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一章掌门因何发笑?
    巨人打呵欠,是因为有了困意。

    困意源自无聊。

    无聊是因为那些岛上的人无法从雾里出来,他也无法进入那片雾里,而且海上没有船,没有别的人。

    因为在那之前,他便朝着远方喊了一声。

    两个时辰后,远方那片平静的海洋上忽然生出一场狂风,帆布被吹的就像孩子鼓起来的脸蛋,呼呼作响。

    海面上的云被大风吹散,露出湛蓝的天空,却有雷鸣响起,那是被时空变形了的巨人呐喊。

    一艘来自蓬莱岛的神船,正平静而欢快地向着大海深处行驶。

    这艘神船准备前往海里的群岛,还要去往更遥远的异大陆,七年之后再折返。

    如此雄心勃勃的旅程却因为忽然到来的大风与雷鸣而被迫停止了。

    船主走到甲板的最前方,被风吹得眯起了眼睛,挥舞着右手,示意在狂风里不停摇晃、险象环生的探路翼人赶紧回来。

    啪的一声轻响,翼人落到甲板上,收起双翼,脸上残留着悸意。

    “我被您从大陆带到海上已经十年了,可从来没遇到这么古怪的事。”

    风渐渐停了,船主的眼睛依然眯着,给人一种充满智慧与经验的感觉,说道:“这是海神示警。”

    翼人第一次听说海神这个名字,吃惊问道:“海神?”

    船主感慨说道:“当年我们脚下的这艘船因为罡风突降,差点被大漩涡吞噬,好不容易摆脱出来,却撞上了一座冰山,险些沉到海底,当时便是海神救了我们。”

    翼人心想难道海神便是那位异大陆的英雄?可是那个故事难道不是假的吗?

    他记得很清楚,这个故事传回朝天大陆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是假的,因为谁都无法理解,那位异大陆的英雄怎么可能跨过大海,一个人又如何能够救得起来得重如山川的神船?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那位异大陆的英雄不是人,而是一位神明。

    “通知海上的所有宝船与神船立刻回航。”

    船主转身向船里走去。

    翼人跟了上去,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再出发?”

    船主说道:“自然要等海神的旨意。”

    ……

    ……

    昆仑山与青山碧湖峰有些相似,最高处都有一个湖。

    只不过昆仑山顶的湖更大,看着就像是一望无垠的碧海,被称作天池。

    天池四周的崖壁上到处都是雪,非常寒冷,水面却很温暖,据说下方乃是一座沉睡中的火山,还有一种说法,天池下方的灵脉本来就与玄阴宗的火脉源自同一处。

    水面上弥漫着淡淡的雾,把寒意隔绝在外,有的是天然形成的真雾,更多的却是昆仑派大阵带来的效果。

    被雾阵遮掩住的天池中间有座岛,岛上有无数青翠的植物,有仙禽游于其间,灵气充沛至极,真的宛若仙境一般。

    昆仑掌门何渭收回望向寒潭的视线,切断与寒号鸟之间的神识联系,望向殿内的人们,笑了起来。

    他是正道修行界领袖之一,但性情着实谈不上好,可以说阴冷暴躁,这时候居然会笑,表明他的心情很不错。

    看着掌门脸上的笑容,站在大殿两侧的长老与弟子们有些吃惊,紧接着便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是赞美掌门笑容如春风一般温暖,还是应该赶紧凑趣问一声掌门因何发笑?

    何渭的心情看来是真的很不错,没有让他们为难,直接说道:“你们很不错,我很喜欢。”

    昆仑派众人有些不解,心想今年没有梅会,四海宴上本派也没能出什么风头,掌门真人这声赞扬由何而来?

    “听说前些天玄阴宗出了事?”

    何渭望向站在右手第三位的那名中年男子。

    那位中年男子叫做宋千机,是他的师弟,修为高深,如果以天南境界划分,已然是游野上境。

    同在冷山,昆仑派与玄阴宗等邪派距离很近,平日里最重要的事务便是驭剑巡查四野,注意那些邪派的动静。

    宋千机冷静警觉,驭剑身法极其高明,最适合做此事,近些年昆仑派的相关事宜,都是由他负责。

    “玄阴宗内乱,应该死了不少人,一直没弄明白原因,直到前天卷帘人那边才打听出来,原来苏子叶失踪了。”

    听到宋千机的禀报,何渭的脸色有些凝重,殿里的昆仑派弟子们也很是吃惊。

    被玄阴宗甚至是绝大多数邪派视作复兴希望的苏子叶,居然失势而且失踪了?

    “带我去看看。”何渭说道。

    宋千机微微一怔,说道:“师兄,这等小事何必亲自出面?”

    何渭有些厌憎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能看明白,我还用得着亲自去?”

    殿里很安静,昆仑弟子们低头不语,他们都知道掌门一直很不喜欢宋师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

    ……

    剑光落下。

    这里距离昆仑山两千多里,已经深入冷山最荒芜、也是最凶险的地带。

    乱山间有一道幽深的峡谷,山体的岩石是红色的,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给人一种特别邪恶的感觉。

    那道峡谷的最深处,便是玄阴宗的总坛,地底便是那道火脉,较诸昆仑山地底的更加猛烈,只不过没有天池水以为冲和,在这里修行很容易走火入魔。

    玄阴宗选择这里做为总坛,是因为他们的祖传魔功里里有些很邪恶的手段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何渭面无表情看着那边,没有过去的意思。

    最近数百年邪派势衰,但玄阴宗传承数千年,底蕴极深,现在再如何落魄,也不可能被正道修行者杀进总坛。

    隔着数十里远,他都能感觉到那道峡谷里隐藏着的冲天杀机,心知那便应该是传说中的万幡大阵。

    宋千机看了他一眼,心想难道你这般远远看着便能看出更多的东西来?

    何渭忽然说道:“你可知道我今日为何高兴?”

    宋千机心想这谁知道,神情恭谨应道:“想来是本派会有什么喜事。”

    “不错,不老林如此阴险狡诈,这么多年来居然在我派里只安插了你与刘湘两个奸细,我对此非常满意。”

    何渭拍了拍宋千机的肩膀。

    一道透明的琉璃剑从他的掌心生出。

    宋千机发出一声惨叫。

    这道琉璃剑直接刺破他的肩头,贯穿他的身体,然后从他的下阴部穿了出来,鲜血狂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