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四章沉思者
    无彰境的标志便是飞剑能够隐于剑丸之中。

    井九既然是无彰境,为何连最基础的事情也做不到?

    顾寒与元曲听都没有听过这种事情,更不要说想出办法来解决。

    洞府里的空气忽然安静。

    而且持续了一段时间。

    井九醒过神来,说道:“当我没说。”

    顾寒与元曲对视一眼,有些尴尬。

    赵腊月出了个主意。

    “闭关吧。”

    在她想来,景阳师叔祖当年能有那般惊人的境界修为,全是因为他经常在神末峰一闭关便是百余载。

    哪像现在…哪怕你还是绝世天才,但这些年怎能如此懒散,修行也非常不专心。

    其实这是误解。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井九都不是很赞同修道界常见的闭关。

    他之所以很少离开神末峰,对外号称闭关百余载,主要是不想见闲人,理闲事。

    按照他的看法,除非修行到了某些最紧要的关头不能被人打扰,才需要与世隔绝、专心破境。平时修行不过是静修冥想、吸收天地灵气、感悟天地至理,为何一定要把自己关在洞里那么久?

    听完这话,赵腊月才想起来井九不是普通修道者。

    普通的修道者,包括她在内都时常需要闭关,除了破境的关键时刻,哪怕只是平时的修行,如果能够拥有一个更加安静、不被打扰的独立空间,当然更有助于吸收天地灵气以及道心洗炼。

    井九不需要这样做。

    神末峰的人都知道,他便是躺在竹椅上也能修行。

    哪怕很多时候,他的头上还蹲着一只猫、猫上还蹲着一只蝉。

    他似乎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道心通明的状态。

    赵腊月甚至有一种感觉,他可能一直处于这种状态里。

    这真是令人敬畏的天赋。

    “那为什么天光峰的卓如岁师兄要一直闭关?”

    元曲好奇问道。

    卓如岁是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也是赵腊月与柳十岁之前天赋最高者,在青山弟子里的地位很高。

    哪怕这些年赵腊月已经成为神末峰主,柳十岁做出了那么多大事,依然没能改变这一点。

    原因说来简单,就是因为他一直在闭关。

    很多弟子进入青山的第一天开始,便知道天光峰有位卓师兄在闭关。

    直到很多年后,那位卓师兄还在闭关。

    不要说那些弟子,就连赵腊月与井九他们都没有见过卓如岁。

    闭关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修道者有不少,但像卓如岁如此年轻的修道者,初入山门便闭关十几年时间真是少见。

    任何事情做到极致便会显得很了不起,随着闭关时间越来越长,卓如岁越显得神秘,令人瞩目。

    井九说道:“用人间官场的话来说,他这是养望。”

    顾清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不语。

    元曲懂养望的意思,却不明白这与卓如岁闭关有什么关系。

    井九问道:“朝廷要征召一位名士为官,如果给的官职不符他心中想象,他会如何做?”

    “自然是坚辞不受,这样他的声望就会更高,将来可能得到更多……”

    元曲说道:“但我还是不明白,青山宗没有官职,卓师兄要等什么呢?”

    “他等的是一个时刻,他能确认自己是青山年轻一代里最强者的时刻。”

    井九说道:“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那些画面,过往十余年里,有几次他破境成功,正在喜悦之时,忽然知道青山里有个年轻同门比他更破境成功,震惊之余只能郁闷地重新回到洞府。”

    顾清与元曲很自然地望向了赵腊月。

    青山宗很多关于修行的纪录都在神末峰,不是景阳真人就是赵腊月。

    井九说的是后者。

    赵腊月看着他说道:“无凭猜忖同门,未免刻薄。”

    井九说道:“不是猜忖,掌门收他为关门弟子,必然很喜欢他,而一个人最喜欢的便是最像自己的人。”

    赵腊月说道:“我可没觉得自己和你哪里像。”

    井九说道:“其实挺像的。”

    赵腊月怔了怔,说道:“你今天话……好像有些多。”

    “你要我闭关,那我便把今后一段时间的话都说了。”

    井九看着她说道:“我闭关的时候,你莫要耽搁了修行,可不能让他越了过去。”

    赵腊月不耐烦说道:“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她对井九很尊敬,只是在他人面前刻意表现的很淡然,但这时候真的忍不住了。

    ……

    ……

    对修道者来说,闭关当然是大事。

    他们没见过井九闭关,只见过他躺在竹椅上,自然更是慎重。

    赵腊月写好剑书通知诸峰,然后把弗思剑插入石壁里,启动禁阵封住整座神末峰。

    洞府石门缓缓关闭。

    她对顾清与元曲说道:“他这一闭关说不得便是多少年,不用一直在这里守着,先散,过几日再来看过。”

    崖间传来数声猿啼,峰顶已无人迹。

    白猫从洞府里缓缓踱了出来,眯着眼睛望了眼秋阳,神情说不出的惬意。

    神末峰禁阵已开,它可以随时出来晒太阳,真是欢喜,只是有些遗憾无法再去井九头上蹲着。

    地面生起一道轻烟,伴着清楚的摩擦声,寒蝉跑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蹲在白猫的身边。

    ……

    ……

    神末峰有很多洞府无人使用。

    井九就在峰顶深处随便找了个洞府便走了进去。

    洞府里的设置很简单,一张石床,没有蒲团,壁上淌落清泉,除此之外再无旁物。

    他没有像别的修道者闭关那样或者结道印,或者布阵法,直接走到石床上坐下,显得很随便。

    他盘膝坐着,身体微微前倾,右肘落在膝头,右托着下颌,开始沉思。

    他一想便是十余日。

    在这个过程里,他没有起身一次,没有饮一口泉水,就连姿式都没有任何变化。

    赵腊月等人确定他不怕打扰后,来看过两次,完全不懂他在做什么,只有一个感觉。

    沉思中的井九,真的很像双林寺那些著名壁画里的仙人,有一种庄严而神秘的美。

    ……

    ……

    某日,井九睁开眼睛,看着搁在身边的铁剑,微微动念。

    铁剑飞起,来到他的身前。

    按照青山宗或者是别家剑宗的修行法门,进入无彰境后,只要动念,飞剑便会与剑丸相合。

    这个过程一般被称为收剑。

    修道者收剑的方法则有很多种,有的会让飞剑直接消失,有的会一口吞下飞剑。

    还有些更偏门的收剑法,比如古剑派的长老更喜欢把剑丸运出体外,在空中迎回飞剑。

    对无彰境的剑修来说,收剑是最简单的事情。

    偏偏井九做不到,无论如何催动剑识,铁剑始终无法靠近他的身体。

    如果仔细观察,或者能够现铁剑似乎有些敬畏,甚至可以说是恐惧。

    (本章完)

    :

    :