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257.第253章 君不见
    (昨天那章有三处错误,我已经改了,但因为不想洗白本章说,所以没有修改已经布的章节,嗯,就是这么在乎你们啊)

    一剑千里。

    天地相应。

    是为通天。

    原来裴白并没有因为惨败于西海剑神之手而道心受损,从通天境跌落。

    他依然还是那个强大至极的无恩门主,甚至境界更胜当年!

    那是君不见?

    是啊!

    君不见,是一把剑。

    无恩门主裴白的绝世名剑。

    已经很久不现人间。

    无恩门的弟子们站在暴雨里,看着那道飞剑流下的痕迹,兴奋地喊叫着,有的人甚至激动得哭了出来。

    君不见剑破长空。

    再出现时,已是数千里外。

    凡人的肉眼根本无法看见碧天里的那道痕迹。

    就算是修行者,最多也只能感应到道心微乱,去看时也无法看到任何画面。

    这剑太快了。

    西王孙是破海上境的强者,对天机感应异常敏锐。

    就在他准备杀死严书生的那一刻,忽然心生警兆。

    于是他毫不犹豫驭剑便走,不在乎那道剑意究竟能不能杀死柳十岁。

    他推算的结果非常清楚,知道如果让那道飞剑追上自己,一定会出大事。

    他的反应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快,却依然无法摆那道飞剑。

    因为那道飞剑才是真正的快到难以想象。

    离开南海十余年,他在朝天大6见过不少真正的强者,其中还有师兄这样的通天境大物,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快的剑!

    罡风落在他的脸上,有些冷。

    西王孙知道避不开了,在高空里停下转身望向那道剑光。

    珠帘随着他的动作而甩起,露出那张漠然的脸庞。

    他双手握住初子剑,向着那道剑光斩了过去。

    珠帘这时候才缓缓落下。

    没有任何声音。

    海州城西数百里外的稻田里,一位农夫正在锄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太热,还是劳作太过辛苦,他忽然觉得有些心慌。

    他回到田边,端起瓦罐灌了几口凉水,却现没有缓解。

    他越有些不安,下意识里抬头望向天空,现天气挺好,也没有暴雨的意思。

    西面的天空里有些阴云,可稻田上方一片晴朗,阳光有些刺眼。

    忽然,他在天空深处看到了一道亮光。

    与炽烈的阳光比起来,那道亮光并不如何醒目,农夫却呆住了,因为他很确定那里很高。

    如此晴朗的天空,隔着这么远,他居然能看到那道光,可以想象如果在近处观看,会是多么的闪耀,只怕会把人的眼睛弄瞎。

    一个时辰前,有片流星雨划破天空向西而去,难道这是被落下的一颗?

    农夫想着这种可能,忽然耳中响起一道雷霆,巨大的轰隆声吓软了他的腿,他直接瘫坐在了田里。

    紧接着,狂风从高空来到地面,卷起无数沙尘,稻田里的青苗被迫弯下了腰。

    农夫很是害怕,顾不得拿起田边的水罐与工具,拼命向家里跑去。

    跑出稻田来到道路上,他还是觉得惊吓没有消退,不然腿为什么还是软的,自己难以站稳?

    下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站不稳与被吓到腿软没有关系,而是因为道路的地面在震动。

    轰隆如雷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要弱了些,而且听起来近了很多,似乎就在地面。

    无数穿着黑色盔甲的骑兵坐在同样套着全盔的战马身上,疾而来。

    神卫军!农夫震惊极了,连滚带爬地跑下道路,重新回到稻田里,才避免被这些铁骑撞死。

    烟尘渐渐远去。

    炽烈的阳光落在黑铁盔甲上顿时变得寒冷了数分,但还是不如盔甲里露出来的那双眼睛寒冷。

    这名统领叫做顾盼,中州外门弟子出身,年纪轻轻便已身居高位。

    按照级别,他可以统领千名骑兵,但今天他带了一百名下属。

    凌晨时分,数万神卫军骑兵分作几路进入海州,前锋部队此时已经应该抵达海州,完成了包围。

    神卫军的任务是剿杀不老林高手邪派妖人以及依附西海剑派的当地官员,同时要负责维持海州的秩序,确保民众不会被可能生的大战伤及太多。

    顾盼与这百名神卫军骑兵的任务与这些都没有关系。

    他们的任务是去找一把剑。

    前方的天空里有道极细的黑线正在慢慢飘落,看着就像是尘埃。

    顾盼知道那就是此行的目标,沉声命令道:以最快的度赶过去,谁敢抢夺,格杀勿论!

    在蓝蓝天空里缓缓飘落的细细黑线,是初子剑。

    正面承受君不见剑的数年一击,初子剑的品阶再如何高也顿时失去了所有灵性,如废铁一般向着地面落下。

    西王孙的情况更加凄惨,握着剑柄的两只手上全部都是血,从指骨到臂骨全部粉碎。

    他愤怒至极,在心里喊着对方的名字——裴白!

    你不是被师兄重伤堕境了吗?怎么还能拥有通天境的全部力量?

    就算你通过苦修回复了境界,但天寿山如此遥远,你怎么可能隔着数千里便一剑斩中我?而且这一剑怎么这么快,这么强!

    他不知道裴白的剑为何如此可怕,只知道如果对方的剑再次落下自己必死无疑。

    他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向着更高处飞去,数息后便越过了那道无形的屏障,进入了虚境。

    虚境里没有空气,无法呼吸,当然他不是普通的破海境修行者,可以在这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

    问题是他的双臂被君不见剑斩碎,根本无法凭自身真元修复肉身,在虚境这样的环境里,流血会加快更多,很有可能没过多久他便会死。

    但他必须承受这个风险,如果不尽快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洞府疗伤,他同样也会死,而且是必然会死。

    西王孙向着西方的天空疾飞,两道血水从他拖在后面的双臂里洒落,因为没有风,所以散开的特别均匀,画面有些好看。

    对他来说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他甚至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生命正在随着血水而一起流逝。

    他脸色苍白,意志却没有涣散的迹象,任何能够修至破海上境的修行者,都必然是世间最出色的人物。

    这里的出色指的是所有方面。

    虚境与天空之间的屏障是透明的,至少从上往下看是如此。

    前方是片阴云。

    西王孙看到了自己落在云上的影子。

    影子移动的非常快,远普通飞剑。

    忽然,他感觉到了一道难以形容的气息。

    那气息很强大,却没有什么威压,给人一种深若大海的感觉。

    然后他看到云上多出了一道影子。

    那道影子就在他的影子侧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