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章一人不得道
    当初掌门真人与元骑鲸远赴西海,本是方景天杀人灭口的最好机会,但他没有出现,必然是有人告诉了他。

    井九的怀疑对象里包括掌门与元骑鲸本人,甚至还有白鬼,但他忘记了青山九峰里视力最好的那位。

    他摩挲着手里的竹牌,想着这件事情。

    赵腊月想到昔来峰主方景天也是那位的徒弟,沉默片刻后问道:“如你所言,修道者往往很晚才会收徒,为何太平真人收徒的时间如此之早,而且还收了这么多?”

    这是她第一次在井九面前直接提到这个名字以及与这个名字相关的往事。

    她想表现的平静从容些,但声音还是有些微微颤抖。

    “那人的想法很特别,他从来不相信什么尘缘因果,自然也不会畏惧,他认为能修行的人就应该修行,他还相信人多力量大的说法,所以他很早便开始收徒……”

    井九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他不是无法想象自己的血脉被复制这件事情,或者他已经生了几万个子女。”

    赵腊月无法理解,心想太平真人的想法也太奇怪了。

    这是因为井九没有把太平的想法全部说出来,不然赵腊月便不会觉得奇怪,而是会生出极度的恐惧。

    就像此时的井九,哪怕已经过去了数百年时间,再次想起太平的想法时,他依然感觉到寒冷至极。

    世间能够让他觉得不安而寒冷的东西真的很少,那个恶毒的想法当然要排在首位。

    “不过事实证明,那人的想法里至少有某一部分是对的。”

    井九说道:“如果不是他很早便收了柳词与元骑鲸这两个弟子,想要收回青山并没有那么容易。”

    当然,只有柳词与元骑鲸这两个帮手还是不够。那些师伯师叔,还有隐峰里的长老们,境界高得出奇,他和师兄虽然够强,但想要全面碾压对方,还是有些吃力,所以还需要别的力量。

    这是赵腊月第一次听闻当年的那些秘辛,睁大眼睛说道:“难道太平真人请了外援?”

    “青山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外人插手。”

    井九看了她怀里的白猫一眼。

    赵腊月明白了他的意思,本来已经习惯的姿式,再次变得僵硬起来,说道:“镇守大人们难道不应该保持中立?”

    白猫睁开眼睛,看了井九一眼,没有说话,再次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井九说道:“镇守也是修道者,当然也有自己的追求,不管是飞升,还是更多的寿元。”

    赵腊月说道:“太平真人承诺了他们些什么?”

    井九说道:“他当时只说了一句话。”

    就因为那句话,两位青山镇守站在了师兄与他这边,于是他们才能镇压诸峰,一举确定青山至今的局面。

    赵腊月好奇问道:“什么话?”

    井九说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赵腊月才知道原来是尸狗与阴凤大人。

    青山弟子从外门进入洗剑溪前会进一幢小楼,楼里挂着青山宗历史上的重要人物画像,其中最显眼的便是历代掌门画像。没有人想过,那些画像的摆放顺序看似简单,里面却隐藏着太多秘密。

    对他们来说青山道统从未断绝过,从开派祖师到道缘真人,再到太平真人,直到现在的掌门真人,传承非常清楚,没有人知道,在太平真人重掌青山之前,曾经发生过那么多事。

    曾经的那些诸峰传承,现在都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那些境界深厚的别脉长老,或者当时便被杀死,或者被关押在剑狱里,或者避入隐峰发誓再也不出来。数百年后,那些被关进剑狱、避入隐峰的诸峰长老,还活着几个?

    现在的青山只剩下了太平真人一脉。

    青山九峰,都是上德峰,这句话果然没错。

    赵腊月心想难道这样的历史要再来一遍?

    即便她的道心再如何坚定,也不禁有些不安,怔怔地看着井九,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年青山宣布太平真人闭死关,没有出现什么波澜,那么这一次你能不能控制住局面?

    “不需要太过担心,终究是内部纷争,不会轻言生死。”

    井九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而且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准备。”

    修道者的寿元很长,时间很多,而且他们的时间精力大部分都用在修行上,于是很多事情都会变慢。

    哪怕是阴谋的实施也很慢。

    洞府外传来声音,不知何峰以剑书传讯。

    赵腊月把白猫放回寒榻上,走出洞府。

    “醒来。”

    井九说道。

    白猫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井九说道:“阿大,有人想要杀我。”

    寒玉榻前变得很安静。

    白猫心想一直都有人想杀你,只不过一直都杀不了你。

    如果可以的话,你早就死了,也许是荣耀地死在我的手里?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我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白猫眼瞳微缩,显得有些邪恶。

    “没有人喜欢你。”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寂寞,因为无聊吗?当然是因为嫉妒啊,笨蛋。”

    “原来如此。”

    “你有没有觉得有一点失望,一点委屈,还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被人需要,被人喜爱,那是凡人的精神渴求,你我是修道者,何必在意这些。”

    说完这句话,井九看了眼锦鸡竹牌,收进袖里,向洞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白猫漠然想着,装,你继续装。

    ……

    ……

    井九走到崖边,望向云海里的诸峰,身影显得有些孤单。

    赵腊月走到他的身边,画面的感觉便变了很多。

    井九说道:“都不喜欢我,感觉很失败啊。”

    他说的是妖鸡。

    赵腊月以为他说的是方景天,问道:“既然掌门真人与剑律已经知道他想做什么,为何不提前阻止他?”

    井九说道:“柳词与元骑鲸对那人终究还是有些歉意,在他们看来,方景天愿意为那人做些什么本就没有错。”

    赵腊月明白他的意思,方景天真要做些什么,掌门真人与剑律肯定会出手,但如果只是想法,谁能说什么呢?

    徒弟想为师父报仇,这是世间最理所当然的事情。

    “有徒弟真好。”

    井九沉默了很长时间,又说道:“我有些孤单。”

    他极其罕见地流露出真实的情绪,或者说他极其罕见的有了些情绪。

    赵腊月看着他认真说道:“现在不是有我们了吗?”

    井九发现确实如此,青山九峰里最孤的神末峰越来越热闹,因为这里的猴子与人越来越多。

    他满意地笑了起来,崖外的云海便多了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