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六章谁于水面张青盖
    飞剑消逝于远空,再也无法看见。

    “我们真的不去?”

    赵腊月看着井九问道。

    井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起身走回洞府。

    赵腊月、顾清、元曲三人对视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在局面已经明朗,柳十岁应该处于最危险的时刻,甚至随时可能会死,他也不去看看?

    ……

    ……

    昆仑派已经动,朝歌城里已经动,大泽、镜宗、宝通禅院、水月庵、果成寺都动了,无恩门那边的动作应该会更大。那些邪派高暂时不去理会,不老林安插在正道门派与朝廷里的眼线与奸细,从今天开始将被逐一清空。

    走在海州城的人群里,柳十岁想着刚刚得到确认的消息,知道自己必须走了,只是现在还能走掉吗?

    走进那家酒楼,在熟悉的包厢里,小荷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他道了声谢,坐到对面,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还是像以前那样,他很少说话,小荷也很安静,只不过今天门外有琵琶的声音,显得有些奇怪。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琵琶的声音停了,小荷低着头,轻声说道:“刚刚收到消息,今天出了很多事。”

    柳十岁拿着茶壶的微僵,心想难道先前的琵琶便是传讯?

    小荷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我不明白,为何你还没有离开。”

    柳十岁拿起茶壶,给她的杯子里倒茶,说道:“看来你知道很多事,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他们派来监视我的。”

    小荷说道:“我知道你是青山宗派过来的奸细。”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问道:“知道多长时间呢?”

    小荷说道:“很久了,当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

    柳十岁静静看了她很长时间,说道:“喝茶。”

    小荷举起茶杯,浅浅地饮了口。

    柳十岁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小荷拿起茶壶,把他的杯子再次斟满。

    琵琶语消,街外人声嘈杂,酒楼上却很是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柳十岁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小荷抬头看着他说道:“既然准备离开,为何不杀了我灭口?”

    柳十岁说道:“我不知道你以前做过些什么,今天会死很多人,何必多你一个。”

    这里是海州城。

    不老林便在城外的云台里。

    就算西海剑派不出面,他也很难逃出生天。

    但他很平静,脸上看不到任何畏惧,更没有绝望。

    “你做好了死的准备?”小荷看着他问道。

    柳十岁点了点头。

    小荷说道:“那可不行。”

    柳十岁不明白她的意思。

    “十几年前这里是客栈,后来被我买下来改造成了酒楼。”

    小荷的话没有说完。

    这幢由旧客栈改造而成的酒楼忽然垮塌,外墙尽碎。

    街上的人声消失无踪。

    烟尘弥漫,并不能遮住视线,酒楼废墟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画面极其诡异。

    街西出现一个身形魁梧的黑衣人,蒙着脸的帷帽被顶了起来,似乎里面有两个角,双戴着两个拳套,套上缀满了如星辰般的钻石。

    街东出现一个身形瘦削的中年人,衣着寻常普通,散发着干冷的气息,就像瀚海沙漠里的风,怀里抱着一个浅褐色的瓶子,不知道是玉还是瓷做成的。

    柳十岁认识这两名邪派高,或者说在卷宗里曾经看到过很多关于这两名邪派高的记载。

    戴着拳套、头有犄角的魁梧黑衣人叫做屠丘,是一名妖修,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一拳可以破山。怀抱异瓶的中年人叫做郁不欢,是一名冷山邪修,怀里那个瓶子叫做四荒瓶,可以吸噬周遭环境里的所有水分,包括血液。

    这两名邪派高是不老林在海州城附近可以随时调动的强者,随便一个的境界实力都在柳十岁之上。

    柳十岁没有畏惧,反而稍微安心了些。

    来的是邪派高,西海剑派的那些强者没有出面,说明不老林依然希望能够继续活在夜色里,那么他就还有会。

    忽然有筝声响起,铮铮入耳,令人烦闷,柳十岁脸色微变。

    四周的院落轰然垮塌,一个穿着短裙、浑身缀着银铃的少女,骑着一头血红色的大象来到了酒楼前。

    她浑身的银铃摇动不停,却没有发出声音,因为她怀里的那架碧石筝发出的声音太响亮。

    南筝,来自天南群山里的野修,看着似是位娇蛮少女,其实已经是两百余岁,境界深厚,段毒辣强悍至极。

    柳十岁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主人要见你。”

    南筝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

    柳十岁做出了回应。

    他没有说一句废话,直接出剑。

    飞剑带起一道明亮的光线,直刺屠丘。

    与此同时,十余道带着妖火的拳头,隔空而去,目标还是屠丘。

    他很清楚,这三个邪派高里郁不欢的境界实力最弱,但是四荒瓶太可怕,南筝不是他现在能够挑战的对象。

    他只能选择屠丘做为突破口。

    飞剑是他杀死洛淮南之后重新炼制的,威力不够,但他现在的血魔功已经修至五重巅峰。

    筝声再响,他的飞剑忽然停滞在了空中,仿佛被无形的线束缚住,根本无法继续向前。

    十余道带着妖火的拳头,来到了屠丘的身前。

    屠丘低喝一声,双拳齐出。

    拳套上的钻石变得异常明亮,变成两个如房子般大小的光印,挡在那些妖火拳头之前。

    轰!轰!连续的沉闷撞击声响起。

    狂风呼啸,屠丘的帷帽被吹的千疮百孔,露出那张满是硬毫的脸与两个丑陋的犄角。

    柳十岁身体毫不犹豫转身便走。

    筝声再响。

    屠丘抬起双拳挡在脸前,郁不欢抱着四荒瓶向后退了数步。

    一道无形的波动以那头血红色的大象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开。

    没有风,地面的废墟石砾却飘了起来,如利箭般向着四周射去。

    柳十岁单膝跪在废墟里,挡在身前的拳头上出现无数道极细小的裂缝,溢出极细小的血珠。

    南筝坐在象背上,看着他冷漠说道:“再反抗便是死。”

    郁不欢抱起四荒瓶,对准了废墟里的柳十岁。

    从那些细微裂口里渗出的血珠,忽然变大,然后脱离皮肤,向着远方飞去,落入八荒瓶里。

    紧接着,那些血珠变成血水,离开柳十岁的身体。

    酒楼废墟里的污水也离开地面,都向着远方飞去。

    柳十岁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随着那些血水一起流逝。

    就在他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忽然觉得眼前一暗。

    数百片青色的荷叶从废墟里生出,其间还生着几朵淡粉色的荷花。

    青青荷叶的边缘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卷曲。

    但四荒瓶的法力暂时被这些荷叶挡住了。

    南筝挑眉,指轻拨弦线。

    啪的一声脆响,荷花碎成粉末,茶叶片片碎裂,露出废墟地面。

    废墟里隐约能够看到一个地道入口,已经被碎石堵满。

    柳十岁不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