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五章喜欢吃烤肉的年轻人
    赵腊月怔了怔,说道:“什么事?”

    顾清与元曲的神情也很茫然。

    德瑟瑟看着他们无奈说道:“虽说修行重要,但你们能不能稍微关心一下修行界里发生的大事?”

    赵腊月心想按照刀圣的说法,雪国应该百年之内不会南侵,冥部最近这些年也挺安静,哪有什么大事?

    “苏子叶不知道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离开冷山去了益州,结果在酒楼里遇着了刺客,那刺客伪装成一个嫖客……”

    德瑟瑟把这起暗杀详细解说了一遍。

    顾清和元曲对视一眼,有些意外,因为赵腊月听得很认真。

    德瑟瑟想着这起暗杀布局之精巧,下手之冷酷,不禁心生寒意,感慨说道:“不老林真是可怕。”

    “他死了吗?”

    赵腊月难得流露出对某个人的兴趣。

    很多年前她就听说过苏子叶这个名字。

    玄阴宗少主的修行天赋在传闻里被形容的无比夸张,甚至据说就连洛淮南都不如他。

    德瑟瑟说道:“不知道,按当时的情形看他应该必死无疑,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发现尸体。”

    洞府里变得安静起来,气氛有些怪异。

    洛淮南与苏子叶是修行界年轻一代的两个最强者,一正一邪。

    谁能想到,他们都遇到了暗杀。

    一个死了,一个生死不知。

    这确实是很令人感慨的事情。

    德瑟瑟以为此时洞府里异样的气氛便是源自于此,却不知道赵腊月、顾清和元曲想到的事情要远比此多。

    ……

    ……

    西南大陆是一片穷山恶水,山川连脉不绝,时而暴雨时而旱灾,出产极为匮乏,人烟自然稀少。

    按道理来说,这应该是修行者喜欢的清静地,但问题在于这里没有灵脉,而且风景也不怎么好。

    崖壁间,一道黑影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前行,再如何险峻的石壁,都不能延缓速度。

    干枯的树枝被撞碎,湿漉的青苔被踩成稀泥,不及避开的山鹰被撞飞,酒壶拍打着那人的腿侧,发出啪啪的声音。

    来到一处幽暗密林里,那人停下脚步,把身上的同伴扔到地上,解下酒壶灌了两大口,才开始喘粗气。

    那名同伴用黑布蒙着头脸,艰难地坐起,靠着大树哑声说道:“给我两口。”

    “你都已经中毒了,还喝个屁的酒!”

    那人身形很魁梧,一脸络腮胡,因为喝酒太急,酒水洒在上面,星星点点就像是露珠。

    他的眼睛很干净,看着也像露珠。

    天下第二,何霑。

    树下那人解开黑布,露出脸来。

    他的脸竟是绿色的,泛着淡淡的光泽,就如变硬的石膏般,看着极为诡异,如同鬼物。

    何霑神情不变,应该是看的多了。

    那人声音非常嘶哑,就像是声带被人用刀子割过:“这毒把我整治的如此之惨,还差那两口酒吗?”

    何霑眼神微黯,听出同伴的意思,把酒壶扔了过去。

    那人接过酒壶喝了两口,虽然他说的洒脱,喝的却是很小心,没有洒出一点酒水,显得文雅。

    “我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不老林的刺客,我只知道除了我没人愿意帮你。”

    何霑说着说着便有些生气,说道:“你要是像我一样多交几个朋友,何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那人微笑说道:“有朋友还叫邪派弟子?”

    何霑懒得理他,说道:“宝通禅院离这里比较近。”

    那人说道:“你不要忘记我是玄阴宗少主。”

    原来他便是苏子叶。

    “你父亲走火入魔,瘫痪多年,现在你出了事,他应该也很难自保。”

    何霑嘲弄说道:“玄阴宗已经是别人的了,你还是什么少主。”

    苏子叶想了想,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你中的到底是什么毒?”何霑皱着眉头问道。

    要知道普通的毒物对修行者很难起作用,更何况玄阴宗最擅长各种魔功奇毒。

    “我能感觉到一种毒是尸槐,不老林看来很了解玄阴宗的功法,但应该还被别的人加了些调料。”

    苏子叶说道:“这些都无所谓,关键是那几名刺客的手段真的很了不起,不老林果然厉害。”

    何霑问道:“不老林为什么要杀你?”

    苏子叶说道:“冷山里很多人瞧我不顺眼,派里那些老家伙更是早就想让我死,更不要说你们这些正道人士,出得起价钱的人很多,我怎么知道是谁。”

    何霑有些恼火说道:“明知道这么多人想你死,你居然还如此大意,一个人出现在益州。”

    苏子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闭上眼睛开始休息,说道:“给我弄点烤肉来吃。”

    何霑的脚步声响起,向远方而去。

    苏子叶的脸微微扭曲,就像被揉成一起的绿叶,显得很痛苦。

    他没有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

    照亮黑暗的是篝火。

    去年,那堆篝火的火焰有数十丈高,照亮了幽暗的峡谷。

    这是玄阴宗祭祖的仪式。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年轻人,想要挑战他。

    那名年轻人被他击成重伤,逃了出去。

    他心里的警惕却没有放松。

    因为那名年轻人用的是最正宗的玄阴宗魔功。

    那种带着岁月意味的古老气息是那样的清楚。

    他记得也很清楚,当时那些老家伙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他要查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以在知道那个年轻人的行踪后,他毫不犹豫离开冷山,来到益州。

    为了保密,他一个下属都没有带。

    现在想来那个线索自然是假的。

    是不老林故意给他的。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毒素在经脉里流转,慢慢地侵蚀着肌体,已经快要靠近魔胎。

    到那一刻他便会死去。

    那个年轻人这时候应该已经回到冷山,被派里那些老家伙们奉为主人。

    那父亲呢?他这时候已经死了吗?还是说会受尽羞辱却想死不能,比现在的日子更凄惨?

    真希望是后者啊。

    苏子叶这般想着,听着脚步声响起,缓缓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