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三章摸鱼儿(下)
    (这是本卷最后一章。其实我一直想知道,有没有读者看完一卷后会回头再看一下卷首辞,真的推荐大家看看。每次要挑一首词来契合一卷的内容与精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每次都运气特别好的找到了,包括下一卷,谢谢某位同学。)

    ……

    ……

    弗思剑进入虚境再次加速,中途进入两次雷域接受雷暴洗礼、补充灵气,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来到了遥远的大海深处。

    大漩涡如过往岁月里一样,不停吞噬着海水,发出的声音却并不如何狂暴,很是轻灵动听,难怪被称为鸣泉秘境。

    笼罩群岛的雾气还是那般深沉,连海鱼都无法出入,也不知道当年那位童子与西王孙是怎样离开的。

    巨人盘膝坐在海里,左握着那棵万年巨树,右撑着脑袋,耷拉着眼皮,已经困得不行,还是坚持着不时看一眼那片雾。

    弗思剑从天空里落下,飞到他的眼前,颤动着剑尾,在空中画了几个圈,然后静止。

    巨人眼里露出喜色,伸出指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弗思剑。

    他的动作极为精确,竟没有把弗思剑震飞。

    弗思剑嗖的一声飞走了。

    巨人看着剑消失的方向,挥了挥。

    天空里起了一场大风。

    巨人收回,掩着嘴巴打了个呵欠,低头看了眼雾里的群岛,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

    他起身走到北方数百里外的大漩涡旁,把里的万年古树扔了进去。

    他对着西方喊了一声,转身向着东方那座遥远的异大陆走去。

    第二天清晨,蓬莱岛上迎来了今年夏天的第一场飓风。

    船家与水们正有些紧张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风里隐隐夹着的吼声,不由狂喜地喊叫起来。

    海神传讯!

    可以启航了!

    数千艘宝船与神船离开岸边,向着大海深处驶去,在碧蓝的海上留下无数道好看的痕迹。

    ……

    ……

    碧色的湖水上映着天光,如镜一般。

    天光渐分。

    水破。

    一艘乌篷船缓缓行过。

    忽有雨点落在湖面上,泛起无数涟漪。

    这里是商州城的烟雨湖,风景极好,是除了摘星楼外地游客最常去的地方。

    柳十岁坐在船首,里拿着一根竹钓竿,小荷坐在对面,里拿着针线在缝什么。

    很长时间都没有鱼上钩。

    微雨在水面带起的小泡,看着就像是鱼吐的泡,这更加有些烦人。

    柳十岁性子好,神情平静,看不到一丝躁意。

    小荷看着他没有注意自己,眼珠微转,悄悄向着湖面吹了口气。

    以往在海州城以及在逃亡路上,她在柳十岁面前一直都表现的极为端庄文静。

    因为这个小动作,她整个人都灵动起来,很是动人。

    钓线微微颤动了一下,瞬间变直。

    柳十岁有些意外,把钓竿拉了起来,发现是一只锦鲤,高兴说道:“可以啊。”

    小荷看着他嫣然一笑,说道:“公子哪里有做不好的事。”

    柳十岁连连摆说道:“我算什么公子。”

    小荷睁大眼睛看着他,问道:“公子你当然是公子。”

    柳十岁认真说道:“像我家公子那样的才是公子。”

    听到这句话,小荷顿时觉得肩头有些痛,有些冷,没心思继续施展段,不满地哼了一声。

    柳十岁不明白她的情绪为何忽然不好,心想难道是下雨的关系?

    雨忽然停了。

    盛夏的天气果然就像女孩儿的心情。

    阳光骤然变烈,湖水生出蒸汽,很是闷热。

    修行者虽然不惧寒暑,也会觉得不舒服,而且风波已静,到该走的时候了。

    柳十岁解下那只锦鲤扔回湖里,说道:“走吧。”

    老书生临死前提醒过他们,待一切平静再回青山,现在离云台之役已经过去数十日,想来局势应该已经稳定。

    小荷想着这便要去青山,会见着自己最惧怕的井九,有些紧张地嗯了一声。

    乌篷船靠岸,换成马车。

    拉车的是一匹性情温顺的白马,由商州城一路向南,走的不快。

    柳十岁没有选择驭剑,因为那样太显眼。

    云台覆灭,但不老林还有很多刺客活了下来,那些人肯定很想杀死他,再加上洛淮南那件事情,他真的很危险。

    马车在离云集镇还有三十余里地的时候停了下来,趁着夜色,柳十岁带着小荷翻过两座山,来到某处崖前。

    站在崖畔,看着山脚下村子里零星的灯火,柳十岁深吸了一口气。

    待他看到在小院里正在收拾莲叶的父母,神情变得更加柔和。

    “为什么不去见见?”小荷问道。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过些天再说,如果……真没事的话。”

    小荷看了他一眼,心想如果回到青山,还能有什么事,要知道你可是不老林覆灭的最大功臣。

    再次翻过两座山,回到马车前,小荷解除阵法,二人登车去了云集镇,抵达时已经是清晨。

    酒楼开着一楼,蒸屉放在了街边,冒出来的热雾与从群峰间涌来的云雾混在一起,再也无法分清。

    看着远处雾里的群峰,柳十岁终于放松下来,对小荷说道:“先吃些东西,然后我们直接过去。”

    他用四个大钱买了两个素馅包子,与小荷一人一个。

    小荷看着快比自己脸还大的包子,不知道怎么下口,有些犯愁。

    柳十岁没有留意她,撕掉粘在包子上的纸,用力咬了一口,觉得好生满足。

    忽然他感应到了些什么,抬头望向天空。

    片刻后,十余道剑光破空而去,紧接着,又有两道法宝散发出来的光毫,甚至隐隐能够看到一艘极大云舟的影子。

    云雾笼罩着小镇,普通人根本无法像他这样看到高空的画面,但云集镇的居民这方面经验极为丰富,看着云层变化便知道有修行者经过,纷纷议论起来。

    柳十岁有些担心,心想难道是外敌来犯?

    他正准备扔掉包子,带着小荷驭剑追去,便听到了四周传来的议论声。

    然后他注意到镇上居民们都是喜气洋洋,完全看不到紧张的神色。

    “那都是仙师们的事情,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如此大的喜事,我们开心一下难道不行?”

    “那位可是中州派掌门的独女,是真正的仙女!这样的家世,这样的身份,居然亲自来青山提亲,别说青山里的仙师,便是我们也觉得脸上有光啊!”

    听着镇上居民的议论,小荷很是吃惊,问道:“她要向谁提亲?”

    柳十岁也很吃惊,说道:“难道是公子?”

    ……

    ……

    (第三卷摸鱼儿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