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五章事情来了
    昔来峰大殿里摆着九张座。

    最上首位与其右手方的那两张座椅是空着的。

    掌门真人与元骑鲸没有来。

    代表天光峰前来的是白如镜长老与墨池长老,白如镜的脸色很阴沉,柳十岁坚决不同意重归他门下,让他在青山里的声望严重受损,墨池长老的脸还是那般黑,只是明显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因为稍后要发言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

    迟宴、段莲田等数位长老已经到场,代表上德峰的还是那把寒冷的三尺剑。

    适越峰主广元真人因为闭关也没有出现。

    碧湖峰主成由天倒是亲自到场,但事先便已经表明所有事项弃权,明显是要低调到底。

    行云峰主与清容峰主南忘坐在各自的座椅上。

    两忘峰也有一张座椅,过南山站着一旁。

    神末峰的位置在最末,赵腊月安静地坐在椅子里,井九坐在他的身后。

    梅里、迟宴等各峰长老也有自己的位置,九峰师长来了很多,只是道殿太大,依然显得很空旷。

    如墨玉般的地面上生出一团薄云,方景天缓步走了出来。

    今天峰会由他亲自主持,他的视线在殿内众人脸上拂过,本就极为安静的场间,更是变得云落的声音都能听到。

    以往方景天在青山里的形象很庸常,脸上总带着笑,试剑大会上总能看到他与人闲聊的画面。

    很多人都注意到今天他出现后,无论脸上还是眼里都没有一点笑意,不由神情微凛。

    尤其是云行峰主与某些长老,更是觉得此人好生陌生,仿佛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一般。

    这只能说明,他们以前认识的那位昔来峰主,本来就不是方景天的真实模样。

    没有什么开场白,也没有寒喧,方景天直接说道:“先说不老林的事情。”

    还是那句老话,对修行者来说,时间最不重要却又最重要,没有谁愿意把时间花在这方面。

    过南山来到场间,把相关的事情解说了一遍,从浊水除妖直到前些天云台覆灭,不说巨细靡遗,但至少所有重要的节点都没有遗漏,然后又具体讲述了一下后续的处理事宜,重点放在了朝歌城对不老林遗产的分配上。

    各峰长老开始发问,过南山一一回答,其间柳十岁也被喊到场间应了几个问题。某个脑子不好使的昔来峰长老为了挑柳十岁错处,问起了洛淮南的事情,话还没说完便被方景天打断,但还是被暴脾气的南忘骂了好几声白痴。

    柳十岁自然不用再回答。

    关于不老林的议事就这样简单结束,接着是各峰弟子的议功事项,由上德峰进行判定。

    青山传承数万载,关于奖惩以及日常议功早有了一套极完备的制度,昔来峰做惯了这种事情,基本挑不出什么毛病。只在一件事情上出了些小问题——北鹤亭门师因为带出三名承剑弟子,受赐丹药回到云行峰重新冲击游野境,双方在所赐丹药的等级上产生了些分歧,也很快便商议出了结果。

    直到今天赵腊月才知道,在外门授课与在洗剑阁里授课的计功数量竟会差如此之多,也才知道原来青山制度如此完备而繁复,想要获得丹药与功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她真没有关心过这些事情。

    景阳师叔祖留下的丹药与功法太多,神末峰的人太少,怎样都分配不完,哪里还需要打分。

    待这些结束之后,方景天望向墨池说道:“师弟,请。”

    墨池性情老实木讷,今日峰会也另有隐情,非他所愿,微慌想着还是从小事开始。

    “那个……那个……应城……那个狐妖……为何……”

    紧张之下,他的口吃愈发严重,半晌都没能把整句话说完,但殿内众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望向方景天。

    方景天做出的解释非常简单:“青山非藏污纳垢之所在。”

    若是人间皇朝议事,这句掷地有声的话或者能够打动很多官员,但够资格参加青山峰会的都是寿元绵长的修道者,很生生出情绪上的波动,从而改变自己的判断。

    梅里问道:“难道弃暗投明也不行?”

    “如果你已经屠尽世人,就别想放下刀便成佛,因为青山不是果成寺。”

    方景天望向柳十岁说道:“她在不老林二十余年,究竟做过多少恶事,杀害过多少无辜,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柳十岁没有说话,他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不可能瞒过去,云台被毁之后,所有的案卷资料都被正道宗派取走,由朝廷的清天司负责梳理处治,当然要向各宗派不停通传进展。

    一位昔来峰长老来到场间,把清天司整理出来的相关案卷,分发给众人观看。

    看着那些案卷上清楚的记载,各峰长老神情微变,墨池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没能发出声音。

    赵腊月看了两眼便放到了桌旁,没有传给井九的意思,因为她知道他不关心。

    柳十岁没有接过那些案卷,他在云台那间静室里已经看过数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以这名狐妖曾经犯下的罪孽,免其死罪,足酬其功,她到现在还活着就够了,留在青山绝无可能。”

    方景天很平淡地对这件事情做出了结论。

    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柳十岁依然沉默。

    墨池长老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望向方景天再次问道:“那……为何昔来峰要阻止……对柳师侄的嘉赏?”

    正道宗派联手灭了云台,西海剑派一撅不振,青山如此风光,最大的功臣当然是柳十岁。

    按道理说,青山宗早就应该对他赐下灵药法宝,却因为昔来峰的缘故拖延至今。

    今次青山峰会主要议的便是这个。

    “不错,是我否诀的,因为有弟子提出了异议,那么在查清楚之前,所谓嘉赏自然要先暂停。”

    方景天的语气依然很寻常。

    墨池长老神情微怔问道:“什么异议?”

    简如云从大殿深处走了出来,脸色有些苍白憔悴,眼圈有些微红,明显还没有摆脱丧弟之痛。

    看着这名两忘峰排名第四的弟子,成由天、南忘等人有些吃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柳十岁看了井九一眼,很快收回视线。

    他刚回青山的那天,曾经对井九说过,有人在查那件事情。

    井九当时对他说,事到临头再想,提前想太亏。

    今日事情终于到了。

    您想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