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一章这样和那样的人
    适越峰下,大殿之前,石台四周植着无数棵松树。

    冬风吹过,树上的积雪被吹落,簌簌作响,仿佛又下了一场雪。

    石台上的积雪早已被执事清到一旁,在阳光下渐渐融化,却让场间的温度更低了些。

    桐庐的眼神很冷,看着面前的几名青山弟子说道:“井九居然不敢应战,这可不像你们青山剑宗的行事。”

    今次西海剑派来访,是为了过些天四海宴的事情,想要邀请青山宗派出些有份量的人物。

    那些事务自有西海剑派的长老与适越峰的师长谈判,桐庐正式发出邀战,然后毫无意外地被神末峰拒绝了。

    幺松杉说道:“桐庐道友如果真想切磋,我想试试,或者你在我们当中随便挑个。”

    桐庐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也一样,何必多此一举。”

    以往像这种情况,负责接待桐庐的应该是过南山或者顾寒这些两忘峰排名较前的弟子。

    但因为某件事情,他们被门规责罚,已经两年没有出过洞府。

    桐庐隐约猜到那件事情应该便是洛淮南之死。

    幺松杉在两忘峰排名十一,知道自己确实不是桐庐的对手,听着这话也不怎么生气。

    “在我看来,桐道友也不是我小师叔的对手,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桐庐不愿与他做口舌之争,转身向大殿走去。

    井九不肯应战,他能有什么办法?

    看着他的背影,幺松杉摇了摇头,说道:“居然以为井师叔会同意他的挑战,真是异想天开。”

    “何止异想天开,简直白痴。”

    “不错,像小师叔这么懒的人,怎么会把时间精力放在这些事情上,何时见他与人比过剑?”

    换作任何一名青山弟子,不接受桐庐的邀战,一定会被视作怯懦,会被同门瞧不起。

    但那个人是井九,那么便不会受到任何鄙视,因为所有青山弟子都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就是这样的人。

    一名弟子忽然想起某事,说道:“有啊,那次青山试剑,小师叔可是连战三场。”

    “那是因为柳十岁。”

    听到这个名字,议论声忽然消失。

    人群散开。

    ……

    ……

    巨大的阴影在海面上看似缓慢地掠过,其实速度非常惊人,瞬间越过大乱礁与数百条船,来到海州城外。

    无数海水从天而降,让海州城里落了好大一场雨,斜斜的阳光被雨珠折射成一道彩虹。

    天鲸挥动两翼飞离城市,海上起了好大一阵浪,拍打着崖石,发出轰隆的声音,却无法掩住城里民众的欢呼声。

    今年的四海宴正式召开了。

    做为与朝歌城较劲的产物,西海剑派不断加大对四海宴的投入,虽然还远远及不上梅会,但无论规模还是层次,较诸当年都已经有了极大的提升,参加的修行者越来越多,中州派最近三年来的都是元婴级的长老。

    青山宗却还是像以往那样,随便派几名弟子参加,态度很是鲜明。

    有趣的是,四海宴如今的名声却有很大一部分源自青山宗。

    赵腊月与井九在修行界的第一次亮相,便是在这里。

    在这里,井九拿到了棋战第一,他之所以参加梅会,与童颜下出那局惊天地、泣鬼神的棋,也是由此发端。

    赵腊月没有参加四海宴,但亮相的方式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她在云台大殿里,当着西海剑派长老与诸派高手的面,直接一道血虹,斩杀了散修竹介。

    海上那片终年不散的厚云里隐藏着无数宫殿,那里便是云台。

    桐庐站在大殿边缘,看着遥远的地面,想着这些事情,脸色有些难看。

    云台是西海剑派的重地,负责与朝天大陆交流,他虽然是西海剑神的亲传弟子,却很少来这里。

    西海剑派在大海深处两千里的大岛上,那里才是他苦修剑道的地方。

    此时在他的眼里,碧蓝的海湾就像是宝石,青山里的那些楼阁更是变成了小点。

    今年四海宴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稍后那些优胜者会乘坐云船来到这里,接受西王孙亲自赠予的四件重宝。

    他作为西海剑派年轻弟子的代表,要在这里负责接待贵客。

    想着那些无趣的寒喧,乏味的事务,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这些天西海剑派以及亲近的宗派,借着四海宴的机会不停宣扬他在青山挑战井九、井九不敢应战的消息。

    他现在很风光,但那有什么意义?

    四海宴结束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桐庐走回自己的房间,发现桌上有封信。

    有谁能在西海剑派的重地来去自如?

    他用剑识察看,确认信上没有附着阵法与异毒,拾起撕开。

    信纸上写着简单的两个信息,分别是时间与地点,这代表着挑战。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落款是一把红色的剑。

    弗思剑?

    ……

    ……

    十余日后。

    海州城外的海洋上,这里远离海岸,却有一大片乱礁探出水面,海水在其间翻涌滚动,变成无数道白色的鳞片。

    海浪最急的时候,海水会从礁石里喷涌而出,看着就像是鲸鱼在喷水,画面颇为壮观。

    满天水雾遮蔽视线,稍微远些的地方便很难看清。

    一位黑衣人静静站在礁石里,仿佛要与礁石合为一体,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一道剑光落下,桐庐现出身形。

    黑衣人看着他说道:“没想到你如此骄傲,竟然真的单剑来会,难道你不担心这是一个暗杀你的陷阱?”

    桐庐说道:“这里是西海,没有谁能在这里设局杀我。”

    黑衣人说道:“或者是因为你知道那些杀人的人是谁?”

    桐庐说道:“我更好奇是谁敢冒充青山弟子。”

    黑衣人说道:“我现在确实已经不是青山弟子,但也谈不上冒充。”

    桐庐猜到了对方是谁,沉默了会儿,说道:“直接表明身份吧。”

    “听说你想替洛淮南报仇,所以才会去青山挑战井九。”

    黑衣人解下蒙着脸的黑布,露出比以前更黑的脸,脸上的神情还是像以往那样真挚。

    “既然那样,你应该直接找我,而不是去打扰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