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二章有毒
    童颜头也不回说道:换作任何人,想杀自己的师父都是很困难的事,他会尴尬不安,而这种情绪特别好,容易让剑西来相信他是那个在世间经历太多磨难,终于放弃无谓幻想,重回师门的可怜人。他与柳十岁一样,性情都很真挚,不会隐藏,所以反而是最适合作内应的人选,不然你姨妈也不会把他送到我们这里来。

    何霑说道:如果桐庐反悔了怎么办?

    童颜放下里的棋子,沉默片刻后说道:像我们这样的人,一般是把事情做完之后才会后悔。

    反悔与后悔是两个不一样的词。

    不错,就像洛淮南那样。

    苏子叶微嘲说完这句话,脸色忽然变得苍白起来。

    他赶紧从匣子里取出某样东西握在里,身体开始颤抖,而且抖的越来越厉害,面容开始扭曲,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偏生眼眸里却满是愉悦的意味,在眼底最深处却又有看到极度的冷漠。

    那匣子是过冬当时留给苏子叶的,何霑以为是解毒药,这样的画面见过几次也没有在意,直到今天他才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奇地走了过去,想要看看那个匣子里究竟是什么。

    不要碰。

    童颜警告说道:那里面装的是丹毒。

    何霑神情骤变,赶紧把收了回来。

    在南方群岛上生活着一种妖鹤,头顶生着红冠,冠里蕴着剧毒,如果没被毒死,被毒物侵损的神魂会变得异常稳固,能够抵御更大的痛苦,可如果丹毒渐渐消散,那种抵御力本身便会变成极大的痛苦。

    对正道修行者来说,丹毒对修行没有什么好处,自然没有人尝试。但对邪修来说,缺乏灵脉导致他们只能另觅别法,比如血祭,比如种植魔胎,这些修行方法本身都有极大的问题,很容易出事,会给修行者本身带来极大的痛苦,导致神智不清,所谓滥杀无辜,种种恶事往往都由此而来。如果他们想要保证自己的清醒,丹毒往往会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邪道修行者往往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大意志力,依然无法抵御丹毒的诱惑与事后的痛苦,一朝沾染便再也无法摆脱,需要服用的丹毒数量越来越多,体内的毒素也会越积越多,身体越来越虚弱,直至最后惨死。甚至有人曾经算过,数百年前死在丹毒下的邪修只怕要比死在正道门派剑下的邪修数量更多。

    最近数百年,随着邪道势衰,没有多少邪修愿意付出如此沉痛的代价去追求清醒与进境,这样的事情才变少了很多,尤其是近百年里,更是很少听到有关丹毒的消息,何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直到今天。

    你疯了?待苏子叶渐渐回复正常,何霑盯着他愤怒地喊道:你会死的!

    苏子叶静静看着他,问道:我是邪修,为何能成为你的朋友?

    何霑语塞,他之所以能和苏子叶成朋友,自然是因为对方有可取之处,而且上没有沾太多血。

    苏子叶做为邪派少主,却能不滥杀无辜行血腥之事,自然是因为他足够冷静。

    作为一名天生魔胎,每日里承受着无尽痛苦,还能如此冷静,自然是因为有丹毒的帮助。

    对我来说清醒很重要,因为我不想像曾经的父亲那样活着。

    苏子叶平静说道:但更重要的当然还是想要变强,来世间一趟总得追求些什么。

    何霑看着他难过说道:可是这样会很痛苦,而且你会死得很早。

    苏子叶看着他微笑问道:那么你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解决我的问题吗?

    这个问题当然解决不了,不然的话修行界哪还会有什么正邪之分?

    朝天大6的灵脉数量有限,而且大部分被名门正派拥有或者说霸占。

    童颜忽然说道:上次我的提议你再考虑一下。

    苏子叶邪魅一笑,心想就算你真愿意把正道宗派比如昆仑派的灵脉分出来,但就凭你如何能够成事?(注)

    适越峰与昔来峰之间的石梁,依然隐藏在妖异的云雾里。

    方景天飘落梁上,银眉飘舞,仿佛仙人。

    云雾微动,深处那道黑影变得清晰了很多,正是青山镇守阴凤。

    方景天说道:二位师兄过不了生死之关,便应该理解师父当年的苦心,我不相信他们没有悔意。

    阴凤说道:说这些没有意义,除非你能带着元骑鲸跪到祖师牌位前誓。

    方景天说道:这并不重要,我想你现在应该相信他不是景阳。

    阴凤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应该二字何解。

    方景天说道:当年他在上德峰住了那么多年,就算现在境界低微,又怎么可能进不了剑狱?

    阴凤冷笑说道:那两个小孩子只不过是障眼法,你被骗了。

    方景天神情微冷说道:为了救柳十岁不怕冒着身份被现的风险,这是景阳会做的事?

    阴凤冷笑说道:从进青山第一天开始,他有想过隐藏自己吗?

    方景天说道:难道你不觉得这反而有问题?

    不管是南松亭到洗剑溪,从剑峰到神末峰,从柳十岁到赵腊月,从承剑到试剑不管平时再懒再不与人打交道,井九始终是最受瞩目的人,就像天空里的一轮太阳,亮晃晃的无法不被看到。

    如果他真是带着秘密重新回到青山的某人,那他为何会这样做?

    井九躺在竹椅里,看着崖外的云海,很长时间都没有移动视线。

    瓷盘在他的下,沙砾在他的指间,很明显他这时候没有心思玩游戏。

    他在想心事,而且是很难得的那种能被看出来的很认真的想。

    就这么算了?

    赵腊月走到他身边说道。

    她自幼便开始准备修行,很少与人打交道,来到青山后更是如此,也就随着井九出去了两次。

    已经不再是少女的她,依然少女。

    其实这种情形在修行界里很常见,比如清容峰的那些姑娘或者别家宗派的年轻弟子。

    修道者寿元绵长,不过半百都可以称为年轻弟子。

    少女难免会有些小脾气,哪怕她现在已经是大人物。

    (注:哈哈哈哈,我终于有会出写邪魅一笑这个词了!这词真心有毒啊,我笑了好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