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二章破庙灭口
    基于某些很隐秘的、只与人性相关的原因,两忘峰排名第四的简如云一直对柳十岁心怀警惕。

    当年上德峰审讯柳十岁时提到过的左易一案,十余年后已经被绝大部分人忘记,他却记得很清楚。

    通过族里的关系,他查到左易死前曾经去过卷帘人,左易在卷帘人里有位故交,神末峰似乎也查过那个人。

    这更是坚定了他把案子查下去的决心。

    由于担心青山里有人替神末峰遮掩,所以他没有对任何人说,打算亲自来做。

    他的行踪太过显眼,所以最终这件事情落到了他的亲兄弟简若山身上。简若山在两忘峰里的排名很普通,至少在青山内部很不引人注意,离开的时候竟没有惊动任何人,循着已有的线索来到了监利城。

    虽然在卷帘人方面没有得到结果,但至少可以确认卷帘人方面也在遮掩什么,对他来说这便已经足够了。

    他以为自己推算出了所有的事情,心情有些紧张,呼吸都再难保持平稳。

    这里是一间安静的破庙,中间燃烧着一堆篝火,他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沉重如山的呼吸,让他觉得自己自己的双肩也有些沉重,那是青山弟子的责任。

    篝火落在他的脸上,明暗变幻,让他的神情显得更加凝重。

    井九居然买凶杀人……

    不管是简如云还是他都没有想过,那位碧湖峰的左易师叔是柳十岁杀的,因为当时柳十岁入内门时间尚短,境界还很低微,而且当时的他真的很干净,很老实,应该只是在为某人遮掩,至于那人是谁……很好猜。

    他们也不认为是井九亲自动,因为井九当时的境界也很低,根本无法杀死无彰境的左易,他必然是买凶杀人,只是他如何能够带着那名刺客进入青山,始终是简如云与他都想不明白的事。

    确认了卷帘人这面的事情,他现在可以直接驭剑飞回南方,但现有的这些证据并不足以指控柳十岁,所以他决定去寻找镜宗里的一位友人,继续沿着这条线索查下去。

    想着柳十岁与神末峰的关系,以及后来柳十岁加入不老林、杀死洛淮南这些事,简若山觉得这件事情真是太复杂了,越想越是头疼,甚至有些头昏眼花——如果不是眼花,为何眼前的篝火会变成这种诡异的蓝色?

    简若山这般想着,忽然想到进入两忘峰后最开始学的那些功课、师兄们用最严厉的声音警告他们必须记住的细节。

    世间有一种火没有颜色,但如果遇到真实的火焰,便会成为幽蓝色!

    简若山震惊无比,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哪里还敢犹豫,直接召出飞剑便要驭剑离开。

    可惜的是来不及了,篝火堆的火苗狂涨而起,卷至屋顶,充溢了整间破庙。

    那些幽蓝色的火焰看着如此狂暴,但无论是屋顶的旧梁还是佛前的破幔都没有被点燃,依然如前。

    那些幽蓝色的火焰竟似乎没有真实的温度。

    “魂火!”

    简若山厉声喊道。

    飞剑向着四面八方斩去,剑光耀眼至极!

    他已经确定来敌便是冥部妖人,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冥部与人间已经太平两百余年,甚至很少能够看到冥部妖人出现,这竟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战斗。

    魂火没有温度,对朝天大陆的修行者来说却极为致命,因为它可以直接污染、继而侵噬修行者的金丹或剑丸。

    更麻烦的是魂火无声无息,很难斩灭。修行者对付冥部妖人的魂火,一般都是用法宝的光毫直接镇压净化,又或者是拼着沾染少量魂火,抢先杀死冥部妖人的本体。

    简若山只是一名普通青山弟子,没有法宝,剑道修为又不足以斩灭魂火,只能希望飞剑能够斩中那名冥部妖人。但他已经想到,这名冥部妖人应该是某位大能的投影,本体应该还远在深渊之底,自己的飞剑哪里能够斩得中?果不其然,明亮至极的剑光高速穿梭,把破庙的三堵墙甚至是庙外的树林都斩得千疮百孔,魂火依然从篝火里不停喷涌而出!

    简若山带着绝望大喊一声,召回飞剑向着那些幽蓝色的火焰斩去。

    魂火遇剑风而散,然而下一刻便再次飘回,如一张透明的蓝色光罩,向着他的身体落下。

    简若山一咬牙,盘膝坐下,闭上眼睛,固守道心,把剑罡布满身躯,抵抗魂火的侵噬。

    飞剑破空而起,在夜空里发出刺明的明亮光线,发出求援的信号。

    嗤嗤嗤嗤!

    破庙里被恐怖的声音占据,就像是数万条蚕在啃食桑叶,又像是烧火的烙铁缓缓伸进冰水里。

    幽蓝色的魂火不停落下,布满身躯的剑罡越来越薄,眼看着便要支撑不住。

    简若山睁开眼睛,眼里流露出绝望与挣扎的神情。

    这时候他面临着两个选择,或者撤了剑罡,强行闯出破庙,或者再这样坚持下去。

    但无论是哪种选择,最终都是一条死路,除非他练成先天剑体,才有可能凭肉身直接对抗魂火。

    只是犹豫片刻,一切便成定局,魂火蚀破他的剑罡,落在他的衣服与脸上,然后向着皮肉里钻去。

    简若山痛苦无比地叫喊起来,道心再难守住,魂火侵蚀的更加迅速,瞬间便把他烧成了几道青烟,些许残灰。

    一道剑光破夜色而至,落在庙前,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

    微雪从天而落,破庙里的篝火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旺盛,那些魂火的残余则是渐渐淡去,直至消失无踪。

    段莲田走进破庙,神情凝重至极。

    他是上德峰的新晋长老,行事以冷酷无情著称,当年柳十岁偷食妖丹、修行邪道秘法一案,便是他亲自审理。

    也正是在那次审案过程里,他忽然发现柳十岁居然与碧湖峰左易之死有关。

    最近九峰里隐约有些风声,段莲田想到了很久之前的这个案子,开始重新拾起,如简如云一样查到了某些线索。

    更准确地说,他查到了左易那位故交曾经是监利城的卷帘人。

    今日他来到监利城,却发现居然有人抢在了自己的前面。

    正在警惕困惑之时,他忽然在仙居里看到了城外的一道剑光。

    那道剑光无比照亮,照亮了小半片夜空。

    那是青山弟子示警求援的信号!

    段莲田毫不犹豫,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城外,找到这间破庙,却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堆篝火。

    有篝火便有人,那么人去了哪里?破庙墙断梁毁,是谁曾经在这里战斗过?

    段莲田取出一面铜镜,向着破庙四周照去。

    这面铜镜唤作明光鉴,出自镜宗大匠,每座城市里的卷帘人都有一面。

    上德峰的长老与弟子们因为查案寻踪的需要,也习惯带在身边。

    看着铜镜照出来的那些模糊画面,段莲田很是震惊,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居然是冥部妖人!

    就在他准备继续查找痕迹与线索的时候,忽然又有雪花落下。

    此时落下的雪花,比他驭剑而至时的雪花要大很多。

    剑光微敛,迟宴出现在破庙里。

    段莲田有些吃惊,上前行礼道:“见过师兄。”

    迟宴看了眼四周,微微皱眉。

    段莲田说道:“死了一名弟子,不知道是哪座峰的。”

    迟宴说道:“回去再说。”

    段莲田神情微变,看着他没有说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