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七章亲妈、腐乳以及归期
    “虽然我知道你这句话不是在攻击我,但听着还是有些不舒服。”

    苏子叶对童颜说道:“通知禅院里的人吧,这里毕竟是他家的菜地。”

    修行界有条默认的规矩,被发现的无主法宝首先要从地点判断归属。

    苏子叶是邪派妖人,以往自然不会理会这种规矩,但现在情形不一样,而且宝通禅院还在给他治毒。

    何霑说道:“不用,因为这不能算是我拣的。”

    苏子叶说道:“你运气好,也不能强辞夺理。”

    何霑取出一个瓶子和一只拳套放到桌上,说道:“现在你们还觉得这是我的运气吗?”

    童颜的视线从那道飞剑上移到瓶子与拳套上,观察片刻后说道:“确实与运气无关。”

    不管是那道飞剑还是瓶子与拳套都很新,明显没有埋多长时间,而且何霑能够如此轻易地找到,说明埋的很浅。

    由此看来,这肯定不是宝通禅院前代僧人的藏宝,甚至就不是藏宝。

    只有一种解释——这是某人故意放到菜园让何霑拾到的东西。

    童颜走回窗边,望向菜园,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子叶躺在床上,这时候才看到桌上的瓶子与拳套,挑眉说道:“郁不欢与屠丘都死了?”

    何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知道这些东西?”

    苏子叶把郁不欢与屠丘的师门来历讲了遍,说道:“如果我的消息没有错,他们应该很早就投靠了不老林。”

    何霑神情微变说道:“原来与昨天的事情有关。”

    童颜没有转身,说道:“我说过,这把剑会是大麻烦。”

    何霑与苏子叶的视线落在那把剑上。

    四荒瓶与钻石拳套是冷山邪修很著名的法宝,但很明显,这把剑的品阶要远远超出二者。如果这三件法宝都是昨夜正道宗派剿灭不老林的余音,为何会出现在宝通禅院的菜园里,然后轻而易举地被何霑发现?

    “刚才说过,我越来越觉得我的运气不是好事,除了已经说过的那个理由,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这不是运气。”

    何霑说道:“因为世间不可能存在运气这么好的人,这种人应该早就被天雷轰死了。”

    苏子叶说道:“虽然我这些年一直是这样想的,但你怎么解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何霑说道:“我觉得有人一直在暗中注视着我,我需要什么他就给我提供什么,就像今天这样。”

    苏子叶笑了起来,说道:“听着似乎很快活。”

    何霑苦笑说道:“但你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你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万一将来某天有个人站出来说,我的一切都是他造就的,想收回赐予我的一切,或者要求我去做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怎么办?所以这些年其实我一直在逃避,我再也不肯参加道战,也不与那些宗派打交道,天天游山玩水,就是怕某天那个人忽然出现在我身前。”

    童颜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我觉得你想多了。”

    何霑愣了愣,说道:“为何?”

    童颜说道:“没有阴谋家会这么笨,另外,你拣到的那些法宝很好,而你的天赋虽然不错,但也不是太突出。”

    何霑说道:“没听懂,直接点。”

    童颜说道:“你不值得。”

    何霑有些恼了,说道:“那你怎么解释这些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难道就不能有前辈看中我的天赋,暗中培养我?”

    童颜说道:“除非那是你亲妈。”

    何霑摆了摆,不想再和他说话。

    童颜接着补充道:“而且从这些年你获得的好处来看,你亲妈还必须是位大人物,比如我师父。”

    何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指着桌上那些东西,说道:“那这些怎么办?”

    苏子叶靠着床头说道:“如果你不介意,就给我们分了。”

    童颜说道:“我要拳套。”

    何霑嘲讽道:“你身子骨弱,要这个倒是合适,那你呢?”

    苏子叶说道:“四荒瓶是血魔教的遗宝,很邪门,你们没法用,当然就是我的。”

    “你们这么客气,那我就不客气了。”

    何霑把那把剑收了起来,开始煮粥。

    粥在钵里咕嘟咕嘟,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好。

    何霑取出飞剑,坐到窗边对着阳光端详了很长时间,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再有灵性的飞剑也不可能回答他的问题。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童颜,他看着棋盘轻声说道:“它叫初子剑,被人送到你的里。”

    何霑有些吃惊,说道:“你相信我的判断?”

    童颜说道:“这件事情当然有问题。”

    何霑说道:“那你刚才还在嘲笑我。”

    “不是嘲笑,如果你的猜想是正确的,便只能得出我那个推论。”

    童颜抬头看着他说道:“那个人是你的亲妈,你亲妈是修行界的大人物。”

    何霑摊开双,不知该说些什么。

    童颜说道:“昨夜云台会死很多人,有很多法宝遗失,等着看看你亲妈还会给你送些什么来。”

    何霑正色说道:“我希望她给我送一坛豆腐乳,香辣味。”

    苏子叶在床上说道:“这个可以有,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和尚们连豆腐乳都认为是荤腥,那里面又没肉。”

    当天晚上。

    疑似何霑的亲妈居然真的又送了事物过来,但他们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宝贝。

    从珍贵程度来看应该算是,问题在于那是一个人。

    看着躺在菜地里昏迷不醒的桐庐,何霑很是茫然,看着童颜摊开双问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

    ……

    白鹿书院燃烧了一天一夜。

    曾经满是读书声的庭院已经变成废墟,空气里弥漫着焦糊的味道,就连山崖都已经被灼黑。

    裴白发站在书院废墟前,低着头闭着眼睛,感受着残余的温度,脸上没有表情。

    一位无恩门长老禀道:“所有尸骨已经确认完毕,没有天近人。”

    裴白发声音低沉说道:“我会离开一段时间,你们回去之后,把天寿山封了。”

    无恩门众人很吃惊。

    最近这些年因为西海剑派的打压,无恩门在修行界的地位日渐下降,就连在梅会上的位次都落了下来。今次门主重新出关,西王孙被斩,云台被毁,西海剑派被逐出大陆,正是无恩门发展的大好时,为何又要封山?

    纵有千般不解,也没有人敢违逆门主的意思。

    同样,没有人敢询问原因以及去往何方。

    只敢问声归期。

    那位长老问道:“师兄何时归来?”

    裴白发说道:“要归来时,你们自会知道。”

    说完这句话,他踏剑而起,向着西方飞去。

    看着消失于暮色里的那道剑光,无恩门众人行礼相送,心知门主大人必然是要去做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