里走了出来。

    只要在神末峰顶便能享受那些天地灵气的好处,但当然肯定是离井九越近越好。

    白鬼如此想着。

    从那天开始,只要井九开始冥想,吸收天地灵气,白鬼便会跳到他的头顶趴着。

    寒蝉则是在它的头顶趴着。

    这个画面真的很滑稽,好在没有人看到。

    一只猫加一只虫子也没多重,井九没有在意。

    白鬼反而有些不满,总觉得井九太懒,每天冥想的时间太短。

    好在除此之外,它还发现了另外一样好处。

    神末峰的太阳要比碧湖峰的太阳更圆更大。

    这里的阳光更暖和,味道更好,晒起来更舒服。

    噢,还有一样好处。

    ……

    ……

    某日结束修行,白鬼跳进赵腊月怀里,要她抱着自己睡觉。

    元曲看着这幕画面,有些不解问道:“虽然听说过猫儿喜欢睡觉,但一般夜里也会出去玩耍,为何镇守大人却没有这样的想法?来到神末峰后哪里也没去过。”

    井九心想青山再大,风景再好,看上几千年也总会看完,哪还有什么地方能让它生出兴趣?想当年它甚至无聊到跑去隐峰那边挖墓,想看看有什么宝贝,搞得乱七八糟,惹得师兄很是生气,与尸狗一道把它好好收拾了一通。

    它不喜欢尸狗,应该便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尸狗呢?它与师兄之间的感情那时候就很好,有一直延续到后来吗?

    师兄被关进剑狱后,它行走在那条幽暗的通道里时,会是怎样的心情?

    ……

    ……

    有很多事情是想不清楚的,哪怕想到花儿都谢了。

    盛夏到来,青山经常落雨,到了夜间,雨势往往更大。

    某夜,碧湖峰顶暴雨如注,阴云翻滚,无数道雷电不停落下,轰向湖心那座小岛。

    确认几段雷魂木没有问题,井九转身走出洞府,来到檐下,站到赵腊月的身边。

    碧湖峰上的夜空被电光撕裂成无数碎片。

    数十道剑光忽然出现在其间,冒着极大的风险高速穿行。

    那是无彰境与游野境的青山弟子,在那里借助雷暴洗剑。

    神末峰顶的微雨忽然散开,在崖畔盘膝坐了五天五夜的元曲睁开眼睛,踏剑而起。

    就在前一刻,他正式破境,进入无彰境界。

    顾清驭剑而起,跟在他的身后。

    很快,两道剑光进入数十道剑光里,再也无法分清。

    崖边没有空。

    白鬼盯着碧湖峰的方向。

    无论闪电如何耀眼,它的眼瞳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般幽深,仿佛星空。

    守护雷魂木是它的工作,青山供养着它,它便要把这件事情做好。

    就像尸狗在幽暗的地底做事一样。

    不是所有的青山老祖宗都像井九那样懒,而且没良心。

    暴雨里,它静静看着远方。

    寒蝉在旁趴着。

    ……

    ……

    修行没有新鲜事。

    四季变换亦如此。

    转眼一年多时间过去,青山迎来了又一个冬天。

    山里不知山外寒苦,却知道雪景之美。

    依然是清容峰的请求,在第一场冬雪降临的那天,青山大阵开了一道口子。

    雪花纷纷扬扬落下,经过一夜时间,上德峰变得更白,其余诸峰的峰顶也积了厚厚一层雪。

    只有碧湖峰像是戴了个帽子,而且颜色不大好。

    顾清推开木屋门,接过猴子扔过来的果子啃了一口,准备用剑火洁面,忽见着满眼白色,改了主意。

    他用雪擦了擦脸,觉得精神了不少,走上峰顶,放好炉子,扔进银炭,开始煮雪泡茶。

    铁壶里的水传出沸腾的声音,元曲揉着眼睛从洞府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这幕画面,有些惊讶说道:“师兄,今天煮茶喝吗?”

    顾清微笑说道:“是啊,难得下雪。”

    元曲向崖畔走去,忽见着雪地里有处隆起,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根露在外面的尾巴。

    他想了想,问道:“要不要把镇守大人喊醒喝茶?”

    顾清心想就算镇守大人不是普通的猫,终究是猫。

    而且一只叫刘阿大的猫应该更愿意喝米酒而不是初雪煮出来的茶吧?

    已经相处一年多时间,每每想到这个名字,顾清还是有些不习惯。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问道:“青山镇守里面,是不是白鬼大人排名首位?”

    元曲说道:“为何这般想?”

    顾清用嘴形无声说出刘阿大三个字。

    元曲明白了他的意思,心想不会吧?

    洞府上方传来井九的声音:“元龟、妖鸡、阿大。它们的名字里都有一,是因为它们三个都想当老大。”

    昨夜下雪,他搬回了殿阁里,把竹椅放在窗边,然后开了一夜的窗。

    雪地里那根像旗杆般的尾巴动了动,似乎是表示同意。

    顾清抬头望向窗户,问道:“那夜哮大人呢?”

    井九说道:“尸狗觉得它们三个都是白痴。”

    顾清和元曲想笑,看着雪里那根白尾巴却又不敢。

    忽有啸鸣声响起。

    赵腊月走到崖畔,解除禁制,伸手接过一封破空而至的剑书。

    她拆开剑书看了眼,望向二楼说道:“西海剑派来访,有人想挑战你。”

    井九问道:“谁?”

    赵腊月说道:“桐庐那个白痴。”

    顾清和元曲早就已经忍不住了,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大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