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七章我在云集镇等你2
    殿外的弟子被要求离开,殿内也变得安静下来。,。

    但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无法再收回,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落实处置。

    很多道目光再次望向迟宴,然后随着迟宴的视线,落在最前方那把三尺剑上。

    三尺剑散着淡淡的寒意。

    剑律元骑鲸一直在上德峰听着今日峰会。

    迟宴收回视线,看了柳十岁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柳十岁放弃自辩,下狱待审,那名狐妖,逐出山‘门’便是。”

    众人都知道这是元骑鲸的决定,沉默不语,其中有些人忍不住再次望井九。

    井九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

    赵腊月盯着迟宴的眼睛说道:“关于狐妖一事我有异议。”

    说这句话之前,她没有看井九。

    她早就已经忍不住了。

    迟宴神情不变,说道:“请赵峰主示下。”

    赵腊月说道:“就算青山不便收那狐妖为徒,为何一定要逐出山去?神末峰愿意把她当作客人。”

    迟宴微微一怔,说道:“似乎有些不妥。”

    赵腊月说道:“有何不妥?吾峰弟子顾清,当年便曾经在神末峰客居两年。”

    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曾经的两忘峰剑童,摇身一变成了神末峰的看山客,后来更是成了席弟子。

    “没有这样的规矩,不然岂不是随便哪座峰都可以接几个邪派妖人进山加以庇护?”

    方景天的声音响了起来。

    赵腊月转身看着他说道:“当年景阳真人在神末峰与禅子论道百日,难道也不合规矩。”

    “问题在于狐妖并不是禅子,而你……”

    方景天的视线有意无意看了井九一眼,继续对赵腊月说道:“……也不是景阳师叔。”

    赵腊月看着方景天,浓而有力的墨眉微挑,就如将要飞起的剑。

    “那就这样吧。”

    井九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

    ……

    他望向天光峰所在的位置,问道:“刚才是谁说的这句话?”

    大殿里变得有更加安静。

    片刻后,白如镜长老‘阴’沉着脸应道:“是我,如何?”

    井九看了他一眼,转身向殿外走去。

    这幕画面落在了很多人的眼里。

    刚才赵腊月看着方景天的画面也被很多人记住了。

    方景天与白如镜都是破海上境的大强者,为何井九与赵腊月却没有任何避退的意思?

    赵腊月随着井九向殿外走去,很快便经过了柳十岁的身边。

    柳十岁的心情很平静,他相信井九就算没有想好怎么办,也一定有办法解决所有事情。

    但他还是看了井九一眼,似乎有些话想要说。

    井九明白他的意思。

    他这边无所谓,小荷一定要活着。

    不老林已经覆灭,但还有很多残存的刺客杀藏身人间。

    小荷被逐出青山便会成为孤魂野鬼,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叛徒。

    换句话说,她离开青山便会死。

    井九没有说话,脚下也没有停留。

    柳十岁明白了他的意思,收回视线,心情更加平静。

    ……

    ……

    神末峰的林中小屋,小荷在收拾行李。

    她没在这里住几天,自然没有什么行李,很快便收拾完了,她甚至还把那个铁壶又洗了遍。

    “是啊,只是短短数日时间,而且柳十岁也不在,为何自己却有些舍不得呢?”

    小荷走到‘门’口,转身望向简陋的屋内,在心里想着这个问题。

    是因为猿声还是清静?不管是哪者,都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

    她对井九的极度畏惧也是安全感的来源之一,仿佛只要井九在峰顶,便能护着峰间所有生灵,包括她。

    “你在想什么呢?你只是一只狐妖,连那些猴子都不如。”

    小荷‘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转身推开屋‘门’。

    顾清在外等着,接过行李,然后说道:“我送你出山。”

    ……

    ……

    青山与外界之间有很多通道,绝大部分都被青山大阵隔绝,只留下四个山‘门’。

    赵腊月、井九与柳十岁都是南松亭出身的外‘门’弟子,所以神末峰外出都习惯从这里走。

    离南松亭最近的人间集镇便是云集镇。

    时值初秋,山林渐染,云雾如絮,正是云集镇风景最好的时候,街上游客极多,人头攒动。

    顾清把小荷送到了云集镇的街上,按照正常的故事展,小荷这时候便应该向前走去,消失在人‘潮’人海里。

    小荷没有动,抬头看着顾清,眼神里满是不安与怯弱,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开口。

    顾清知道这次是真的,稍一思忖后说道:“你要去哪里,我都可以保证安全把你送到。”

    小荷沉默了很长时间,鼓起勇气说道:“我能不能就在这里住着?”

    顾清问道:“为何?”

    小荷说道:“这里毕竟还是青山范围,应该安全些,而且……我想等他。”

    顾清静静看着她,想要确定这句话里究竟哪部分是真的。

    小荷说道:“你不要误会,要说我对他有多少情意倒也谈不上,只是习惯了和他在一起,而且我真有些怕。”

    顾清忽然笑了起来,说道:“那好,我在这里陪你等十天。”

    小荷有些吃惊,尤其是她现顾清的笑容并不是礼貌与客套,颇有几分真诚。

    顾清带着她向街那头走去,穿过人‘潮’人海,走进一家极热闹的酒楼。

    热闹到了楼上顿时变成清幽,再也不是嘈杂的人间。

    雅间布置的极为‘精’致,视线所及之处看不到任何奢华意味,但每一处都不简单。

    小荷在海州城也有间酒楼,自然知道这个雅间要‘花’多少钱,暗自有些惊异。

    “这家酒楼是几年前我家里买下来的。”

    顾清示意她坐下,说道:“是师姑的意思。”

    小荷很自然地想起在海州城酒楼里与柳十岁对桌吃饭的情形,低头无语。

    狐妖不相信感情。

    哪怕当初在神末峰被顾清指点过,她依然无法接受,依然想不明白宫里那位贵妃娘娘是如何做到的。

    她只知道与柳十岁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很安心,那种感觉叫做依赖?

    她抬起头来,现坐在对面的不是柳十岁,而是顾清。

    顾清看着她微笑不语。

    不知为何,在她眼里,顾清的笑容忽然变得可恶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