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六章打死我都不说
    简如云的出现,谁都知道肯定是针对柳十岁。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方景天没有自己询问,而是把问话的权力给了上德峰。

    迟宴接过昔来峰提供的案卷,看了两眼,望向简如云说道:“你指证柳十岁与十三年前碧湖峰左易之死有关?”

    ……

    ……

    青山弟子们一直在殿外等着消息。

    待知道自己无法留在青山,小荷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一句话都没有说。

    元曲有些不忍,低声安慰了几句。

    顾清看着紧闭的殿门,沉默等待着随后可能出现的坏消息。

    坏消息来得很快,弟子们都知道了迟宴长老的问话,有些弟子震惊无语,有些弟子则很茫然。

    碧湖峰左易……是谁?青松下响起窃窃私语,议论不绝,在有些同门的提醒下,弟子们想起来了那件事情。

    当年碧湖峰有位左易师叔,无彰上境,冲击游野有望,某年忽然横死,尸首分离,被人扔在溪边。

    这件事情曾经在青山里引发极大的震动,但随着时间流逝,专心修行的弟子们还是渐渐遗忘了这件事情,直到今日忽然再次被人提到。

    柳十岁怎么会与这件事情有关系?

    大部分青山弟子都觉得这个指控很是荒谬,有些弟子却在心里想着,柳十岁连洛淮南都敢杀……虽然都说这件事情有内情,就连中州派也没有追究,但……那终究是洛淮南啊!

    弟子们稍后才知道指控柳十岁的是简如云,震惊之余,下意识里投向两忘峰弟子们站立的地方。

    顾寒的脸色极为阴沉,马华眯着眼睛,脸上难得没了笑容,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似乎都间接证明了简如云的指控并非全然荒谬。

    元曲看着马华,有些不安说道:“难道马师兄知道什么内情?”

    “他知道个屁,有点小聪明便觉得自己时刻智珠在握,能够预判人心与真相,实则愚蠢至极。”

    顾清难得说了句脏话。

    他不喜欢马华。

    当年他在两忘峰给过南山做剑童的时候,经常能够看到马华笑眯眯的模样,当时他就觉得很恶心。

    ……

    ……

    殿内。

    “我不确定他与碧湖峰左师叔之死的具体关系,但我能确定,左师叔死的那夜,他不在自己的洞府里。”

    简如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道:“顾寒也知道,而且这件事情当年段师叔曾经审过。”

    段莲田没想到这么快便提到自己,想着剑律的态度,不禁有些头皮发麻,对众人说道:“不错,柳师侄当时便承认了此事,不过……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简如云没有理会他话里的开脱之意,面无表情继续说道:“我的弟弟简若山前些天一直在查左易师叔之死,结果被冥部妖人在监利城外害死,我认为是有人在灭口。”

    迟宴面无表情说道:“你想问什么可以直接问。”

    简如云转身望向柳十岁,说道:“当年问你那夜去做什么你不肯回答,我们可以理解为你为了进入不老林需要有罪,那么现在呢?你应该可以说了吧?”

    柳十岁平静说道:“简若山师兄的死与我无关。”

    简如云不为所动,说道:“我问的是左易师叔死的那天夜里,你去了哪里。”

    柳十岁说道:“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听着这句话,殿内一片哗然。

    迟宴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果那是不便当众提起的隐秘事,你可以去静室说与我听,或者去上德峰,由剑律亲自听,绝对不会传与第三人知。”

    柳十岁说道:“不用,无论在哪里我都不想回答。”

    迟宴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能知道原因吗?”

    柳十岁说道:“我不想再撒谎。”

    过去十余年里,无论在青山还是在不老林里,他一直生活在谎言与欺骗里。

    好不容易摆脱了那样的生活,他不想再回去。

    大殿里的气氛变得越发怪异。

    开始柳十岁不肯回答这个问题,便已经说明有问题,更何况他这时候说明了自己就是不想撒谎。

    很多视线落在了赵腊月与井九处,尤其是后者。

    柳十岁却没有再看井九一眼。

    赵腊月眼皮微垂,等着井九说话。

    其实,殿内所有人都等着他说话。

    十余息时间过去,井九没有说话。

    赵腊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神情都是那样的平静,不禁有些意外。

    殿内众人也有些意外。

    碧湖峰左易之死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但没有人能忘记那年青山试剑,井九曾经做过些什么。

    方景天静静看着井九,不知道在想什么。

    柳十岁的事只是小事。

    哪怕是他真的杀了左易,也不过是一命偿一命罢了。

    但如果能由柳十岁直指井九与赵腊月,那么再小的事也会变成大事。

    因为他们是神末峰。

    年轻的青山弟子们不再嫉妒,不代表老一辈的人就没有情绪。

    一切可以归为那三个字:凭什么?

    对云行峰主等人而言,如果神末峰出了问题,是不是意味着景阳师叔祖的遗产可以再行分配?

    对还在闭关的广元真人以及碧湖峰众人来说,宝树居以及更多的资源是不是能回到自家手里?

    时间缓慢地流逝,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柳十岁沉默不语,井九同样如此。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叹息,又不知道是谁冷漠说道:“那就这样吧。”

    “如果你坚持不肯说出你那夜的行踪,那么就算没有证据,我也只能把你当作这个命案的嫌犯。”

    迟宴看着柳十岁说道:“我会把你押回剑狱,直到审出结果,或者你愿意回答那个问题,你服还是不服?”

    段莲田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心想如果这是剑律的想法,那为何你要把我从监利强行带回来?

    柳十岁说道:“我当年就去过剑狱,什么都没有说,现在也一样,我认为你们这是在浪费时间。”

    他没有正面回答服还是不服。

    其实就是不服。

    他之所以是现在的柳十岁,靠的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柳十岁入剑狱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殿外。

    即使是在殿里,都能听到外面的骚动。

    南忘挑眉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让所有人都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