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四章野竹
    有些事情,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说九天时间,哪怕再给井九一辈子的时间,他也别想学会。

    柳十岁想明白了这点,再没有帮助公子的想法,准备说完最后那件事情便离开。

    “门内师长好像有些事情要问我。”

    他看着井九说道:“这些年发生了太多事情,但我想既然他们要问,便是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的,我应该怎么办?”

    其实他也不确定会不会是那件事。

    那件事情在他心里隐藏了很多年,先前简如云师兄说那句话的时候,那份不安全部涌了出来。

    井九知道那件事是什么。

    也只有他知道。

    他对柳十岁说道:“事情来了再说,提前想,亏。”

    柳十岁想了想,发现公子还是像以前那样有道理,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带着小荷离开峰顶。

    行走在茂密的山林里,猿猴忽然消失声匿迹,小荷却更加心慌。

    她听不明白柳十岁与井九究竟说了些什么,又是准备如何安置自己。

    峰下数百丈的崖间,山林更密,道旁出现一个小木屋。

    木屋四周的树上到处蹲着猿猴,就像结着无数沉甸甸的果实,抓耳挠腮,喜不自禁。

    原来它们是在这里等着看热闹。

    顾清与元曲站在屋前,自然也是在等他们。

    柳十岁与小荷被迎进木屋里。

    顾清用铁壶煮茶,元曲分到碗里,送到二人身前。

    热雾缭绕,被徐徐清风拂乱,不闻猿鸣,鸟声啾啾。

    山居果然有仙气。

    顾清介绍道:“他叫元曲,随峰主学剑,你们当年应该在南松亭见过。”

    元曲起身行礼说道:“见过柳师兄。”

    柳十岁介绍道:“她是小荷,你们应该听说过。”

    顾清微笑说道:“应城小荷,谁人不知?不知姑娘来青山……”

    小荷微笑不语,很是端庄文静。

    柳十岁以前便认识顾清。

    曾经的两忘峰剑童,现在已经是神末峰首徒。

    顾清与小荷说话时,气度恬然自静,很是令人心折。

    看着这幕画面,柳十岁忽然想到白早在洗剑阁里说的话,视线落到铁壶上。

    铁壶搁在小泥炉上,发着低沉的呼噜声,就像猫儿在感慨生活真好。

    如果当年自己离开南松亭再晚两年,在神末峰上给公子煮茶的人……就应该是自己吧。

    柳十岁默默想着,然后被顾清的问话唤醒。

    顾清问道:“师兄准备如何安置小荷姑娘?”

    柳十岁说道:“公子答应帮着解决。”

    顾清平静说道:“如此便好,那我想这些天小荷姑娘便先留在神末峰?”

    小荷有些不安地看了柳十岁一眼。时隔多年,柳十岁回到青山后肯定有很多事务要安排,而且不管是天光峰、还是两忘峰弟子的身份,都注定他不可能经常来神末峰。

    要一个人留在如此陌生的神末峰,还可能经常与那个可怕的井九仙师朝面,想着她便害怕。

    柳十岁有些意外,看着顾清的眼神,隐约猜到了些什么,不再犹豫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他与顾寒很熟,知道顾氏一族在青山里的底蕴,必然是顾清探得了些风声才给出这个建议。

    喝完碗里的茶,柳十岁便起身告辞,不顾小荷可怜兮兮的模样,向峰下走去。

    木屋外的猿猴们叫了起来,然后声音渐远,应该是去相送。

    小荷平静坐在椅中,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在脸上再也看不到任何楚楚可怜。

    她与那些猿猴一样,很清楚真正需要在意的人是谁。

    她如果能抓住柳十岁,便等于抓住了一切。至于其余的人,井九与赵腊月这样的人物她不敢去招惹,顾清与元曲将来极有可能是柳十岁的竞争对,以礼相待便足矣,太费心思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顾清看着她眼里流露出欣赏的神色,片刻后又摇了摇头,似有些遗憾。

    “顾仙师有何指教?”小荷微笑问道。

    顾清说道:“当年在朝歌城皇宫里,我曾经见过一位你的同族,她的境界不见得有你高,境界却比你高多了。”

    小荷自然知道他说的朝歌城皇宫里的那位同族是谁。

    对狐妖一族来说,那位胡贵妃是她们最羡慕、最崇拜的对象。

    顾清的这句话看似有问题,其实很好懂,尤其对最精明的狐妖来说。

    这句话里的前一个境界说的是修行境界乃至杀人的本事,后一个境界则是指的狐妖一族真正的本事。小荷心里有些不服,表情却没有变化,淡然说道:“贵妃娘娘能得神皇宠爱,诞下一位皇子,这等命数运势怎是我能比的?”

    这便是把胡贵妃能有今日盛景尽数归于运气。

    顾清心想那位皇子带来的究竟是好运还是厄运谁知道呢,但这些事情自然也不会与小荷详说,只是提醒了一句:“贵妃娘娘能得神皇宠爱,最重要的便是一个真字。”

    听着这话,小荷怔了怔,忽然说道:“你煮的茶不对。”

    这下轮到顾清怔住了,他在神末峰煮茶多年,次数虽然不算太多,但井九与赵腊月二位师长从来没说过不好。

    他望向元曲,想要得到一个客观的评价。

    元曲犹豫了会儿,说道:“二位师长好像不懂这个。”

    这句话的意思就很清楚了。

    小荷接着说道:“东易道的铁壶怎么能用来煮毛尖?那还不如用来卤肉。”

    元曲犹豫了会儿,又说道:“姑娘,所谓求真并不是有啥说啥,不说假话和不说话都是可以的……”

    ……

    ……

    过南山等人一直在神末峰下等着,发现小荷没有随柳十岁一道下来,不禁有些意外。

    简如云挑了挑眉,便没有说什么。

    “我们先去天光峰。”

    过南山说道。

    柳十岁问道:“去见掌门真人吗?”

    过南山说道:“师尊今日正在与中州派的贵客话事,白师叔一直在等你。”

    柳十岁沉默不语。

    过南山知道他在想什么,劝慰道:“白师叔当年不知内情,才会待你那般绝情,事后他也有很多歉意,以后会待你用心。”

    白如镜是天光峰长老,破海境修为,是柳十岁的师父。

    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

    柳十岁望向简如云说道:“四师兄不是说有事要问我?”

    “我说过,那些都是小事。”

    顾寒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无论如何,白师叔终究是你的师父。”

    天光峰里,一处幽静洞府外满是翠竹。

    多年过去,翠竹已经不是当年的一丛。

    野生果然最有生命力。

    那些翠竹生得有些乱,明显无人照料。

    过南山等人站在洞府外等着,看着满眼翠竹,有些感慨。

    洞府里忽然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过南山等人神情微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