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255章 云台的真面容
    人已成灰,柳十岁磕了几个头,小荷也拜了下去。

    柳十岁从灰里拾起那把扇子插到腰间,看向天空里的那把短剑。

    短剑飞到他的身前,剑微垂,似有些低落与歉意,觉得自己太没用。

    柳十岁没有说什么,示意小荷趴到自己背上。

    小荷摇了摇头,心想你的伤也很重,如此陡峭的山崖,再背着自己如何能下去。

    短剑落在柳十岁的手上,重新变成镯子。

    柳十岁明白了它的意思,把小荷背了起来。

    镯子向上飞起,拉着他的手臂,向山崖下面飘去。

    没过多长时间,一位书生从山外飞来,落在洞府外。

    这位书生也穿着件蓝色的长衫,只不过很新,蓝如深海一般。

    此人神情温和,文而不弱,气度不凡,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看着洞府外的残灰,书生沉默了很长时间,出一声叹息,说道:师侄一路走好。

    说完这句话,他走回崖畔,双手负在身后,踏空而起,向着西海那边飞去。

    海州城外的海面上涛如堆雪,天地之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气息,狂风呼啸不停。

    数百道飞剑静悬在风里,围住了云台。

    稍远些的地方,还有无数修行者驭着法器。

    那团终年不散的云,今日终于有了变化,表面出生无数湍流,被一道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向着海面与地面沉降,看着就像龙卷风一般。

    云落在地面便是雾,海州城与周边的村庄都已经被大雾笼罩,挡住了那些凡人的视线。

    只有大泽的风雨道法才能造就如此奇妙的画面,而能调动如此多的云雾,必然是位真正的强者。

    书生想着这些事情,向那边飞去。

    无论是驭着法器的修行者还是驭剑的青山弟子,纷纷让开道路,连声行礼。不知道书生身份的人难免有些奇怪,直到听着那些请安问礼之声,才知道这位气息文雅的书生居然便是一茅斋的斋主布秋霄!

    布秋霄来到最前方,看着正在云台前施展风雨道法的那名中年男子,心想果然是大泽令亲自出手。

    碧湖峰主成由天站在潮来剑上,看着不远处渐渐露出真容的云台,眼神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身后是两名青山宗的破海境长老,以过南山为的两百余名弟子带着同门散在四周。

    除了其余的几位峰主以及那些闭关潜修的长老,青山宗的人几乎可以说是全部来了。

    成由天行礼道:见过斋主。

    布秋霄点头还礼,说道:青山道友辛苦,现在情形如何?

    成由天说道:海州已经封城,神卫军正在进行清剿,斋中先生们才是真的辛苦了。

    布秋霄的境界何其高妙,隔着云雾也能看到海州城四周的画面,尤其是他最熟悉的符光。

    海州城附近,神卫军与敌人之间的战斗应该进行的非常激烈。

    与地面相比,天空显得格外安静,青山宗早就已经把云台围了个水泄不通,不知为何却始终没有出手的意思。

    看着云台里若隐若现的宫殿建筑,布秋霄叹息无语,心想这真是青山宗的行事风格,只是何必如此。

    青山宗如果决意要做些什么,从来都不会在意对手有所准备,相反,他们习惯了等着对手做好准备,召齐所有援手,然后雷霆击之。在他们看来,这样更加方便把对手打尽,而且省事。

    今日青山宗围而不攻,明显便是存着这样的想法,因为大海那边始终安静,西海剑派的主力还没有来援。

    布秋霄望向四周,现除了中州派一脉以及果成寺水月庵无恩门之外,几乎所有正道宗派都来了。

    而且他很清楚,即便是没有出现的中州派果成寺等宗派,其实也已经在暗中出手。

    这般惊人的阵势,如果只杀西王孙一人,只毁云台一处,却无法除掉不老林的最大靠山,确实有些浪费。

    在海州城外无数年的那片云散净了,尽数变成了地面的雾。

    西海剑派的重地云台终于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座青翠的山峰,悬空而浮,崖间到处是殿宇,还有流泉,美不胜收。

    山峰里,西海剑派弟子与云台执事正在匆忙地布置着防御阵法,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很是慌乱。

    在这样的阵势面前,谁能不慌?

    大泽令飞回阵前,问道:还要再等下去吗?

    这番风雨道法消耗极大,即便是他脸色也略微有些苍白。

    布秋霄没有说话,望向成由天。

    成由天是青山碧湖峰主,与大泽令的地位相仿,但与一茅斋斋主比起来还是要略逊半分。

    布秋霄让成由天定夺,是因为今天围攻云台青山宗乃是主力,更准确地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青山宗弄出来的。

    等,西海不可能一直装死。

    成由天毫不犹豫说道。

    听着这话,布秋霄在心里苦笑一声,知道自己算对了,青山宗的目标果然不止于云台。

    只是西海剑派的实力很是强大,如果真的全面开战,今日围攻云台的修行同道要死多少人?

    更重要的是,西海剑神那样的人物真起疯来,便是青山掌门真人也要暂避其锋,到时候怎么办?

    忽然,海那边生出百余道剑光。

    西海剑派来了。

    隔着很远,似布秋霄这等高人也能从那些剑光判断出来人的境界水平。

    他隐约猜到西海剑派打算怎么做,向高空某处传去一道神识。

    那些剑光很快便来到了云台前。

    为的居然是桐庐,还有两名游野境长老,其余的都是些年轻弟子。

    看着这幕画面,成由天等人觉得有些奇怪。

    西海剑派这些年如此风光,即便底蕴稍逊,也不至于一名破海境长老都派不出来。

    桐庐得西海剑神亲传,名声很大,终究只是个年轻弟子。

    没有寒喧,更没有向前辈师长行礼。

    看着眼前的画面,桐庐愤怒至极,大声喝道:你们想做什么!

    布秋霄成由天等人自然不会接他的话。

    过南山驭剑而至,看着愤怒的桐庐,脸上露出一抹不忍的神情。

    从柳十岁传回的讯息里他确认对方并不知情。

    桐庐道友,你先看完这些再说。

    过南山摊开手掌,露出一颗明珠。

    远处传来数声惊呼。

    中州派至宝。

    还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